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政治地震—亲削支政党选举崩盘

2012年5月16日 上午 11:42Views: 24

左翼面对大量机遇

跟进近日希腊大选三分之二选民反对亲削支政党而转向投票给左翼政党,耐尔-穆豪兰(Nial Mulholland)采访了新开始运动(Xekinima)(工人国际委员会 [CWI] 希腊支部)的安德斯-皮依亚楚(Andros Payiatsos)

选举的结果说明了甚么
希腊国会选举的结果是一场政治地震,人民投绝了亲削支政党以及国际货币基金会、欧盟和欧洲央行这「三头马车」。这是由于这几年来削支方案令到人民生活水平崩溃、百分之五十一的年青人失业和社会的普遍贫穷化。

即将卸任的联合政府中的各政党在选举中失去了大量支持。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这个传统的保守政党的支持率从二零零九年获逾百分之三十三的支持跌到了百分之十八点八五(一百零八个国会议席,包括根据希腊选举法订定赠送最大党的五十个议席)。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这个传统的社民派政党的支持率则从去届选举的百分之四十三点九重挫至百分之十三点一八(四十一席)。在过去三十年,这两大「执政」党的得票率合计维持在百分之七十五和八十五之间。人民东正教阵线(LAOS)这个小型的右翼政党在这几个月加入了新民主联盟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的削支执政联盟,它损失了全部议席。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这个泛左翼组织得到了最大的收获。它的支持率从百分之四点六升到百分之十六点七八(五十二席)。共产党(KKE)得到了百分之八点四八的选票(二十六席)。至于在二零一零年从激进泛左翼联盟分裂出来实行一个靠右路线的民主左翼(Democratic Left),它也攻击削支方案,得到了百分之六点一的支持。

希腊选民这个向左转显示了高举明确的社会主义纲领以取代资本主义危机和削支方案具有极大潜能。

但是,新法西斯主义的金色黎明党(Golden Dawn)利用了当前反削支情绪和反移民议题得到了百分之六点九七选票,这可以充当当前工人运动的警号。这是这个极右政党第一次进入国会,并且挟着二十一个国会议席。而最近从新民主党分裂出来的民族主义右翼独立希腊人(Independent Greek)亦以百分之十点六得票率(三十三席)进入国会。

正当选举结果揭露左右翼路线的政治两极化,很多任务人和年青人因为看不到可行的选择而干脆不投票给任何政党。弃权票是比预期高,达到历史新高百分之三十五,而白票和废票则占百分之二点四。

get_img (9)

2012年5月8日,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领导人富迪斯•科维里斯(Fotis Kouvelis-左侧)与激进泛左翼联盟的领导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

为何激进泛左翼联盟得到这么多票数?

激进泛左翼联盟主要透过提出以一个「左翼」政府对抗三头马车的「削支合作备忘录」来在选举工程最后两个礼拜赢得支持。

新开始运动(Xekinima,工国委CWI希腊支部)的支持者在过去数月首先提出建立左翼的「统一战线」和投票给所有左翼政党的呼吁。不像激进泛左翼联盟的领导,新开始运动并没有要求重新商议紧缩方案,而是要求组成左翼政府以执行保障工人的纲领。这概括来说包括拒绝还债、停止削支、国有化主要银行和工业,并且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亦都需要为建立社会主义欧洲而奋斗,来反对属于老板们的欧盟,打破三头马车和资本主义的敲诈勒索。

其他希腊的主要左翼力量例如共产党和反资本家左翼合作(Anti-capitalist Left Cooperation)都采取一个宗派主义态度并且拒绝激进泛左翼联盟的「团结左翼」建议。但如果当初左翼组成选举同盟的话,他们很可能现在有组建政府的资格!在千百万工人疾呼建立反削支左翼政府的情况中,共产党和反资本家左翼合作为他们的取向付出了代价。它们所得的票数几乎不变:共产党的票数仅升百分之一(少于一万九千票)到百分之八点四八(二十六席),而反资本家左翼合作则仅得百分之一点一九票数并无任何议席。

可以组成新政府吗?

