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70週年

2019年九月月30日 上午 12:48

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被趕出中國,但政治權力落入了史太林主義的中共手中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cwi.china@protonmail.com )

今年十一,「強人形象」已經開始受損的習近平將舉行盛大的閱兵式,來紀念中共建政70週年。70年前,毛澤東領導的農民軍隊將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趕出中國,但是政治權力落入史太林主義的中共手中。今天中共獨裁政權的階級基礎已與70年前截然不同:它現在是威權國家資本主義,而且是世界第二大帝國主義國家。

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中國資產超過10億美元的富豪人數幾乎翻了一番(從251人增加到476人),位居世界第二,而且遠超美國的同期增幅(從425人增加到585人)。儘管中共高調宣傳自己的「經濟奇蹟」和扶貧措施,但是去年中國5.77億農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4,617元人民幣(平均每日40元),僅略微高於世界銀行的「中上等收入國家貧困線」(平均每日39元)。

有評論人士說習近平在效仿毛澤東,但這只是說習近平強化獨裁統治和鎮壓,而習近平的經濟政策仍然是親富人、反工人。中共的十一慶典不是為了歌頌1949年革命,而是為了繼續大力煽動民族主義,鼓吹中國的全球地位和軍事力量,宣傳「外國勢力」越來越大的威脅,以及試圖讓人們相信如果沒有中共獨裁政權,中國就會衰落。

革命變革

1949年,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共不是依靠領導工人階級運動而取得政權的。由於採取史太林主義的觀點和方法,中共只是打算建立一個仍然保留資本主義經濟的「新民主主義」政權。但是中國革命作為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革命潮流之一,其強烈的群眾革命熱情迫使中共採取更深刻的變革,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

中國長期以來一直被稱為「東亞病夫」。從1911年至1949年,中國處在軍閥混戰之下,中央政府腐敗不堪,還遭受外國列強的欺凌。結束外國政府對中國海關的控制和帝國主義駐軍,只是中國革命的許多實際成果之一。毛澤東政權還推行了世界歷史上最深刻的土地改革──儘管其涉及的土地面積沒有俄羅斯那麼大,但涉及到的人口是俄羅斯的四倍。

中共的土地革命摧毀了中國的地主階級,「最終消除了世界歷史上存在時間最長的統治階級,該階級長期來一直是中國復興和現代化的重要障礙」,歷史學家莫裡斯 ̇邁斯納說。1950年,中共禁止了包辦婚姻、納妾、重婚,並使得離婚對於男女來說都更容易。這是全世界在婚姻和家庭關係領域中最猛烈的變革之一。

中共上台的時候,中國五分之四的人口是文盲,1976年毛澤東過世時減到大約35%。1949年前全中國只有83間公共圖書館和8萬個醫院病床,而到1975年時增加到1250間公共圖書館和160萬個醫院病床。

1949年中國平均預期壽命只有35歲,到1976年時提高到65歲。公共醫療和教育領域的創新、文字改革(推行簡化字)、以及後來覆蓋大多數村莊的「赤腳醫生」改善了農村貧困人口的狀況。在比現在貧窮得多的中國取得的這些成就,是對現在商品化和私有化造成的醫療和教育危機的控訴。

推翻封建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控制,是中國走上現代工業發展道路的重要前提條件。然而在毛澤東政權起初仍希望聯合資產階級,把重要的經濟部門留在私人手中。但到50年代中期,中共不得不剝奪“愛國資本家”,把他們的企業納入官僚的國家計劃體制下。相比於真正的工人民主政權,毛澤東-史太林主義者的經濟計劃非常僵化,但仍然比虛弱、腐敗的資本主義制度強得多。

考慮到中國經濟起步階段的薄弱基礎,中國在計劃經濟時期取得的工業化成就非常驚人。從1952年到1978年,工業佔GDP的比重由10%上升至35%(經合組織觀察員,1999年)。

這是有史以來最快的工業化速度之一。在此期間,中國擁有了製造了飛機、核武器、潛艇、汽車和重型機械的能力。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在此期間增加了200%,人均收入增80%。正如邁斯納無可辯駁地說的:「正是毛澤東時期為中國工業革命奠定了必要基礎。沒有它,毛澤東之後的改革者將無處著手。」

過去一個世紀俄羅斯(1917年)和中國(1949年)的兩次偉大革命,都是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完全不能解決人類根本問題的結果。兩者都是史詩般群眾性運動,而不是許多資產階級歷史學家聲稱的軍事政變。但這兩個革命也有著決定性的差別。

