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国委中港台支部第二次大会完满结束

2015年10月19日 下午 9:32Views: 165

探讨了香港民主斗争和中国危机的愿景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10月10-11日,在香港举行了工国委(CWI)中港台地区的第二次大会,是一场极其重要的会议。与会者相当年轻,而大会讨论以三语(普通话、粤语和英语)即时传译,表现了工国委在中国和该地区的跨国性。在大会最后,来自从台湾到印尼八个不同民族的与会者,以不同语言合唱《国际歌》,本身已可算是一种成就。此外,大会募集了港币$4,990的捐款,也强烈表现出工国委中港台的工作是认真的。

对于社会主义者而言,过去的一年充满着动荡,有香港雨伞运动的结束,也有波及全球的中国经济危机。

邓美晶就香港局势发表引言,她表示「雨伞革命是自八九六四以来香港最大的群众运动」,而「在这场斗争结束后,社会危机进一步恶化」。她说:「香港最富有的25名富豪共坐拥1.5万亿港元的财富,比香港政府的财政储备还多。」政府一边说贫穷人数正在下降,但在职贫穷的人数却不断攀升,那是因为官方把贫穷线设定得相当低。

雨伞运动没有赢得真普选这目标,因为运动若要成功,必须要由一个革命运动推翻中共专政和资本主义制度。雨伞运动中的主要领导人,无论泛民党派、学生组织还是非政府组织,都没有提出一个从根本上去变革的纲领,而单纯的占领策略也不足以完成这个任务。

自运动平息以来,对立的局势依然继续。政府以打压的手段进行「消耗战」,例如在港大副校长的任命上阻挠陈文敏上任。但就如邓美晶所指,政府担心会再度触发群众运动,因而没有信心在短期内通过廿三条立法。

来自香港的Nathan报告了社会主义行动支持外劳和难民的工作。最近外籍家劳再度发起抗议,突显了香港雇佣条例的不平等和歧视性。 Nathan解释道:「外劳团体在九月争取加薪至每月$4,500元,这比本地工人的最低工资每月$6,630元仍有一段距离,外劳的情况更为严重。由于现在香港未有标准工时立法,外劳每星期工作60-70小时非常普遍。但政府最近公布只愿意加薪$100元至每月$4,210元。事实上,外劳工资过去17年来只加了$250元。」

「去年中国每五天就产生一个亿万富豪,同时每五天就有41,000名农民失去土地,22,000人因空气污染相关的疾病死亡,930名工人在工业事故中丧生。」

帕莎(左)在中国问题的讨论中阐述了他的观点。

帕莎(左)在中国问题的讨论中阐述了他的观点。

中国的讨论是大会中最好的一节,帕莎就此题目发表引言。而中国大陆的同志也通过视像会议参与了大会。

帕莎解释道,中国庞大的民工群体工资在2013年只增加了13.9%,而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长了21.7%,后者的升幅主要来自于住房开支。住房开支目前占农民工总生活费的50%左右。这是在今年经济危机全面袭来前的情况。他亦指出,2015年首九个月的经济衰退令劳资纠纷大幅增加,总共爆发了1,642宗罢工,相比之下,2014年全年罢工数字为1,379宗,而2013年则是656宗。超过75%的罢工事件是由于拖欠工资所引起。

帕莎亦概述了股市崩塌的情况,过程中蒸发了40%的市值。债务、产能过剩和通缩水平都是有纪录以来最高,是更深远的经济困境的症状。

工人罢工

一位任职店员的年轻人Gary说,中国官方工会只是代表公司利润或国家「维稳」。因此官方工会的威信极低。 2010年广州佛山本田工人的罢工年是一个转折点,官方工会获得「黑色工会」(指他们与警察勾结)的称号,这比「黄色工会」(与资本家勾结)更不堪。

他引用一个访问广东省工厂工人的民意调查,表示82%的工人不知道谁是他们工会的领袖,而95%的工人从未参加过工会选举。这数字驳斥了中共宣传声称工人可以选择他们的工会分会理事长的说法。

非政府劳工团体经常支持工人斗争,为他们提供意见,扮演愈来愈重要的角色。 「非政府组织说过,只要工人不要激进起来,不要与政府发生衡突,就不会受到镇压。」Gary说:「但现在改良主义的非政府组织也受到镇压和禁制,所以除了激进化外别无选择。」

大会的另一个讨论焦点是,社会主义者该如何对待民族主义以及日益升温的自决诉求。这点与近年世界的事件不无关系,包括乌克兰的内战、克里米亚被并入俄罗斯、工人阶级因反紧缩而令苏格兰独立情绪升温、加罗隆尼亚的事态发展等。来自香港的Jaco解释道,若果列宁和托洛茨基这样的革命领袖没有对俄国少数族裔的民族诉求采取敏感的态度,工人阶级并不能在俄国革命中取得胜利。俄国革命领袖依据群众的意愿保证分离权,将​​受压迫民族争取到自愿社会主义联邦的理念之下。

他说:「在中国,习近平为了巩固统治权而推动大汉民族主义。中共在西藏和新疆进行文化压迫、监视宗教场所、禁制各种衣着服饰和宗教仪式,这些对少数民族的镇压令局势紧张,为恐怖主义制造土壤。」中共大肆破坏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环境,例如修建大水坝,也令独立的支持度增加。

大汉民族主义

习近平推动大汉民族主义,加上中国经济力量扩张,为台独情绪提供养分,尤其在年青人之间。同时,尤其在今天资本主义危机的时代,民族问题不能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下解决。 「今天台湾已经接近资本主义框架下的独立,但仍持续受到中国的压力。」Jaco表示:「独立派,即使是当中的左翼,都欠缺反帝国主义的目光。他们集中在修改国号和宪法等次要的问题上,但没有指出哪个阶级、什么国家行使权力、怎样的运动才能带来出路。我们认为只有社会主义运动才是出路。」

来自台北的Vincent概述了台独阵营里的不同流派,各派的思想往往都非常混淆。他说,有亲独的右翼力量只是想追求「正常化的国家」而争取美日帝国主义的支持。他们当中有些带有种族主义成分,利用反中国人的论述争取支持。

Vincent说,以年轻人为主的左独势力正在增长,他们正确地批评马英九的亲中经济政策,提出一个泛左或反资的论述。但这批左独团体中,有些误以为日本军事化可以制衡中国,因此在这方面的立场就显得双重标准和混淆不清。社会主义者强调,只有工人阶级独立于所有资本主义国家和政党进行斗争,并在国际上团结起来,才能打倒资本主义,为真正的自决扫平道路。工人国际委员会支持台独的民族自决,作为全亚洲乃至全球反资斗争的一环,为东亚的自愿社会主义联邦奋斗。

大会其他部分亦讨论到社会主义行动在香港深水埗区议会的选举运动,以及建立党组织的关键要点。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国际书记处秘书Tony Saunois通过视像会议就国际展望发表讲话。与会者都感到大会的讨论令我们的政治分析更为尖锐,为建立中国乃至更广泛地区的真正社会主义力量打好基础。

与会者讨论中国问题

与会者讨论中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