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3日
More

    蘇州電子廠青年工人過勞猝死 再證《勞動法》不過廢紙一張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在中國,勞動者嚴重缺乏獨立工會的保障,工人過勞猝死在工作崗位上的悲劇無日無之,而且死者愈來愈年輕化。本年八月中旬,在蘇州一家電子廠「蘇州佳世達」一名23歲的青年工人小徐被發現猝死於員工宿舍內。而此前他已連續13天每天至少上了10小時的夜班。然而,當地政府的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卻並不認為死者死於工傷,哪怕佳世達明顯違反了多項《勞動法》以及《勞動合同法》的規定,政府當局也只建議與勞務派遣公司及廠方協調解決,自己則置身事外。

    小徐原本是與一家勞務派遣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因此家屬在追討賠償的問題上與勞務公司及廠方陷入了無盡的拉扯之中。勞務公司與廠方都在互相推卸責任,並指員工在宿舍猝死不屬於工傷,因為「宿舍不是工作場所」,而家屬由於經濟能力有限,無力承擔屍檢費用以確定死因。廠方最終表示願意補償八萬至十萬元人民幣,與家屬最初要求的150萬元人民幣兩者相距甚遠。

    臭名昭著的企業

    蘇州佳世達光電有限公司過去主要為戴爾和惠普生產液晶顯示器、投影機、以及藍牙模塊。其在蘇州的工廠擁有4,763名工人,但在網絡上,這家工廠的風評頗差,特別是勞務派遣工加班過多,而且經常被以各種名目剋扣工資。

    在這則案件中,佳世達也明顯違反了《勞動法》中每週工作40小時及每月最多加班不得超過36小時的規定。在資本主義專制中國,由於工人被禁止成立獨立工會,並受到抓捕和監禁的威脅,《勞動法》的作用尚且不如一張手紙,這已是眾人皆知的現實。

    一次又一次,工人工傷後得不到應有的補償,甚至過勞猝死後家屬仍要陷入漫長的「維權」泥沼中,經常由於經濟能力有限而無法搜集足夠的證據以主張自己的權利,這些血淋淋的例子都不斷的說明了獨立工會組織的需要。

    這也證明中共的官方工會純粹是獨裁政權用以「維(資本主義的)穩」,打壓工人鬥爭的工具,對維護工人自身權益毫無作為,在很多的情況下甚至積極支持資本家鎮壓工人抗爭。任何對於官方工會為工人權益出頭的想法,但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我們所需要的是真正由工人自己民主控制的獨立工會,而不是由資本家和國家控制的工會。對於中共獨裁政權來說,它多次表明(1989年天安門、2002年遼寧、2018年佳士鬥爭),工人在獨立工會中的自我組織是其中最大的紅線。一旦逾越,就會威脅到整個專制統治結構。因為正如國際實例所顯示的那樣,中國的獨立工會可能很快成為大規模反專制運動的主力。儘管鎮壓力度加大,但習近平政權面臨的歷史性經濟危機意味著反對獨立工會的紅線將越來越多地受到挑戰。任何獨裁政權都無法永遠阻擋 8 億無產者的群眾壓力。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