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威权统治!抵抗政治打压!

2017年9月30日 下午 11:49Views: 67

重建民主斗争,但运动若要胜利,方向一定要改变!

以下是社会主义行动在香港十一游行中派发的传单内容。4万人参加了这场游行,反对镇压,声援政治犯。

香港已进入威权专制的时代,迫切需要一场有力的斗争进行反抗!中共与林郑月娥政府发动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压,我们一定要重建民主斗争,否则民主权利会大大倒退!林郑月娥所讲的「修补撕裂」是欺骗群众的。她只是中共的傀儡,必然会听令于中共打压民主权利。中共需要一张温和面孔,掩饰其最严厉的专制政策。我们不要对她抱有幻想,也不要被她愚弄。社会主义行动认为民主运动要清晰表达一个诉求──林郑立即下台!

白色恐怖从社会蔓延至校园,政府和校方大兴「港独」文字狱,犹如先在学校推行廿三条立法。无论是否赞成港独,我们都要捍卫言论自由,高呼讨论港独无罪。学生一定要组织起来发动抗争!如果学生发动全港大罢课一天,可以向大学审查机器及蓝丝打手发出有力的警告──我们不会将民主权利拱手相让。

不但是袁国强本人,整个司法制度现已被中共控制。我们不能幻想司法制度会为我们捍卫民主权利,现在要靠的是群众斗争!政府害怕群众,害怕专制政策会激起新一波运动爆发,就如2014年那样。8月20日出现了雨伞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令政府内部出现犹豫和分裂,因为对于推动专制政策的速度和力度出现分歧。

如何挑战香港的新威权政府?

重建民主斗争是捍卫我们权利的唯一方法。8月20日的游行展示了潜力。我们今天再次上街,但下一步如何走?但单单像一些泛民代表所说的「坚持下去,等待转机」是不足够的。港人一次又次证明,他们愿意响应号召,支持群众行动。一场崭新的民主运动需要处理以下三点:

• 基层劳动者和青年的群众斗争,是打倒专制政权的唯一力量。罢课罢工是抵抗极权的最有力丶最重要的武器。香港民运领袖从没有尝试过丶甚至没有好好讨论过罢课罢工;

• 民主斗争一定要蔓延至香港以外的地区。可惜的是,无论是泛民还是本土派都想将民主运动限制在一个城市里,但历史上从来没有反专制运动在一个城市之内胜利。香港的运动若果要成功,必须蔓延至中国大陆,与内地群众(特别是工人阶级)连结起来,共同独裁政权与资本主义制度。这场斗争甚至不只是全中国的斗争,而是一场国际的斗争;

• 中国和香港的经济由权贵操控,需要专制政权来捍卫它。梁振英就承认过,不可以有真普选因为不能让穷人有权决定政策。因此,民主斗争也是一场反资本主义的斗争丶一场争取工人阶级替代方案的斗争。

我们能否打倒中共独裁体制?

若要胜利,香港民主斗争一定要清晰了解其任务:打倒中共政权。否则就要接受今天香港威权统治的现实,出现更多政治犯丶更多选举操控丶更多政治镇压。中共独裁者永远不会自愿放弃对香港的控制权。历史经验证明,民主权利不是赋予的,而是夺回来的。可惜的是,泛民主派只想与中共妥协,寄望中共会自我改革丶自愿让步。他们想限制运动的规模,避免运动过于激进而失去他们的控制。但世界历史证明,独裁者只能被推翻,而不能被「教化」。

但是一个人口750万的城市,如何对抗世上最强大的独裁政权呢?唯有将斗争蔓延至香港以外。社会主义行动是国际主义分子。若要胜利,我们一定要明白香港的斗争不只是香港的事,而是全世界对抗1%富豪的专制统治。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像中国和香港这麽多亿万富翁身居政府职位。中港两地都存在爆炸性的社会危机。中国群众与香港人忍受着同样的苦困,包括政治打压丶长工时丶剥削丶居住危机和污染空气。所以事实与香港本土派所讲的相反,内地群众是香港人的天生盟友,可以联合起来斗争,共同反对独裁政权和资本主义。

香港本土派从来不认清现实,他们反对内地人的族群歧视丶反对团结性的六四集会(指中国民主与香港无关)等立场,对民主斗争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现在运动中有一股渴望「团结」的情绪,甚至那些之前「不可调和」的本土派也开始谈起团结。虽然我们希望团结,但不能因此而放弃讨论本土派的政治立场对运动造成的负面影响,包括族群歧视丶山头主义丶支持右翼新自由主义政策等。

罢课罢工曾经创造历史

香港民主运动至今尚未取得胜利,另一原因是单靠游行丶甚至占领都不能成功,而要有更有力的斗争武器──罢课罢工。我们要从加泰隆尼亚和西班牙现正发生的事件中汲取经验。在当地的劳动人民和青年,不论是西班牙人还是加泰隆尼亚人,都联合起来斗争,争取举办独立公投的权利,抵抗西班牙中央政府的中共式暴力镇压。在9月28日,西班牙和加泰隆尼亚的学生,在社会主义行动在西班牙的姊妹组织「革命左翼党」的领导下,组织了大规模的一天罢课,抵抗政府的镇压。

有组织的罢课罢工是最有力的抗命武器,一旦拥有经济权力的工人阶级发动罢工,可以有效瘫痪政府和经济的运作。因此,罢课罢工无论在今天的加泰隆尼亚,还是多年前在南韩丶巴西和南非的反专制斗争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天如果出现罢课罢工,也会撼动香港和中国政府的心脏。

资本主义与威权统治密不可分

香港的财团与中共独裁体制有共同的利益,他们希望专制制度会帮助他们击溃群众运动,也希望更大力控制政府,推动更多亲商政策,例如最近林郑就为财团大幅减税。所以,若果民主运动要全面胜利,就一定要打破资本家对政制的操控丶以及对经济的操控。

如果争取民主而不挑战资本权力,就相当于绑起自己一只手与人打架。要做到如此,就要将政府的政治打压与重判政治犯,与为财团保驾护航的恶行连结起来,例如建制如何反对租金管制丶八小时工作制及全民退休保障。社会主义行动主张工人阶级替代方案,向富人徵重税丶每年兴建公屋五万间,将大财团和银行收归民主公有,摆脱财团的经济操控。在中国和香港,我们要一个由劳动人民选举产生的新民主政府,推动社会主义的政策,以取代暴虐的极权资本主义政府。

如果你认同社会主义行动,请加入我们。历史是在我们一方的!

来自国际的人民声援

香港的新威权政府令全世界震惊。社会主义行动联络了国际的左翼议员丶工会和社运领袖,寻求他们的支持,共同反对香港的政治打压。从爱尔兰丶德国丶巴西到英国,还有佷多国家也会有声援行动。「我们联署声援香港丶中国乃至全球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我们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要求香港政府停止打压。」这段文字是引述一份工运和社运的全球联署声明,请到我们的FB专页

我们要基层的团结声援,而不是寻求外国政府和建制政客的声援。特朗普和文翠珊在自己国家里都是民主权利的敌人,对香港的政治打压缄默不言,因为他们更有兴趣与习近平独裁政权通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