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0日
More

    2024農曆新年除夕不放假:中國工人階級所受的剝削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中共近來宣布取消除夕強制假期,變成「鼓勵各單位結合帶薪年休假等制度」。但這一安排在實務中意味著,大部分勞動者恐怕都要在除夕上班。在公務員、教師等勞動者工資被削減、養老金處於危機之時,這一休假辦法可謂對於中國工人階級的又一次打擊。隨後,發改委在新浪微博自欺欺人說「如果配合带薪休假可以放假9天」,引發群眾憤怒。

    由於中國文化傳統上講究除夕這天全家團圓,官方如今的放假辦法將導致過年氣氛大打折扣,若再算上返家路途消耗的時數,實質休假更為緊俏,因此網民特別針對官方的放假「9天」說法批駁、指出「正常雙休日都巴不得勞動者多多加班趕工」,除夕休息根本沒保證。更有不少網民聯想是否因為「除夕」諧音「除習」,當局才決定取消除夕假期——這說法當然有戲謔成分,但的確反映中國民眾對於習近平政權不滿持續升溫,也漸漸看到自身休假權利受侵蝕和政權之間的關聯。

    中國勞動者長期處於高工時、少假期的狀態。勞動者今年9月平均每週工作48.8小時,折算年工時則超過2500小時、已是全球最長,並創下二十年新高。中國內地每年公眾假期僅11天,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最少之一,而香港、澳門公眾假期分別有17、20天,歐美發達經濟體的每年法定假期加帶薪年假有30-40天——當然,更多的帶薪假期、更合理工時,及其他福利待遇,是工人階級有組織團結鬥爭贏得的,但中國獨裁資本主義的統治下,廣大勞動群眾極難組織獨立工會,在抗議和罷工也往往受到警察嚴厲鎮壓。習近平上任以來,工人在罷工中越來越避免產生任何組織領袖人物,以免受到針對性的打壓。工人鬥爭往往在短時間內爆發,但受到資本家分化和孤立下鬥爭很快消散。

    中國勞動者少的還有帶薪年假以及其他假期,而這些有限的假期實際能享受多少也是問題。按現行《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在職場連續工作1年之後才能開始享受年假。並且,打工人玩命工作、加班,請假時容易遭受壓力,生怕被視作懶惰、升遷等未來發展受影響,因而往往最後不敢請假,全體職工平均年假利用率只有63%。

    然而,相對自身的奮鬥而言,中國工人的收入水平仍很可憐。2022年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883元(約5100美元),僅是人均GDP四成。資本主義制度一方面盡力剝削工人階級、拉低工資水平,另一方面卻又依託工人階級為主的社會大眾盡可能消費來拉動經濟,根本自相矛盾。資本主義中共政權正是自製如今危機。

    即使「躺平」口號一度流行,絕大部分工人青年仍然沒有「躺平」的本錢、仍然被迫「內卷」。這說明我們不能幻想在資本主義消極抵抗來迫使資本家讓步,一切反抗統治階級的行動都需要積極的工人階級鬥爭,包括組建獨立工會。社會主義者認為,若要切實落實各工作場所充分的員工休假權、同時確保優良的經濟活動,就需要分攤工作量至全體勞動大軍、創造充足的工作崗位——但資本主義制度做不到這一點,因為它需要失業人口來迫使工人接受更低的薪資水平。因此,各大經濟部門也必須被公有化、置於勞動者民主控制。

    這必然意味著要推翻中共獨裁資本主義。去年四通橋示威者之所以能一招激起千重討論,除了因為膽敢公然反對習近平外,也因為點出了鬥爭的方向——提出了「罷課罷工」的主張。全國的罷課罷工在獨裁中共下等同挑戰政權統治。而對社會主義者來說,罷工也提出了進一步的組織問題——如何可以有效組織跨省市的罷工呢?就是需要具有民主架構的組織,讓工人可以共同協調和決策。中共很清楚知道罷工會形成這種組織,而這種組織一旦採納階級鬥爭和反資本主義的政治綱領,將會是未來推翻其統治的萌芽機關。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