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家务童工的奴役生涯

2014年2月19日 上午 12:31Views: 91

需要强而有力的集体声音,终结贫困和虐待

卢卡桑娜.曼苏尔(Rukhsana Manzoor),巴基斯坦社会主义运动(拉合尔)

最近几周,五名家务女童工死亡,再次突显出暴力和虐待猖獗,威胁着巴基斯坦儿童,其情况达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殴打、虐待和性暴力侵害家务童工,已经变得习以为常。社会上的暴力和虐待有增无减,却未被视为是罪行。

巴基斯坦有无数的18岁以下家务童工,其处境正不断恶化。透过父母和中间人,孩童被按月、有时按年租借出去,被暴力对待的消息受到广泛报道。这些孩子绝大多数来自旁遮普邦最贫穷、最落后的地区。在这些地区,孩子被贫困家庭送至大城市的富人区,每月赚取15至20镑的微薄工资。在一些情况下,他们会卖身(租约奴役)予雇主三年或五年,以赚取一笔金额,并一次性支付给其父母。三年的卖身费约介乎150至300镑之间。家长和中间人把脆弱的儿童交给雇主家庭任意摆布。年轻的孩子每天需要工作14到18个小时,大多数没有适当休息,口头和肉体的虐待与暴力在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甚至数月不能见父母一面,生活在最恶劣的奴隶制中。而年轻女孩则时常面对性虐待和性暴力,最为脆弱。

家长可怜、无助,当尝试向虐待和暴力抗议之际,富有而具影响力的雇主指控他们是小偷,并威胁把孩子交给警察,迫使父母忍气吞声。

图片来源:WSJ

图片来源:WSJ

折磨致死

最近,有五个年龄介乎10岁至15岁之间女孩,因为被控偷窃现金和金饰,被雇主折磨致死。在两起案件中,家务女童工还遭到强奸和性虐待。这一切都发生在拉合尔(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的富人区。参与折磨和虐待女孩的,都是受过教育的中上阶层家庭。

据媒体报道,2013年至少有21名家务童工被折磨致死,案件主要发生在旁遮普邦。除两人以外,其他全部是女孩。另一份报告指出, 在2010年1月至2013年6月间,有超过41例关于家务童工遭到折磨的案例,其中有儿童甚至被下毒。

由超过25家关注儿童权利的非政府组织组成的“儿童权利运动”(CRM)提供的数据指出:“据报道,在2011年共有11宗儿童在工作场所遭受虐待,令人震惊的是其中七人死亡。 2012年报道,有八个孩子遭到虐待,其中两人死亡,六人重伤。”

在巴基斯坦任何省分,都没有法律禁止家务童工。即使现行的童工和劳动保护法律,也只是间接规管童工问题。

政府本应制定政策,以保护处于弱势的家务童工。但当局并不积极调查案件,而只是用可怜的赔偿金(Diyat)来息事宁人 。

无疑,这问题需要强而有力的集体声音。执政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在2013年大选宣言中承诺“制订或改进对妇女和儿童暴力虐待的立法”,也承诺实现社会保障,“引入一个透明的制度,为收入低于规定的有需要家庭提供津贴,特别关注寡妇、孤儿和女童”。

废除童工是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问题。根据现行法律,家务童工(CDW)是“最有害的劳工雇用”。政府只需发出“通知”,就可依法制止家务童工。只动动笔头就能给予一击,但迄今(当局)什么也没有做。根据巴基斯坦法律,一切强迫劳动和奴役都遭到禁止,但现实中,这仍在进行,巴基斯坦有超过1,000万童工。童工是最严重的奴役和剥削形式,必须停止。应发动全国的工人运动和女权运动,反对这一制造祸害的残忍行为。工运和女权机构应立即进行号召,宣告家务童工是儿童奴隶制中最恶劣的一种,要求全面禁止。

自1996年后,就已经没有就童工进行调查,以确定全国童工的确切数字,因此至今都没有新数字可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估计,在发展中国家有六分之一5-14岁的儿童被雇为童工。在最不发达国家中,30%儿童被雇为童工。“国际劳工组织”(ILO)估计,2012巴基斯坦童工数目超过1,200万,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数目大约在1,000万左右。

在巴基斯坦当局的立法史里,从未曾善待家务童工。在人口最多的旁遮普邦,1952年曾通过一项法律,并在1983年进行修订。但由于法律未曾“颁布”,因此一直未能生效。在信德省,《儿童法案》于1955年通过,但直到1974年才颁布生效!巴基斯坦第一份关于童工的法律是1930年在英国统治下生效的。印度修改该法,并在1986年引入了《儿童就业法》。巴基斯坦在1991年几乎就复制了印度这一法律。印度在2006年通过了《童工法》禁止家务童工。在巴基斯坦政府立法权下放后,旁遮普政府于2011年推出《儿童就业法》。该法律禁止4种专业工作,并确定34种职业为“对童工有危险的岗位”,让童工从事这些工作定为非法。但是,家务童工不包括在此法之内。

图片来源:WSJ

仅靠一纸法律问题不能彻底解决

仅靠一纸法律,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现存的社会经济条件造成这种祸端,只有社会经济条件彻底改变,并进行政治转型,才能根除滋养这种社会祸害的土壤。童工问题直接连系至制造贫穷和饥饿的制度,而资本主义和封建制度为童工和贫困现象制造了条件。废除童工、剥削、饥饿和贫穷的斗争,与废除腐败的资本主义和封建制度的斗争密不可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