2024年5月28日
More

    對抗資本主義的反LGBTQ+攻勢──建立戰鬥性的解放運動

    要麽社會主義變革,要麽就是資本主義下日益加劇的壓迫和不平等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同志驕傲」聲明

    (本文首次刊登於2023年6約25日)

    在這個「同志驕傲月」,LGBTQ+群體以及我們的基本權利正在面臨著排山倒海的攻擊。從英國跨性別少年布麗安娜·柴(Brianna Ghey)被殘忍殺害,到美國各地出台數百項反跨性別法案,讓人感到我們正面臨關係到生死存亡的攻擊。

    全世界工人階級性少數群體面臨日復一日的危機,而這一波攻擊更是建基於這些日常危機之上所發生。基本社會服務的削減,對LGBTQ+群體影響特別深刻,他們面臨著高貧困率、無家可歸的處境和基於性別的暴力。哪怕是在跨性別健康照護合法的地方,想要獲得到這些健康照護服務也非常昂貴,或者輪候時間長達數年。

    不過,雖然現在的這些攻擊來勢洶洶,但這並非是不可避免,也不是無法戰勝的。現在我們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組織起來,建立一個戰鬥性的LGBTQ+運動,以擊退右翼分子,為建立一個沒有任何形式壓迫的世界而戰。

    反LGBTQ+的攻擊在全球範圍內不斷加劇

    僅僅在美國,今年全國就有49個州提出了超過500項反LGBTQ+法案。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競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過程中加倍強調「文化戰爭」的言論,並簽署了一系列法案,包括禁止對未成年人進行性別肯定照護(譯按:提供給跨性別人士的醫療和支援服務,旨在肯定和支持他們的性別身份。這種照護包括性別變換手術、激素治療、心理輔導、社會支持和教育等,以確保跨性別人士能夠以自己認同的性別方式生活)、將跨性別人士使用與其性別身份相符的公共浴室定性為犯罪、針對變裝表演等。雖然美國右翼對LGBTQ+群體的打壓在國際上備受關注,但這些攻擊絕不僅限於美國。

    在歐洲,針對性少數和跨性別人士的法律和政治言論也與日俱增。在匈牙利,極右翼的歐爾班政府通過了一系列反LGBTQ+法律,包括禁止跨性別人士合法地變換性別的法律,以及禁止在學校性教育課堂中討論同性戀議題。而在英國,議會有史以來第一次援引《1998年蘇格蘭法令》第35條,阻止蘇格蘭的《性別認可改革法》,這一法案將允許跨性別人士在免除醫療診斷的情況下合法地改變其出生證上的性別。同時,在NHS性別障礙診所的輪候名單上,90%的輪候者已等待了超過18星期以上。

    在俄羅斯,專制政權正在加強對跨性別人士和LGBTQ+群體的攻擊。一項新的法案正在審議中,禁止性別肯定照護,同時允許政府在未經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對雙性兒童進行手術。法案也將禁止人們在文件中更改他們的名字或性別──對於已經作出過改變的人,他們所進行過的更改將被強制撤銷。

    在同志驕傲月開始時,烏干達一項反同性戀法律成為全球頭條。這部法律規定對同性戀可判處終身監禁,甚至死刑,這是世界上最殘酷的反LGBTQ+法律之一。從全面的反LGBTQ+禁令,到右翼政客使用險惡的責難言論,將LGBTQ+社群作為社會問題的替罪羊,這些攻擊已經成為了一個全球性的現象,因此需要一個全球性的協調回應。為了贏得包括醫療保健、心理健康服務、以及負擔得起的住房這些基本權利,並擊退最近那些對我們的身體和生活的攻擊浪潮,我們需要組織起來!

    揭露彩虹資本主義

    近幾十年來,我們看到社會對酷兒和跨性別人士群體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許多國家裡,婚姻平權和基本法律保護方面取得了勝利。雖然政客和大企業會有另外的說法,但事實上這些勝利並不是自上而下施予的,而是在更廣泛的工人階級支持下,由性少數群體領導下戰鬥性鬥爭的結果。許多勞動人民理所應當視同志驕傲月為一個年度慶典,以慶祝我們對LGBTQ+文化,以及我們運動所贏得的成果。

    但在同志驕傲月期間,企業每年六月都以彩虹標誌和商品銷售混入其中。這現象在過去十年中,尤其是當同性婚姻在許多國家合法化時特別明顯。但當那些對性少數群體權利的打壓全面展開以來,這些企業許多都避免、甚至乾脆取消與同志驕傲運動有關的標誌。對於唯利是圖的資本家、以及他們的親財團政黨代表而言,是否支持LGBTQ+群體不過是基於冷冰冰的利潤計算──而今年,他們覺得置身事外能獲得更多利益。

    這些攻擊從何而來?

