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法国的军事介入只会加剧混乱

2013年2月15日 上午 5:00Views: 21

工人和贫民群众抗争,打倒帝国主义和伊斯兰右翼反动势力
Leila Messaoudi, 革命左翼 (工人国际委员会法国支部)

法国突然军事介入马里北部的决定并非没有先兆的。事先的准备工作已经进行了几个星期。法国总统奥朗德和外交大臣法比尤斯,宣布打算军事介入马里,以「帮助马里总统抵抗伊斯兰主义势力的进攻」。伊斯兰主义势力占领了马里北部三份之二的土地,而马里军队和政权预期中的崩溃则加速了事态的发展。

在一月十一日,法国启动了「薮猫作战」计划,发起了第一次攻击,并首次有人死亡。军队的参谋人员宣布这次军事介入会耗用行动所需的时间,可能会持续多个星期,甚至更多。但前任法国总理德维尔潘却认为,法军可能陷于「困境」。这是因为是次法国的军事介入是以「打击恐怖份子」作为借口掩饰,但事实上有其他动机,并面临其他挑战,就像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反恐战争」一样,直至开战后十年的今天仍然继续。

在萨赫勒和马里发生了什么事?

在二零一二年初,叛乱分子的进攻胜利了 (建基于不同组织所达成的不稳定协议,包括由图阿雷格族人组成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MNLA)、由伊斯兰主义和圣战教徒所组成的「伊斯兰马格里布阿尔盖达组织」(AQMI)和由MNIA分裂的「伊斯兰卫士组织」),并迅速导致马里政权的分裂。与此同时,一位名叫辛洛高的军官组织军事政变,以欠乏能力对抗叛乱分子为名,推翻了当时的总统。虽然法国没有直接援助在去年三月二十一日发生的政变,但很快地法国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就对这场政变表示支持和接受。

get_img (4)
但政变本身仍不足以恢复国家的秩序,以对抗起事份子。相反,虽然起事分子内部非常分裂,但事件激起他们向前迈进。一众的帝国主义者,尤其是法帝国主义,渐渐地作出更多有利于马里临时政权的决定,而辛洛高则变成政权的新「强人」。邻近马里的国家亦渐渐地对新政权表示支持,包括军事上的支持,因为这些国家害怕不稳定的局势会越过马里的边界而影响自己。

殖民的后果和资本主义的危机 = 国家的瓦解

作为一个因为法国殖民政策而出现的国家,马里有着一些人造的外观(殖民者肆意划分部分国界),而中央政府通过镇压社会运动和文化少数族群得以维持政权。

但是,帝国主义的各种政策才是破坏这个国家的元凶。在九十年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促使马里奉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作为外来投资的交换。马里并被要求推行私有化公共服务,将经济由农业转为棉花出口,而以牺牲其他农作品的生产为代价。而在一九九四年,马里的货币西非法郎贬值了50%。但在官方经济增长数字的背后,伴随着国家和经济的衰退。这经济亦以出口导向型,而牺牲了国内发展。尼日尔河谷的偏僻地区经历了最严重的衰退。棉花的价格在二零零五年严重下跌,使制造者倾家荡产。在今天,农民售卖棉花的收益还不足以补偿成本。

虽然在过去二十年,马里被帝国主义描绘成西非民主国家的模范,国家和经济的崩溃就是现时马里的情况。这情况显示,马里政府缺乏外界和群众的支持,难以维持统治。在这段时期伴随着的是贪腐的阿马杜.图马尼.杜尔政权。阿马杜.图马尼.杜尔政权自己就是早前政变的策划人,多年来因为贪污和任人唯亲的而被指责。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讨论西非法郎再度贬值的可能性,这将可能引起非常负面的后果,将会令经济更加转向出口,并阻止为人民生活必需品进口。