史太林主義

毛澤東建立的是史太林主義制度而不是社會主義。1920-30年代歐洲和其他地方革命運動的失敗導致俄國革命孤立起來,使得以史太林為代表的保守官僚集團的冒起。官僚集團從國有經濟中攫取了權力和特權。工人民主的所有要素──由民選代表來管理和控制社會經濟,以及廢除官僚特權──都被摧毀了。

然而,正如托洛茨基解釋說的,計劃經濟需要工人民主控制就像人體需要氧氣。沒有工人民主,官僚獨裁政權將扼殺計劃經濟的潛力,最終會像1980年代末那樣徹底傾覆。

但中共從1949年建政之時就採用了史太林主義模式。儘管這遠遠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但由於帶來了資本主義之外的另一種經濟制度,而且顯著改善廣大群眾的生活,中國革命令世界政治大大激進化。中國和俄羅斯借助國有經濟,迫使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做出讓步,特別是在歐洲和亞洲。

中國革命增強了對歐洲帝國主義者的壓力,迫使他們離開南半球殖民地;也迫使美國帝國主義幫助日本、台灣、香港和韓國迅速工業化,將它們作為防止中國革命擴散到其他國家的緩衝帶。正如馬克思所解釋說的,改良往往是革命的副產品。1950年代,美國不得不要求其控制下的亞洲軍政權進行土地改革和消滅封建主義,而這正是亞洲資本主義快速增長之源。

階級基礎和綱領的差異

俄國和中國的革命都是由群眾性的共產黨領導的,但是它們在綱領、方法上,更重要的是在其階級基礎上,有著根本的不同。這正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和異變歪曲的史太林主義贗品之間的不同。

1917俄國革命在性質上是無產階級革命。這至關重要的一點賦予了俄國革命政治獨立性和歷史性勇氣,來開闢一條全新道路。以列寧和托洛茨基為首的俄國革命領導者是國際主義者,並視他們領導的這場革命為世界社會主義革命的序幕。

而大多數中共領導者實際上是左翼民族主義者,只不過在表面有一層薄薄的國際主義色彩而已。這與中國革命的農民階級基礎相符合。列寧評論說,農民是所有階級中最缺乏國際性的階級。農民的政治願景因為他們生活狀況的分散性和孤立性而非常狹隘,許多時候他們甚至難以形成民族的願景。列寧在1917年10月25日建立蘇維埃政權時的講話以「世界社會主義革命萬歲」為結語,而毛澤東在1949年10月1日建國時甚至沒有提到工人階級,而是著重強調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甚至談到「國外華僑和其他愛國分子」。

中國革命在性質上是農民和小資產階級的革命。俄國革命奪取政權依靠的是工人群眾運動、民選的工人委員會和布爾什維克這樣一個民主的馬克思主義工人政黨,而中國革命則是依靠以農民為主的解放軍。中國工人階級沒有發揮獨立作用,中共甚至命令不要進行罷工和示威而坐等解放軍進城。

雖然紅軍/解放軍在反抗日本帝國主義和蔣介石政權的鬥爭中展現出偉大的革命英雄主義,但他們無力發揮獨立的政治作用。在政治上,農民跟在城市階級的後面,要麼支持工人階級,要麼支持資產階級,沒有獨立的政治角色。但中國革命不是以城市去推動農村。中共奪取政權,是依靠廣大農民去佔領消極被動、對戰爭感到疲憊的城市。革命的這種階級基礎意味著,它只能模仿現存的社會模式,而不能開創新的社會模式。

1925-1927年,由於跟從史太林領導下的共產國際主張的「階段革命論」,中共遭遇嚴重挫敗,進而開始轉向農民路線。「階段革命論」主張說,中國尚處在資產階級革命的階段,所以共產黨必須支持和輔助資產階級的國民黨。結果年輕的中國共產黨與工人階級遭到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殘酷打擊。

四一二政變後不久,中共內形成一個重要的托洛茨基主義少數派。他們正確地指出,必須由工人階級領導中國革命。但大多數中共領導人仍堅持史太林主義的「階段革命論」,儘管他們在1949年取得政權後其實放棄了這一立場。

1920年代後期,中共主要幹部(大部分出身於知識分子)帶著那些錯誤的偽馬克思主義思想,開始在農村進行游擊戰爭。中共的創立者陳獨秀(後來轉變為托派)警告中共有「農民意識化」的危險。這是一個具有遠見的判斷。1927年時中共有58%的黨員是工人,但到了1930年只有1.6%的黨員。這樣的階級構成基本上一直保持到到1949年該黨奪取政權,這是因為中共領導層把焦點放在農民身上,而拒絕把城市作為主要戰場。