    分而治之是資產階級的核心工具,目前右翼的反撲表明,在現有體制下,我們所贏得的任何成果都可以被奪走。勞動人民面臨著眾多危機,而右翼則通過「文化戰爭」去煽動他們的支持者,以試圖轉移勞動人民的注意力。從氣候災難到戰爭,再到生活成本的激增,資本主義制度帶來了接踵而至的危機,而我們就是為此買單的人。

    反LGBTQ+法律特別針對跨性別青年並非偶然。右翼利用工人階級的困惑,借「網絡誘拐者」(譯按:Groomer,指在社交媒體上以假身分騙取婦女或兒童信任,之後對其實施侵害的犯罪行為)和捍衛女子體育公平性等話題,以保護婦女兒童之名,掩蓋攻擊LGBTQ+之實。除了利用社會上仍然客觀存在的,對LGBTQ+群體的偏見外,他們還利用了勞動人民對與社會脫節的不滿和對各種機構的不信任,試圖製造對跨性別人群的敵對情緒。

    雖然右翼特別注重利用跨性別群體作為他們的新一批社會問題替罪羊,但這些攻擊是與更廣泛的反動潮流息息相關。從反移民言論的日益增加,到試圖阻止學校在課堂上討論性別、性取向或種族主義議題,再到在美國和其他地方對墮胎權的新一輪攻擊,右翼正在節節進擊。此外,反LGBTQ+法案本身不僅是對性少數的攻擊,而且還針對公共教育和醫療保健領域的工作者,並為進一步打擊其他勞動者打開了缺口。雖然右翼利用了普通民眾缺乏對性少數和跨性別群體的認識,但僅僅靠教育和與LGBTQ+人士接觸並不足以擊退右翼。這些攻擊是有意為之的政治戰略一部分,必須要有組織的政治回應。

    組織起來,對抗右翼的反撲!

    同時,全球範圍內左翼運動的弱點為右翼思想的發展提供了空間。從2020年起,圍繞「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巨大抗議活動,到波蘭政府幾乎全面禁止墮胎所觸發的民眾反抗運動,這些運動已經為左翼思想打開了在2020年代的巨大空間。在這些運動中,LGBTQ+群體在許多情況下發揮了關鍵的作用,讓我們看到了我等工人和青年團結起來時能擁有多麼巨大的力量。然而,這些運動並沒有帶來民主且大規模的工人階級組織突破,而如果我們想要從根本上擊退右翼,這樣的突破不可或缺。

    然而總體上來說,這並沒有為右翼帶來決定性勝利。雖然進步的運動暫時被擊退了,但潛在的問題卻仍在悄悄地醞釀,最終將再次爆發。我們不必去接受我們的身體和生命被右翼挪用作為政治炮灰。雖然現時的情況令人望而生畏,但必須指出,右翼這種憤世嫉俗的散播恐懼行為,其根本來源並不是因為工人階級普遍存在反跨性別的偏見。能指出這一點,將能夠啟發到年輕的性少數人士去嘗試尋找組織和反擊的方法──如能有一個方案可以團結工人階級反對這些右翼攻擊,並與跨性別人士一起提出有利於社會大多數人的訴求,那些右翼的攻勢就可以被擊敗。

    需要什麼類型的運動?

    右翼的攻勢構成了對新的抵抗運動的需求。盡管右翼可以造謠惑眾,但他們並不能成功地扭轉過去幾年來社會對LGBTQ+群體愈趨正面的態度變化。我們所看到對LGBTQ+群體的反撲不是自然而然地來自普通民眾,而是由右翼勢力、部分媒體、政治和商業機構自上而下地推動。

    為了適應當前形勢,運動需要打破迄今為止主流LGBTQ+組織那套有局限性而且非政治性的方法。這種方法專注於游說,並與資產階級政客和大企業建立聯繫,以之作為「穩步推進」的手段。但在一個兩極分化嚴重和右翼重新崛起的時代,我們很快就能看到「自由派」資產階級企業對LGBTQ+權利的承諾根本一文不值。

