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发表白皮书挑起群众愤怒

2014年6月16日 上午 10:40Views: 76

中央要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长《“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白皮书明文提出:“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香港的高度自治权非固有的…权力的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力…”

国务院于七一游行前发表这份白皮书,在时间上不是偶然的,而显然是要减少群众七一上街。虽然占中领袖一退再退,拖延发动占中的日子,运动正走向下坡,但中央要进一步向泛民领袖施压,令他们不敢支持群众运动。尤其从最近的反东北占领立会可见,社会的激进化令中共忧虑温和泛民不能抑制群众反抗。

白皮书强调,基本法内所讲的“两制”从属于“一国”,国家领导人就重大事项“指导”行政长官,中央政府拥有向行政长官发出指令的权力。此外,白皮书在第五章论及香港的政制发展,指特首需要“爱国爱港”,候选人须由提委会提名产生。这显然是要扼杀公民提名特首的可能性。

中共在主权移交时,为了安抚港人,在《基本法》上加上“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定义含糊的字眼,让香港在警察、法院、议会等机关上有一定的自治权。但多年来,中央力图挑战香港民主的底线,而白皮书的发布是一个转捩点。中央政府重新解读这些字眼,中央政府全面撕破自己的假面具,要更牢牢箝制香港的民主权利。

白皮书最为刺眼的一点,是表明治港者首要条件是爱国。而香港法官及司法人员亦被公开“治港者”之一。在不少港人眼中,法院尚有仅存的“独立性”。相比中共全面控制的党国机关,香港固有法院制度更为隐敝精密,一方面维持表面上的“独立性”,但在最终的决定上还是顺服资本建制的秩序。但在中央不断箝制和收编,要将香港法院变成铁板一块的党国机关,更为直接受到党的决定。

近年曾任全国政协的袁国强为律政司司长,加上愈来愈多政治审判,整个司法机关愈来愈收中共箝制。

白皮书发表之际,刚好是最近法院新一轮的政治检控。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长毛)因为三年前于替补机制示威而被判监4周,而反东北计划占领立法会的三名示威者亦被逮捕。不难令人联想到,白皮书是中央向香港民主权利下的一份战书。

《“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

《“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

勾结外国势力

白皮书的结语又提到,要始终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又强调中央可决定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中央将本土派举港英旗说为港独行为,藉以抹黑整个民主运动为“反中乱港”。

在白皮书发表的同日,《大公报》在头版“长毛暴行大起底”,以两页篇幅抹黑在狱中的梁国雄(长毛)成立极端暴力组织“社会主义行动”,并大幅报导我们组织的国际连系,渲染工国委(CWI)在瑞典及巴西的支部为暴力团体。有关我们对大公报抹黑的回应,可参看:回应《大公报》抹黑长毛及社义行动

挑起更大反抗

中央在七一游行前发表白皮书,只会挑起群众愤怒,势令更多人上街游行。占中运动由于泛民领袖的软弱无能,三子想设法逃避实际行动。但白皮书激起群众反弹,对中共更不信任急增,因此温和泛民要走中间妥协路线就更为困难。民主党害怕承受政治风险,被迫搁置于中联办会面。

中央政府打压香港民主运动的态度强硬,需要更有力的抗争行动,占领中环可作为起步,需要以罢工罢课将运动升级,才能有足够力量争取真正的民主权利。运动将要扩展为带来中港制度变革的运动,不只是争取民主权利,而是反对不民主不公平的资本主义制度,打倒腐败的钜富菁英。

白皮书反令民主党暂不敢与中联办会面

白皮书反令民主党暂不敢与中联办会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