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贫穷问题比政府所言更加严重

2014年6月18日 下午 8:40Views: 465

香港主权移交十七年后 贫富差距有史以来最大

Dave Hundorf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的贫穷问题事实上远比政府所声称的严重。

香港的贫穷问题事实上远比政府所声称的严重。

清婆婆,78岁,过去十四年来一直靠拾纸皮维生。旺角的一条繁忙街道里,她在浓烟中艰辛地工作,每公斤废纸换70分钱。我问她为什么做这个,她的第一反应是「我别无选择呀。」正如其他许多老年人一样,除了每月1,180港币的「生果金」,她无法从政府获得任何养老金。香港成千上万的老年人靠捡垃圾维生。国营报纸《中国日报》2012年评论道:「随着贫富差距扩大,这数字还在增加。」

这就是中国恢复对香港统治十七年后的惊人现实。尽管在80年代,戴卓尔夫人领导下的右翼反工人阶级政府在英国进行了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实际上,香港在主权交接后变得愈发不平等(因为中国共产党本身就在中国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

在香港,每三名老年人中就有一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是老年人口贫困率最高的发达地区之一。其他群体也生活在极度经济困难中。全港高达四分之一的儿童无法保证一日三餐。

与此同时,香港富豪的排名在2013年上升了22%。世界排名第八的富豪李嘉诚,近日指责某些全球财富研究在过去十年间将其资产低估了40%左右。这些杂志忽略了李嘉诚在加拿大获得的石油和天然气的利益。据估计,李嘉诚身价达2,480亿港币。

政府误导性数据

梁振英在解决贫穷问题上空话连篇,更在今年年初的施政报告中,针对贫穷问题提出所谓「一百六十项措施」。但正如被指责为「空谈俱乐部」的扶贫委员会一样,这些措施在应对贫穷问题上无疑是杯水车薪。尽管如此,由建制派企业巨头们控制的行业不信任梁振英,抨击梁振英提出的措施是政府「无力支付」,威胁香港的「竞争力」。

国际非政府机构乐施会(Oxfam)近期一份报告揭穿政府有关贫穷问题的不实数据。据官方称,130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对于总人口720万的城市来说已经非常糟糕。

而乐施会六月份发表的研究发现,单身人士的状况较政府设定的贫穷线更差。乐施会指出,单身成人每月的基本生活花销是$7,344,单身老人是$4,613。但梁振英政府的扶贫委员会却把贫穷线设为$3,800。二者间的巨大差距是由不同的计算方法造成的。政府是根据「相对贫穷」,即入息中位数的一半,来设定贫穷线;而乐施会是按照「绝对贫穷」来计算,即需要多少钱才能生存下去。

大多数人的贫穷与少部分人对奢侈品与财富的炫耀就这样并存着。它反映出这个社会的核心出现了严重问题。针对北京最近的不民主操控(提名委员会)的抗争,不仅仅是在争取选出我们自己的特首候选人和政府的权利,更是要组织起来将特首拉下台,更是要改变整个制度。

建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社会主义者将民主抗争与解决贫穷问题、住房危机以及增加公共服务开支联系在一起。我们要求废除强积金,因为它将许多人排除在外,最主要目的是帮助银行和股票市场的投机者获利。强积金应由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取代,其最底保障应与最低工资相同。我们也提倡将最低工资大幅提升到至少45港币每小时,以此应对房价及租金上涨、票价上涨以及食品通胀等。

这些要求只能通过大规模群众抗争来实现。但群众抗争需要有组织地进行,也需要有一个指导社会变革和政策变革的方案。这正是为什么我们支持建立一个基于社会主义理念的新工人政党。它的目标无疑是争取社会改革和民主,破坏企业巨富们的力量,摧毁以保障其利益为目的的独裁政权。一个经由选举产生的政府,代表着基层工人、退休人士和广大的穷人。这样的政府会将银行和大型企业民主公营,针对大多数人的需求实行计划经济,而不是让有钱人变得更富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