法国在萨赫勒的利益

萨赫勒各国主要是由前法国殖民者为自己的利益而创立的,并在历史上由其法殖支配。萨赫勒区域的国家包括在撒哈拉沙漠和疏林草原之间的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阿尔及利亚、布基纳法索和乍得等国家。

这区域在很多方面对法国的战略都很重要。这次军事介入的目的是为了保持法国在当地的影响力和利益。例如法国公司阿海珐(Areva)在马里就有属于自己的铀提炼矿井,而公司的员工现时已成为在当地被胁持的人质。在阿尔及利亚南部发生的恐怖人质挟持事件以及其后的屠杀,是由阿尔盖达组织所发动的,目的是「为了报复法国军事介入马里」。这显示,战争使当地的法国和西方国家的移民和工人处于危险状态,而不是带给他们安全。

伊斯兰主义团体和民兵在当地的发展直接威胁了法国资本家的利益,尤其在萨赫勒是少数尚未完全开发和剥削的地区,有着一个有利可图的前景。马里是非洲第三大的黄金输出国(仅次加纳和南非),有指未来可能成为非洲最大黄金输出国, 并晋身世界十大。

另外,帝国主义势之间的竞争作为事件的背景,驱使法国介入,以保持在这「游乐场」的领导地位。

法国对于马里的政策

所谓「阿拉伯之春」带来的权力动态的转移,加速了酝酿多年的马里危机。利比亚卡塔尔菲的倒下起初激起了图阿雷格人的反抗,很多曾为卡塔尔菲政权服务,并作为了卡塔尔菲军队重要部分的阿雷格战士,带着大量武器向西南方逃走,逃到遥远的撒哈拉沙漠地区,如阿尔及利亚南部、尼日和马里等。

当脱离法国统治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后,马里国家透过武力合并不同民族和族群的人为一体(尤其是那些不是来自尼日尔河谷的人,包括图阿雷格人),但这些人继续被压迫。

法国曾经希望,在马里的邻国尼日尔的图阿雷格人能够遏制伊斯兰主义势力「马格里布阿尔盖达组织」(AQMI)的壮大。但在二零一二年由「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发动新一轮反马里政府的分离主义叛乱,再加上阿雷格人部分的领袖和「马格里布阿尔盖达组织」达成暂时性和策略性的协议,改变了力量的对比。马里北部现时的局势尤其如此,弱小和世俗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被伊斯兰主义派系边缘化和驱逐。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士兵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士兵

阿雷格人在过去数十年间都被边缘化和压迫,经常被视为二等公民,处于极差的生活条件。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捍卫阿雷格人的平等权利,包括至关重要的民族自决权。我们反对歧视,并反对帝国主义者和本地统治阶级一直沿用的分而治之政策。

但是,「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与极端反动势力和伊斯兰主义独裁政权的支持者结盟,又怎能继续假装捍卫阿雷格人民主和合法的权利?

谈及伊斯兰卫士组织和马格里布阿尔盖达组织,他们不是同质的,和他们在廷巴克图所做的事情(例如大屠杀和回收房屋等),都可以显示出他们并非一些人误以为的解放者。事实上,这些政治力量只是夺取了政治的真空。他们和那些长期雇佣兵(因为利比亚崩溃的局势而被释放的圣战分子等)站了出来。这些伊斯兰主义势力与利比亚班加西的一样,在帝国主义者的帮助下,破坏了形成中的利比亚革命。根据人权监察所指,他们开始组织童子军,目的是要发动圣战以对抗矮小的「法国撒旦」。

所以,对法国军队来说,进入萨赫勒就会深陷「阿富汗困境」,是高风险的。这是关于使用军队火力去维护经济和地缘政治的利益,就像前一任总统所做的一样。而法国如果没有所为,就会逐渐被美国边缘化。美国当时已经开始进行情报收集和军事演习。这解释了奥朗德为何即使涉及战争和支持一个腐败的政权,都要亲自进行工作。

独裁者特拉奥雷的前部长掌权

现时马里政府并没有显露出民主成分。在缺乏其他解决办法下,法国政府作出了多种扶植独裁政权的选择,和希望获得暂时的平静。如果马里政府倒台,这会在萨赫勒地区和撒哈拉中部留下政治真空。法国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而会维持马里的强权政权,甚至是一个独裁政权,只要法国的的利益不受威胁,而不受控制的伊斯兰主义势力不会控制首都巴马科就可以了。

军事介入正当吗?

