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渔船枪杀事件:菲工成为种族主义的代罪羊

2013年5月19日 下午 7:09Views: 91

需要建立反种族主义运动 反对腐败统治菁英 对抗资本主义

Chris Dite及工国委(CWI)台湾记者 报导

五月九日,在一名台湾65岁渔民洪石成被菲律宾海岸防卫队射杀后,台湾政府开始鼓吹一股反菲情绪。在台的菲律宾移民工首当其冲,承受这场外交风波的恶果。在过去几天,发生了数次在菲律宾非正式“领使馆”外的抗议,更令人忧虑的,是针对菲律宾移工的街头袭击。

两 国政府处理危机的方法使情况火上加油。对于菲律宾阿基诺政府把枪击事件描述为“意外”,很多人感到愤怒,事实上该台湾渔船被击中共45枪,可见没有更多人 伤亡,已经算是奇迹。同时,民望极低的国民党马英九政府明显藉著此事件,一方面强化其在中南海领土争夺的位置,另一方面利用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以增加其支 持度。台湾政府在巴士海峡(台菲两国各自主张的海域)进行军事演练,明显更进一步提升紧张局势。一名台湾海军发言人表示:“(军演)目标是彰显我们维护国 家主权的决心。”

五月十五日,菲律宾政府在枪杀事件上作出道歉,但台政府以不够诚意为由拒绝,要求菲律宾驻华代表返回菲律宾、召回其驻菲 律宾大使,及对菲国实施一系列制裁。这包括终止菲律宾外劳的申请、发布菲旅游警示为“红色”、不鼓励国人赴菲旅游或洽公、停止双方科技研究合作,以及早前 提到的军演。这项措施增加国家的紧张局势,无可否认激起了台湾反菲律宾人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

台政府向菲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对洪石成的死亡作出正式(政府官方)的道歉,向其家人作出赔偿,并将当时负责射击的海岸警卫移交至台湾进行司法裁判。

两 国政府的反应均受到政治因素与声誉的问题所影响。由于菲律宾在五月十三日的中期大选,令菲政府决定延迟这个可以来得更早的道歉。由于“一个中国”政策的复 杂性,令菲台两政府没有正式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对台湾政府来说这意味著道歉不够正式诚恳。菲政府的道歉只代表其“人民”作出,并没有提到“政府”。这给予 了台湾统治者机会,并利用此作为其制裁的藉口,而受影响的却是菲律宾工人而不是菲律宾统治精英。尽管阿基诺政府表示尊重“一个中国”的政策,中国的媒体并 没有因此而停止对其的攻击。

 

台湾反菲抗议

南中国海的冲突

中国的独裁政府正假装支持台湾,事实上它所实际关注的是其两岸关系(中国和台湾),以及与多国在南中国海争夺资源的混战(包括中国,台湾,菲律宾,越南和其他国家)。在中南海的领土纠纷上,菲律宾的右翼民族主义政客急不及待谴责台湾为“北京的代理人”。

因 此,五月九日的枪杀事件实际上连系到背后该地区更广泛复杂,和不断升级的海事纠纷。南中国海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亚洲“再平衡”的关键焦点,其主要目的是监视 中国日益增强的势力。菲律宾和台湾是美政府的两个关键盟友,其外交对峙正令美政府摇头感叹,但这也显示了其行动正在挑衅蜂巢。在美国的怂恿下,所有政府都 在扩大自己的海军部队(但它们同时声称不能负担学校,退休金和医疗保险等公共开支),并越来越多地利用捕鱼船队作为外交政策的工具。

上星 期,日本海岸警卫队以“非法闯入”为由在日台两个政府都声称主权的争议地区,逮捕了台湾渔船的船员。这事件令台政府尤其尴尬,因其在四月十日才刚与日政府 签订了在钓鱼岛附近区域的捕鱼合约。这场交易惹起北京政府的愤怒,北京驳斥双方政府宣称拥有钓鱼台主权,并同时在此问题上与日政府陷入僵局。不同富豪精英 之间的地域权力斗争所导致的局势紧张,使像五月九日的枪杀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

