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全面受政治操控,如何抵抗独裁?

2017年9月16日 下午 3:41Views: 47

中共及林郑政府对香港民主权利发动全面的打压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从取消议员资格丶重判16名政治犯丶高铁一地两检丶国歌法立法,中共已经牢牢操控司法制度,使之成为政治镇压的工具。群众对整个司法制度的信心迅速崩溃,使政府及法院面临巨大压力。他们要开动舆论机器为政治迫害作出辩护。林郑月娥否认香港存在政治迫害,而大律师公会主席林定国则表态说,外界批评法庭裁决渗入政治因素会影响外界对香港法治的观感。可笑的是,是法官本身的判决以及判辞的政治色彩令人感到司法成为了政治打压的工具。

8月20日14万人上街见证了群众对政治镇压的愤怒,也表现了大规模反抗的潜在力量。中大一项民调显示,袁国强的民望只得不足42分,是过去1年来最低。林郑月娥的民望只有54.2分,30岁以下受访者更只给予林郑42.4分。

年轻人的愤怒直接表现在行动之上,在中文大学开学首,在民主女神像上挂上写有政治犯名单的布条,甚至出现了香港独立的横额。中文大学校方立即指责标号「违法」而大肆拆除,而行政会议成汤家骅亦恐吓挂「港独」横额可判入狱2年。如果这股情绪可以组织起来并赋予正确的政治纲领,将可以有效带领行动升级──以罢课一天为开始鼓动工人罢工。但是控制学生会的本土派虽然曾高呼“勇武抗争”,可现在他们比过往泛民的学生会更为被动,完全没有提出任何斗争方案。现在只能绕过学生会的架构,直接鼓动学生组织罢课委员会起来抗争。

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动员出14万人游行,展示了群众不屈的斗争意志。现在群众 斗争极为关键的时期,会为未来数年香港及中国的政局奠下基础。若果在这几星期内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民气将会很快消散,将会让政府的镇压变本加厉。相反,如果有一个坚定的斗争方案凝聚民气,将可以重建一场比雨伞运动更有力丶更大规模的运动。

法庭受到全面操

所谓司法独立从来只是幻想,基本法一开始就由中共和香港资本家自上而下强加给群众的,目的就是维护资本家的经济特权,确保牢牢稳固极端亲商的制度。此外,基本法亦确保香港维护专制,而法治制度最终由中共人大常委控制。习近平掌权后中共开始后悔主权移交时给予香港太多的民主权利,因为在当今中国的政治及经济危机底下,中共需要更加集权于一身来巩固权力。

因此,中共要直接控制香港的司法机关,不容忍有有任何独立于政权之外的空间。2014年6月的白皮书就已经是个警号。它重新界定了香港自治权的范围,宣布中共政府有“全面管治权”。而且它也将法官视为代表北京的“治港者”,由此便有了2017年的一连串判决丑闻。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失败后,中共开始为政治报复作出准备,先是梁振英大力廉政公署,并加强向法官施加政治压力。现在群众对司法独立仅存的幻想也破灭,自然会进一步走向两极化和激进化,更相信在资产阶级机关以外组织抗争才是唯一的出路。

由于立法会六名议员被取消资格后,政府将会为空缺的议席安排补选。由于在新界东及九龙西有两席空缺,如果同时进行补选的话,建制派很可能以得票第二而在两区而各取一席。因此,长毛希望通过向法庭提出上诉,从而拖延他空缺出来那席的补选,而刘小丽也因同样道理理应上诉。

反抗的方

虽然补选和上诉都是必要的抗争策略,但最重要是还是组织群众斗争。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要赢回这些席位,还要动员群众积极抵抗打压:通过选举运动建立有组织的抵抗,反击政治迫害,反对高铁和洗脑国教,以及组织群众行动争取提高最低工资丶施行租金管制和全民退保并反对富豪的经济独裁。社会主义行动支持罢课一天,如果得到群众支持则将它蔓延至职场,以此做为全民抗暴日的焦点,重建民主斗争,抵抗一党专政降临香港。关于我们的斗争方案,详情可参阅本刊第10页。社会主义行动为此奋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