    現在需要的是一場由LGBTQ+群體,年青人,婦女和工人組成的新的群眾運動,以抵抗來自右翼的攻擊。同時要求自我認同權利(指每個人有權自主地確定自己的性別身份,不受外界的規定或限制),通過向富人征稅以支付免費的跨性別醫療保健,並增加對性別認同和心理健康護理的資金,以減少輪候時間。這應該包括在街頭上發起大規模抗議行動,中小學和高等學校罷課,就像在美國所發生的工人行動(當中包括了罷工行動,以抗議反跨性別法案)那樣。對於眾多新的反性小眾少和跨性別人士措施,教育和醫療工作者首當其衝,因此他們特別適合作為工人的力量來反對這些措施。今年的同志驕傲活動應該成為大規模抗議的場合,以作為建立現時所需的抵抗運動的重要起點,而不是像許多地方那樣,成為商業化和去政治化的活動。

    建立戰鬥性的同志驕傲月運動

    LGBTQ+運動需要與所有被壓迫者和整個工人階級的鬥爭聯繫起來。那些針對我們權利的力量,同時也在針對婦女、移民、難民和有色人種。他們攻擊全球女權運動、氣候運動和左翼,也正在攻擊國際上勞動人民和被壓迫人民的生活水平。他們試圖將一個反動而專制的方案強加給整個工人階級。這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以團結為基礎的運動,共同抵禦右翼的所有攻擊。一個戰鬥性的工人階級運動可以將反壓迫鬥爭與重新崛起的全球勞工運動聯合起來,所圍繞的訴求包括免費醫療,住房、良好的工會工作以應對生活成本危機,結束歧視和反LGBTQ+的法律。

    這意味著要恢復作為「同志驕傲」根源的激進傳統。在1969年石牆暴動之後,所出現的性少數運動與其他關鍵的社會鬥爭密切相關,包括反戰運動、民權運動和婦女運動。反資本主義以及社會主義思想有著重大影響,民眾之所以能廣泛理解對性少數壓迫,與他們同樣面對著更廣泛的壓迫和不平等有關。當中有著一些性少數群體與工人階級團結鬥爭的鼓舞人心例子,比如在1984-85件英國煤礦工人罷工中,「男女同性戀支持礦工(Lesbians and Gays Support the Miners)」的運動與礦工及其社區建立了真正的聯繫。1985年,一支礦工隊伍參加了倫敦的同志驕傲大游行,礦工工會支持工黨改變政策,以支持LGBTQ+權利。

    我們需要一個拒絕「彩虹資本主義」虛偽承諾的運動。雖然資本主義利用了LGBTQ+社群作為一個市場來銷售,並在有利可圖的時候將這個體制以自由和進步的面貌裝扮,但實際上,這些行為不會帶來真正的解放。資本主義的核心就是不平等。恐同症、恐跨症和資本主義市場的聯合運作帶來了什麼?在美國,它帶來了LGBTQ+青年高於平均水平兩倍以上的無家可歸風險,同樣地,跨性別人士的貧困機率也是兩倍。

    與分而治之的資本主義作鬥爭:加入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資本主義的基因中包含了僵化的性別定型、恐同症和恐跨症。資本主義帶來了核心家庭結構,婦女承擔了絕大部分無償家務勞動──包括照顧孩子、做飯、清潔和護理工作,而這些家務勞動卻是作為系統再生產所必需的領域。而這樣的角色設定,其源由是來自於強調男性和女性的理想化概念、圍繞性別和性取向僵化期望的意識形態。對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刑事化、病理化,以及其他形式的針對性社會控制,現今仍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區廣泛存在。資本主義仍然依賴於婦女的無償勞動,其勞動產值每年達11萬億美元。

    盡管LGBTQ+群體的鬥爭在許多國家處得了巨大的進步,但資本主義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現在這個體制正在處於危機當中,並試圖挖掘一切可加利用的偏見和分裂,以分而治之的策略維護自身並威脅著我們過去所贏得的權利。

    愈來愈多的年輕人,特別是性少數年青人明白,為真正的解放而戰意味著反資本主義體制。但我們也需要發展一個能取代現行制度的明確方案。這個替代方案就是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豐富的資源和財富被用作使所有人能自由發展,而不是成就少數人的利潤。這意味著將財富從資產階級精英中奪走,將其置於工人和社區的民主控制之下。在這個不再依賴不平等和分裂,而是依賴團結的新社會中,僵化的性別定型、對性別和性取向的社會控制以及對LGBTQ+群體的壓迫將不再必要,因而最終得以終止。

    我們要在社會主義變革,以及資本主義下不斷加強的壓迫和不平等之間抉擇。為了贏得我們所需要的變革,我們現在就需要組織起來。ISA是一個建基於30多個國家支部的國際社會主義組織。我們毫不妥協地爭取解放性少數和所有被壓迫者,這與我們建立一個工人階級替代方案和社會主義世界的總體鬥爭息息相關。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