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休保障─钱从何来?

2016年2月15日 下午 8:17Views: 115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全民退休保障面对政府和资本家的舆论攻势──钱从何来。为了作出回应,社会不同界别提出了不同的退保方案,而我们社会主义者认为需要提出一个改变经济制度的方案,才能有长治久安的全民退休政策。

民间社会于过去数年间热烈讨论全民退休保障的可行方案,这些方案提出让每名65岁以上的老人家给予每月$3,000-$3,500左右的退休金。

Pension 2 Where does the money come from

民间提出的这些全民性养老金计划,毋须翻复的官僚审查,所有老人家都能够获得比现时更好的退休生活,这是一大进步。

不过,有必要指出现时主流泛民所支持的「学者方案」,抑或其他民间方案都存在着原则性的局限,社会主义者必须要向市民指出所一切。

提出方案的团体包括全民退保联席、公共专业联盟、泛民支持的「学者方案」、甚至工联会也包括在内,可谓五花百门,眼花撩乱。

不过,他们实际上均大同小异:全部都主张「三方供款」成立养老基金的做法,并儘量避免大幅加税,分别只是在于各方供款的比例不同而已。

所谓「三方供款」,就是政府、僱主、僱员三方出资作为全民退保经费来源,而僱主及僱员的部分从现行强积金供款中抽调,即是说打工仔5%的供款额不变,只是一部分将会作全民养老金用途,另一部分继续作强积金。至于政府则负责500-1000亿的剩馀开支。

但问题来了。首先,这些方案都并没有废除强积金制度。这些方案即使尝试改革强积金,降低其供款额,但实际上却「默认」强积金制度存在的必要性。

正如上文所说强积金制度将劳动者的血汗钱利益输送到银行家手中,因此我们主张全面废除强积金,并将现有的强积金转移作为新的全民退休保障计划的资金。

第二,民间方案仍然要求工人们利用自己的工资一部份来作养老金供款。没有减少现时劳动者的开支负担。「自己供养自己(和父母)」好像是理所当然的道理。

不过,香港一直以来奉行新自由主义,劳动者的保障与工资根本不足。被剥削的打工仔连基本生活(尤其是住屋问题)都成问题,又如何有多馀的钱作退保供款呢?

同样道理,退休长者在年轻的时候以劳动建设社会,让资本财团获得钜额财富,退休保障不是「工人储钱供养自己」的制度,而是财富再分配让退休工人拿回应得的劳动成果,成本应该由富人和政府承担。

第三,所有坊间方案都试图在不大幅增加税项下进行,并且花费大量篇幅证明该融资方案能在五十年内维持。实际上,这正正坠入了政府和资本主义的语境中,要维持简单低税率制度、政府财政要量入为出,间接承认了商界利益与香港既有的新自由主义制度的不可动摇性。

全民退休保障的争议暴露了建制阵型中的严重分裂,一派代表着亿万富豪们的既得利益,另一派尝试回应普通市民的巨大压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