與此同時,中共的官僚化也越來越嚴重。中共效仿史太林的統治方式,以指令、清洗和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取代了黨內討論和民主。中共處在農村的環境中,並將軍事鬥爭當作主要鬥爭方式,這比扎根在群眾性工人鬥爭中的黨更容易官僚化。因此,俄國革命是在不利的歷史條件下退化的,而中國革命從一開始就異化為官僚主義。這也解釋了毛主義地矛盾性質:一方面取得重要的社會進步,同時進行殘暴的鎮壓和獨裁統治。

對國民黨的仇恨

當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時,帝國主義沒有能力直接操控中國。當時群眾強烈要求美國撤軍,所以美國只能以巨額金援和武器援助(總計60億美元)來支持腐敗且極端無能的蔣介石政府。

美國政府對國民黨幾乎沒有信心。幾年之後杜魯門曾說:「他們每個人都是該死的竊賊。他們從我們援助蔣介石的資金中偷走了7.5億,把這些錢投資到聖保羅和紐約的房地產。」

對於群眾來說,國民黨政權是十足的災難。在國民黨統治的最後幾年裡,有來自幾個城市的報告說「饑謹的人們躺在街上等死」。工廠和作坊因為缺乏原料或者因為工人們餓到無法工作而關閉。在大城市裡,特務肆意殺人,黑幫犯罪非常猖獗。

除了解放區的土地改革,中共獲得支持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人們對國民黨的仇恨。這也導致大批國軍轉投解放軍。從1948年秋天開始,解放軍在幾場主要戰役中贏得壓倒性勝利。各個城市的國軍接連投降、而馬來西亞、菲律賓、秘魯和尼泊爾的毛派游擊隊就未能像中共那樣獲勝。

如果採取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政策,推翻國民黨幾乎肯定會更快、更容易。從1945年9年日本戰敗到1946年底,所有主要城市的工人都發起了浩大的罷工浪潮,例如上海有20萬工人罷工。同時也爆發了全國性的學生運動,反映出社會的中間階層在激進化。

學生們要求民主,並反對國民黨準備對中共展開內戰。工人們要求工會權利和提高工資。但中共沒有領導這場運動,反而是在煞停運動。他們要求群眾不要太「極端」,因為中共仍然想和「民族資產階級」建立「統一戰線」,所以不想工人鬥爭激怒資產階級。

中共只是把學生運動當作籌碼,想要藉學生的壓力迫使蔣介石進行和平談判。而且中共也極力將學生運動和工人鬥爭分隔開。在階級鬥爭的必然法則下,這場運動因為受到中共的限制而失敗,群眾變得消沉。接著,許多學運分子和工運分子被國民黨抓走,其中一些人被殺害。一次歷史性的機會被錯失了。這令蔣介石的獨裁統治得以苟延殘喘,而城市群眾則在接下來的內戰中處於被動狀態。

階段革命論

基於史太林的階段革命論,毛在1940年寫到:「在現階段革命的基本任務主要地是反對外國的帝國主義和本國的封建主義,是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的革命,還不是以推翻資本主義為目標的社會主義的革命」[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1940年1月]

為了和「進步的」或「愛國的」資產階級結盟,毛澤東限制了土地改革的進展(截至1950年秋,中國只有三分之一的地區進行了土改)。而且中共雖然立即將「官僚資產階級」(即國民黨官僚及其親友)的企業國有化,但私人資產階級依然保有自己的企業。到1953年,私人企業仍然佔中國GDP的37%。

但1950年6月爆發的朝鮮戰爭令中共面臨關鍵挑戰。美國對中國的壓力驟然升級,包括經濟制裁和核威脅。朝鮮戰爭以及隨之而來的世界局勢急遽兩極化(即美蘇「冷戰」),意味著中國如果要保住自己的政權,就不得不加速土改並控制整個經濟,完成社會變革。

因此中國革命是自我矛盾的、未完成的革命。它帶來了巨大的社會進步,但同時也造成了恐怖的官僚獨裁。官僚的權力和特權不斷侵蝕計劃經濟的發展潛力。到毛澤東逝世時,中共政權深陷分裂和危機,害怕會爆發群眾運動推翻自己的統治。

現在一些中國人強烈反對共產主義,支持全球資本主義。而另外一些人則重新轉向毛澤東主義,他們認為後來的中共統治者完全背叛了毛澤東主義。在中國愈發猛烈的社會和政治動盪中,工國委中港台支部的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通過中國勞工論壇網站和其他出版物,爭取群眾支持國際民主社會主義,因為這是唯一的前進道路。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