在国际层面上,法国军事介入马里北部受到其他国家的欢迎。在法国,几乎所有的政党都支持奥朗德的取向。左翼阵线的梅朗雄和绿党的努埃尔.马梅力可能谴责了国会并没有对此进行咨询,但没有明确对表示反对战争。

巴马科的民众欢迎法国的军事介入的画面,显示以人道和道德角度来说这次介入是「正当」的。它被视为避免伊斯兰主义组织进行掠夺、焚烧、屠杀,以及以宗教之名制订反动的法律。先前已经有15万人逃走到其他国家,与此同时国内有超过23万人被迫国内迁徙。

get_img (6)
在马里北部,有三个城市现在被「马格里布阿尔盖达组织」所控制,在周围的效区马里政权事实上是不存在的,一些民兵部队担任国家机关的角色,并局部地组织社会。我们不能说马里民众支持伊斯兰主义分子,但亦很难形容他们支持已经放弃他们多年的现任马里政府。

另外,马里的军队并不主张民主的方法,相反曾施行无数的残暴和虐待,这被国际特赦组织广泛地报导(一些城市的图阿雷格人「似乎仅仅基于种族原因而」被拘捕、杀害、轰炸和拷打)。很多人因此害怕帝国主义者支持的攻势会伴随着对图阿雷格人的报复性行动,并会刺激族群间的冲突。

不平等和贫穷为反动力量提供了成长的土壤。真正的替代这些势力的解决办法并不会来自法国政府,它试图让那些腐败的人重新掌权,或者支持其他同样腐败的人。事实上外交大臣法比尤斯表示,他很有信心「波斯湾阿拉伯国家会对马里的斗争有所帮助」,并说了很多有关法国政府在这次战争的「民主」意图。

完全可以说,法国的军事介入将会加剧局势的紧张。这场战役似乎会持续很久,而正当法国处于紧缩政策和经济衰落的时期,战争成本将会落在法国工人阶级的负担上。「反对恐怖主义」也可能用来合理化在法国增加街上的警察和士兵。

get_img (7)
法国政府在假装保护和解放的马里人民背后,肯定会获得一些好处(在资源和土地上作出让步)而损害马里的发展。

法国的军事介入触发马里颁布紧急状态。反战和反「马格里布阿尔盖达组织」的马里人民没有可能在报章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审查制度亦被设立。只有马里南北都进行坚定抗争,让民众控制该国资源以满足所有的需求,争取获得体面的生活,才会减少并最后结束伊斯兰右翼势力的影响。

我们要求:
█ 法国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军队立即撤出,反对帝国主义。马里民众不需要炸药和飞机,而需要(不建基于法国及其他跨国公司的利益)经济的合作和发展。
█ 马里的财富是属于马里民众!国有化土地和关键经济部门,资助一个取决于马里民众需要的真正的经济发展计划,由马里民众民主控制。
█ 取消国家的戒严状态,恢复马里的民主自由。
█ 捍卫萨赫勒地区和撒哈拉民众的民族自决权,以及各国民众的平等权利。

马里人民惟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在小区和工作场所联合并组织起来,制定他们的要求,建立由多民族组成的武装防御委员会,以对抗所有的独裁组织(无论是法国所帮助建立的政权,还是伊斯兰主义分子想成立的政权)

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均显示了出路 – 只有经过工人阶级和贫穷人士的群众抗争,才可能获得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