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9日
More

    中共的全球鎮壓

    安妮特 中國勞工論壇

    不斷惡化的經濟危機,頻繁發生的工人運動,使得中共正不斷地加強著對社會和民眾的管控。由於中國資本主義已發展成為全球第二超級帝國主義強國,針對海外潛在的政治反對勢力,中共必須不斷擴大對他們的鎮壓和監視。國際特赦組織5月13日發佈的一份指中國海外留學生遭到監控的報告進一步佐證了這一點。他們在中國的家人經常受到當局的恐嚇,逼迫這些人停止一切反政府活動或言論。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顯示,四分之一的受訪者因為這種壓力而與中國的親人斷絕了聯繫。過半受訪者表示,他們由於恐懼和壓力而出現了心理健康問題。

    作為監控的方式之一,海外留學生的社交媒體受到了中共的監控。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中稱: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在微信等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所遭受的審查與在中國大陸時相似。有些學生還會嘗試使用海外電話號碼註冊社交媒體賬戶,卻仍然受到審查。

    這一手段,利用了海外留學生基於維繫基本的國內人際關係的必要性而不得不使用中國社交媒體的特點,延續了它在國內所使用的數字監控措施。這是中國國內網絡監控手段的延續和側面證明。

    網絡監控

    中共利用網絡監控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中共利用網絡「關鍵詞」來識別公共社交媒體上它認為對其有威脅的言論是不能說出口的共識。而每一次重大事件,政府內部的通報中,始終會出現社交媒體上對於相關事件具體時間段的流量及言論統計數據。

    這些監控的背後,是中共正在加強對國內意識形態控制的表現——這也是中共對社會管控措施的其中之一。通過全球監控網絡用來識別、跟蹤、騷擾甚至逮捕年輕活動人士。在每一座主要海外大學校園,中共都會安插線人,他們會被鼓勵甚至被迫監視其他學生,並報告對中共利益構成挑戰的政治事件。中共控制的各種學生組織就此互相協調,並且通常被認為向當地的中國大使館負責。在每次國外進行的、反對中共的示威中(例如六四紀念或聲援白紙抗議活動),都有中共間諜——學生或者青年——四處走動並拍照。近年來,在國外運作的法外(非官方)中國警察局的存在已經浮出水面。由於中美衝突加劇,這比以前吸引了更多媒體關注。一份報告稱,此類警察局在 39 個國家未經許可下運作。

    海外留學生參加當地的抗議活動,會被中共在當地的拍照或錄像,從而能夠精確地找到個人,並對其在國內的家屬進行警告「騷擾」。留學生在海外課堂上發表的言論,會被寫成報告上交。這種種其實是為了確保海外留學生能夠「謹言慎行」,使之不敢隨意發表意見。猶如中共透過國安法,使香港留學生對發表學術論文產生恐懼一般。

    海外留學生在資產階級民主國家中,難免會以各種方式受到資產階級民主思想意識的影響。當然,與中共的威權宣傳相反,民主並非「西方」、「資本主義」或「反華」的理念。歷史上,爭取民主權利——如組織權、言論自由、罷工權和投票權——的鬥爭,一直是工人與社會主義運動綱領中的關鍵元素(如馬克思與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所提出)。然而,一些中國留學生誤以為這些國家形式上的「民主」可以保護他們免受中共鎮壓,以為參與政治活動沒有風險。已有多名中國留學生回國時,因參與海外政治抗議而被警方拘留、審問。這種情況在2022年白紙抗議後尤其多。

    中共正在對社會進行全方位的監控,這其中也包括了針對群眾思想意識形態的控制,無論他們所身處的是境外,還是境內。

    馬克思主義者的立場

    某程度上,中共黨國的高度鎮壓可被視作用力過猛的反應:海外的抗議或活動還沒有很大規模。但中共「殺雞儆猴」作為威懾:警告年輕人遠離政治行動、認真的討論和組織。他們也明白,從馬克思(流亡英國)到孫中山(日本)再到列寧(瑞士),海外流亡團體在革命運動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馬克思主義者反對一切形式的剝削和壓迫,堅決捍衛勞動者的民主權利。同時,我們認識到,勞動者正日益緊迫地需要一個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為勞動者指明走向自由的解放之路。而這,也說明瞭一個屬於勞動大眾的成熟工人階級革命政黨的緊迫性。這個黨需要擁有在廣大勞動者中的理論經驗,以及明確的鬥爭綱領。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