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补选胜利标志反紧缩抗争的转折点

2014年10月30日 下午 11:58Views: 45

十万人游行反水务税,Paul Murphy赢得议会席位

Eddie McCabe,社会主义党(工国委爱尔兰)

2014年10月12日将成为爱尔兰历史上被铭记的一天。当日,大约十万人在都柏林发起游行,反对水务税。并且在同一天,爱尔兰社会主义党成员、反紧缩联盟(AAA)候选人Paul Murphy赢得了都柏林西南部的补选。他呼吁大规模罢交税运动,积极抵制这项双重税。Paul Murphy成为社会主义党继Joe Higgins 和Ruth Coppinger之后第三位众议院议员。Ruth Coppinger在五个月前赢得了都柏林西部的补选。

一年之前,反家户税运动的失败无疑令许多工人阶级受到打击。但正是在这场运动之后,由社会主义党发起的反紧缩联盟(AAA)得以成立,并参与角逐2014年5月的选举。联盟得到工人阶级的强烈支持,在全国共赢得14个议会席位。

这样的选举结果标志着人们思想上的转变,在被紧缩政策欺压七年之后,终于意识到反抗的潜力。10月12日的游行正是这种社会情绪爆发的结果。

在新芬党核心地区的胜利

新芬党的竞选海报在选举一周前的星期五(10月3日)早上送达其总部。海报口号曾帮助新芬党在四个月前的地方和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历史性的突破。口号内容很简单——“作出改变”。

这是他们为确保选举重镇的胜利的其中一步。但由于新芬党内部的活跃分子们开始发生分裂,导致其士气严重受挫。他们被无数反紧缩联盟(AAA)红色、黑色、黄色的海报所包围,上面印有的标语对他们尚未张贴的海报作出回击:“作出真正改变——票投一号Paul Murphy”。

这事件是整场竞选过程的象征点。反紧缩联盟(AAA)制定议程,在政治战争中领先对手一步。而且反紧缩联盟(AAA)在竞选过程中不是单纯地反对水务税,还告诉人们如何彻底打败它,更让人们知道谁才是抗争中工人阶级值得信任的人。

人们面对的选择很明确:可以把希望放在一个政党上(例如新芬党),以推选出一个可能取消水务税的政府(就像许多人曾对工党抱有期望一样);或者选择在社区组织起来,拒绝交税并进行抗议,同时建立起任何政府都无法忽视的政治压力。

与全爱尔兰反水务税的现实相一致,大部分人选择了后者,把选票投给反紧缩联盟(AAA)。

爱尔兰所有的政治分析家和评论员都认同新芬党会在选举中失利,但没有人预料到反紧缩联盟(AAA)的胜利。博彩公司开局新芬党为1/25,而反紧缩联盟(AAA)为16/1。今年五月的地方和欧洲议会选举中新芬党得势,尤其在都柏林工人社区中的影响力,而工党则在当区背叛诺言之后被赶下了台。

在选举的两天前,由《爱尔兰时报》进行的全国民调,结果将新芬党提升到与统一党(最大的执政右翼党派)相近的地位,这表明其势头持续上升,而新芬党也是充满信心。

但他们低估了反紧缩联盟(AAA),及其说服人民进行抗争的能力,并突显出新芬党路线的弱点。

《爱尔兰时报》于选举翌日发表文章,称反紧缩联盟(AAA)的竞选活动“在政治策略和时机把握上都堪称绝妙”。但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政治评估和一个帮助人们表达潜在愤怒的渠道,这个大爆冷门的结果是不会出现的。当然,它也得益于许多积极分子和支持者的努力工作和全心付出。

而从这次选举中必须学到的是,要发动一场代表工人阶级的运动,反对水务税和所有紧缩政策,最好时机正是现在。反紧缩联盟(AAA)今后将致力于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