根据希腊宪法,新民主党作为最大党可以有三日时间尝试筹组新政府。但它的领导安东尼斯‧撒马拉斯在星期一短短数小时后宣布它未能成功组建「救国」政府。

由于在选举时各政党均提出了清晰的反紧缩方案的口号,没有政党可以在不要求和三头马车重议紧缩开支「备忘录」情况下加入政府。

三头马车可能预备好重议备忘录中一些范畴去作出一些细微让步。但它们不会同意终结希腊偿还巨额欠债这个中心要求。而这除非以对福利、工作和生活水平更大幅度的削减作代价才能实现。而希腊作为欧元区甚至欧盟成员国的身分相信会很快被重新检讨。

希腊政治现在开始会变幻无穷。激进泛左翼联盟作为第二大党被邀筹组内阁。如果它失败的话,将会由第三大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组阁。若果连这也失败,希腊总统可以尝试成立一个联合政府。

激进泛左翼联盟和共产党加起来的在国会的力量,甚至再搭上民主左翼,都不足以组成一个多数派政府,而且共产党至今仍拒绝激进泛左翼联盟合组政府的提议。

 

get_img (10)

如果不能成立新政府将会促使举行新选举。统治阶级有更多理由去恐惧这前景,因为这很可能会导至激进泛左翼联盟成为最大党。

左翼现在应做甚么?

激进泛左翼联盟的领导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说,他会致力组建「左翼联盟」去投绝随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会而来的「野蛮」措施。

新开始运动(工人国际委员会希腊支部)支持组成一个左翼政府,但这个政府一定要全力反对紧缩开支方案和属于老板们的欧盟,拒绝还债和推行亲工人政策,而非重议一个较「温和」的削支方案或较「宽松」的还款方案,而意味着继续降低希腊人民的生活水平。而激进泛左翼联盟的领导层一定要反对同所有与代表老板利益的政党的合作,这些合作会是灾难性的陷阱。

get_img (11)

激进泛左翼联盟的领导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在选举后的庆祝

现在是激进泛左翼联盟公开地提出建立工人政府的纲领的绝好时机。根据议会的计法,左翼的确是没有足够议席去组成工人政府。而且共产党领导层至今仍拒绝与激进泛左翼联盟合作。但是工会运动者、社运分子和共产党与激进泛左翼联盟的平常党员必须对两党领导施压,坚持两党必须抛弃宗派主义和任何建基于「重议」紧缩方案的「减少削支」政策。工运分子希望真正的左翼团结,以准备在不久的将来建立新的左翼政府。

以反对所有紧缩方案和欧盟勒索威逼来团结激进泛左翼联盟和共产党的纲领,并以此来取消债务和国有化主要银行和工业交由工人民主控制和实现社会主义改革。这将成为工人政府的基础,而赢得工人阶级、年青人和破败的中产阶级的广泛支持。它将会引发在工作场所和小区的群众行动的重生。

如果新内阁是基于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新民主党而组成的另一个削支联盟,左翼和工人运动需要组织群众反对,包括以总罢工和占领工作场所的形式去阻止这些没有民众授权的削支尝试。

上星期的选举清晰地指出了左派多数派政府是有可能组成的。如果新选举在六月进行,左翼政党有很大机会会赢得多数的地位。这需要到左翼政党采取一个社会主义纲领,反对还债、并进行斗争与代表老板利益的欧盟和利润制度决裂。这亦同时代表需要一个应对新法西斯匪徒和极右分子的强有力的左翼与工人运动的统一战线。

如果左翼不能提供一个可行的社会主义选择,那么极右翼势力就能部分地填补政治真空和成长。而统治阶级亦会想办法实施更专制的措施来对抗工人抵抗削支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