社会主义者反对对所有国籍渔民不断增加的滋扰,和对其生命 安全的威胁,这部分是由区域权力斗争所引起的,但也是由于严重耗损的渔资源(过度捕鱼和因气候变化使海洋变暖及酸化)。这导致了更强烈的竞争,迫使渔民航 行到更远的地方及冒更大的风险,甚至非法行事。台湾渔业界的产量为全球第六大,产量在2001年的773,000吨下降至2010年的688,000吨。 马总统在2008年赢得大选,承诺要打破行业萎靡不振的命运,但并没有成功停止产量的下降。

这些问题只能通过跨国的规划机制来管理海洋的 有限资源,并采取紧急行动避免灾难性的气候变化。但我们不能相信资本主义政府,从过去的经验已告诉我们,它们对利润的欲望将无法受到任何协议的规范。南中 国海和其无人居住的岛屿应该成为一个公共区域,由海上各国人民共同民主地管理。社会主义者要求受争议地区的非军事化,反对所有政府的军事建立。渔业的工人 必须对其日益增长的危险作出反应,组织建立国际的连系,达成民主和集体的解决方案,反抗资本主义政府和经济利益争夺控制有争议的海域。只有社会主义的斗争 和工人阶级对经济生产的控制,能提供危机的出路。

 

台湾渔船准备出发航行到具争议性的钓鱼岛/尖阁诸岛

种族主义:对全体工人的胁迫

所有台湾的亲资本家政党― 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 ― 抓住此次事件,借此赢得其民族主义者的光环,并分散人们对其打压劳动权利的注意力。数周前,年迈的绝食者露宿在劳委会前抗争,政府已颇感棘手,兼有成千成 万工人上街反对腐败政府和其对劳保年金的缩减。因此,对统治阶级而言,种族冲突颇能有效的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移工是台湾资本主义环境下最 大的受害者之一,他们没有工作权保障,薪资低廉,工作条件恶劣,而此时人们对生活愈差的怒气被误导至移工身上,令他们沦为怒气的标靶。已有媒体报导传出餐 厅拒绝供餐给菲律宾人,也有许多雇主解雇移工。已有案例是雇主将移工禁锢在洗手间,以示对其政府行为的“惩罚”。88,000名在台菲工在这个礼拜实在处 于绝望的状况。

过去几天,人力仲介公司已经发出警告,呼吁菲工只有在必要时才外出,并且远离渔村,可见许多在台籍渔船上工作的菲工的困 境。最近一则台湾国际工人协会 (TIWA)的报导指出,自1992年来政府就藉由引进超过7千名印尼和菲律宾渔工,来替资方节省人力成本。因此政府突然“捍卫”起渔民的权益,只是虚予 伪善。实际上,过去二十年,政府不断降低渔工薪资和劳动条件!

也只在数天前,工会的移工曾参与绝食抗议的游行,以行动表示他们的支持。移工在到桃园的游行中,推著绝食工人轮椅的画面,就是对急需联合所有劳动阶级的明确提示。政府的卑劣技俩只是要试图打击工人的团结。

一 些工运评论者已经试著指出,禁用菲律宾移工对马尼拉当局是无关痛痒的,因为在台湾的菲律宾移工人数只占全菲律宾移工中很小的一部份。这个论点完全误解了政 府当今作为的目的。社会主义者反对所有向菲律宾人民报复,反对只以台湾劳动人民利益的民族主义论点。我们支持洪石成人求偿的权利,也支持应成立包含台湾渔 人代表和菲工代表的独立调查单位,以检视5月九日的事件。

无疑,台湾的统治阶级正利用这出悲剧和民族主义的浪潮来遮掩其对劳动阶级的攻击。这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 统治阶级如何利用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来各个击破。只有团结一致 ― 联合包括台湾人、菲律宾人和所有其他国籍的人― 方能击退资方和政府,改变社会,改善生活条件。

工会和台湾尚称微弱的左翼力量,必须对这个问题有所回应。单单是从道德上反对种族主义是不足够赢得争论,并击破政府分化工人的策略。我们需要建立工人抗争的联合阵线来对抗种族主义和资本家的剥削,来捍卫所有人的工作权、住房和公共服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