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者对冲击立会事件的立场

2014年11月19日 下午 5:52Views: 54

社会主义行动

11月19日凌晨,有数十示威者试图闯进立法会,用铁马撞破玻璃门,但未成功进入立会,警察动员胡椒喷雾及警棍暴力镇压,有6人被拘捕。雨伞革命持续了五十多天,梁振英政府及大陆政府寸步不让,唯一的回应就是警察、法院及流氓的暴力攻击,激起民愤。

警方及港府谴责冲击者“暴力”,利用舆论抹黑整个运动。事实上,50多日来警察的催泪弹、胡椒喷雾及警棍袭击,才是制造暴力的最大源头。即使示威者撞破立法会玻璃门,但未至于胡乱打砸的行动,期间亦没有袭击任何人,因此不能构成“暴力”。

然而,泛民议员及和平占中立即谴责冲击行动,与示威者划清界线,却没有谴责警察暴力!这只会附和了建制派“示威者暴力”的言论,客观得益的是政府及警方,合理化未来的清场行动。

虽然不排除今次的冲击行动有警方卧底渗透,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行动反映了激进占领者欲寻找出路的情绪。任何希望运动团结的人都不应谴责今次的冲击者,而应将矛头指向政府及警方。同时,社会主义行动认为,没有动员群众的准备,零散的冲击行动并非有效的升级手段。

运动内部缺民主 部分人宁愿零散行动

雨伞革命陷入僵持状态,没群众授权的泛民主派及和平占中主导了运动,却未能提出行动升级的策略,令不少参与者(尤其年轻人)感到不耐烦。愈来愈多人希望行动升级,却得不到泛民政客回应,唯有绕过“大会”发起零散冲击。

更重要的是,运动欠缺一个民主的平台,让占领者具实质的决策权,商讨下一步行动。不少占领者不满“金钟大台”垄断了话语权,扼杀运动内部的声音。由泛民、和平占中、学联、学民及“支援学界全民抗命联合阵线”组成的五方平台,只是一个小圈子的菁英领导层,与前年出卖运动的反国教大联盟性质相似。特别是所谓的“联合阵线”只是一堆亲泛民的民间团体,没有经过群众授权,又封闭起来不让外界参与,但却突然成为运动的“领导层”!

“和平占中”纠察队并非由占领者选举产生,不受占领者监督,多次作出不民主的行为。例如,社会主义行动曾在金钟占领区摆设街站,反对和平占中的广场公投,被和平占中纠察领导包围,威胁要立即停止。

占领者急切希望行动升级,社会主义行动理解这种情绪,也认同行动需要升级。但我们必须指出,在没有准备动员的情况下,徒具形式的行动难以成功,甚至让警方伺机制造混乱,为清场制造藉口。

“没有大会,只有群众”?

热血公民为了收割这批冲击分子的支持,无条件“支持”今次冲击行动。他们的目的是突显自己比泛民“激进”,却没有指出提出运动升级的正确策略。“没有大会,只有群众”不过是骗人的口号,正因为本土派倡议“不要领导”,令今天运动陷入僵持状态。运动面对有组织的警察、法院、黑帮及资产阶级传媒,自己又怎不能不组织起来迎击。

单靠占领不足 行动需要升级

在雨伞革命最初,自发堵路虽然展示了强大力量,但我们由始至终强调,运动需要延续下去,就一定要一个民主的行动委员会,让占领者民主决策,一致行动。

显然单靠占领一招,力量并不足以迫使政府妥协。社会主义行动认为运动必须升级,应朝着有组织的方向走,包括重启罢课、发动罢工等。运动必须升级至更有力、更有效的抗争手段。

最重要的是,运动需要公开提出推翻中共政权,呼吁中国的工人阶级和受压迫者斗争,只有如此才能为中港两地赢得民主权利。

社会主义行动提出以下几点:

  • 谴责警方暴力袭击立法会外的示威者
  • 暴力源自警方,停止谴责占领者“暴力”
  • 重启罢课,鼓动罢工,以有组织的方式行动升级
  • 建立民主行动委员会,民主决策,一致行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