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政治地震—親削支政黨選舉崩盤

2012年五月月16日 上午 11:42Views: 12

左翼面對大量機遇

跟進近日希臘大選三分之二選民反對親削支政黨而轉向投票給左翼政黨,耐爾-穆豪蘭(Nial Mulholland)採訪了新開始運動(Xekinima)(工人國際委員會 [CWI] 希臘支部)的安德斯-皮依亞楚(Andros Payiatsos)

選舉的結果說明了甚麼
希臘國會選舉的結果是一場政治地震,人民投絕了親削支政黨以及國際貨幣基金會、歐盟和歐洲央行這「三頭馬車」。這是由於這幾年來削支方案令到人民生活水平崩潰、百分之五十一的年青人失業和社會的普遍貧窮化。

即將卸任的聯合政府中的各政黨在選舉中失去了大量支持。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這個傳統的保守政黨的支持率從二零零九年獲逾百分之三十三的支持跌到了百分之十八點八五(一百零八個國會議席,包括根據希臘選舉法訂定贈送最大黨的五十個議席)。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PASOK)這個傳統的社民派政黨的支持率則從去屆選舉的百分之四十三點九重挫至百分之十三點一八(四十一席)。在過去三十年,這兩大「執政」黨的得票率合計維持在百分之七十五和八十五之間。人民東正教陣線(LAOS)這個小型的右翼政黨在這幾個月加入了新民主聯盟和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的削支執政聯盟,它損失了全部議席。

激進左翼聯盟(Syriza)這個泛左翼組織得到了最大的收獲。它的支持率從百分之四點六升到百分之十六點七八(五十二席)。共產黨(KKE)得到了百分之八點四八的選票(二十六席)。至於在二零一零年從激進泛左翼聯盟分裂出來實行一個靠右路線的民主左翼(Democratic Left),它也攻擊削支方案,得到了百分之六點一的支持。

希臘選民這個向左轉顯示了高舉明確的社會主義綱領以取代資本主義危機和削支方案具有極大潛能。

但是,新法西斯主義的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利用了當前反削支情緒和反移民議題得到了百分之六點九七選票,這可以充當當前工人運動的警號。這是這個極右政黨第一次進入國會,並且挾著二十一個國會議席。而最近從新民主黨分裂出來的民族主义右翼獨立希臘人(Independent Greek)亦以百分之十點六得票率(三十三席)進入國會。

正當選舉結果揭露左右翼路線的政治兩極化,很多工人和年青人因為看不到可行的選擇而乾脆不投票給任何政黨。棄權票是比預期高,達到歷史新高百分之三十五,而白票和廢票則佔百分之二點四。

get_img (9)

2012年5月8日,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領導人富迪斯•科維裡斯(Fotis Kouvelis-左側)與激進泛左翼聯盟的領導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

為何激進泛左翼聯盟得到這麼多票數?

激進泛左翼聯盟主要透過提出以一個「左翼」政府對抗三頭馬車的「削支合作備忘錄」來在選舉工程最後兩個禮拜贏得支持。

新開始運動(Xekinima,工國委CWI希臘支部)的支持者在過去數月首先提出建立左翼的「統一戰線」和投票給所有左翼政黨的呼籲。不像激進泛左翼聯盟的領導,新開始運動並沒有要求重新商議緊縮方案,而是要求組成左翼政府以執行保障工人的綱領。這概括來說包括拒絕還債、停止削支、國有化主要銀行和工業,並且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亦都需要為建立社會主義歐洲而奮鬥,來反對屬於老闆們的歐盟,打破三頭馬車和資本主義的敲诈勒索。

其他希臘的主要左翼力量例如共產黨和反資本家左翼合作(Anti-capitalist Left Cooperation)都採取一個宗派主義態度並且拒絕激進泛左翼聯盟的「團結左翼」建議。但如果當初左翼組成選舉同盟的話,他們很可能現在有組建政府的資格!在千百萬工人疾呼建立反削支左翼政府的情況中,共產黨和反資本家左翼合作為他們的取向付出了代價。它們所得的票數幾乎不變:共產黨的票數僅升百分之一(少於一萬九千票)到百分之八點四八(二十六席),而反資本家左翼合作則僅得百分之一點一九票數並無任何議席。

可以組成新政府嗎?

根據希臘憲法,新民主黨作為最大黨可以有三日時間嘗試籌組新政府。但它的領導安東尼斯‧撒馬拉斯在星期一短短數小時後宣佈它未能成功組建「救國」政府。

由於在選舉時各政黨均提出了清晰的反緊縮方案的口號,沒有政黨可以在不要求和三頭馬車重議緊縮開支「備忘錄」情況下加入政府。

三頭馬車可能預備好重議備忘錄中一些範疇去作出一些細微讓步。但它們不會同意終結希臘償還巨額欠債這個中心要求。而這除非以對福利、工作和生活水平更大幅度的削減作代價才能實現。而希臘作為歐元區甚至歐盟成員國的身分相信會很快被重新檢討。

希臘政治現在開始會變幻無窮。激進泛左翼聯盟作為第二大黨被邀籌組內閣。如果它失敗的話,將會由第三大黨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組閣。若果連這也失敗,希臘總統可以嘗試成立一個聯合政府。

激進泛左翼聯盟和共產黨加起來的在國會的力量,甚至再搭上民主左翼,都不足以組成一個多數派政府,而且共產黨至今仍拒絕激進泛左翼聯盟合組政府的提議。

 

get_img (10)

如果不能成立新政府將會促使舉行新選舉。統治階級有更多理由去恐懼這前景,因為這很可能會導至激進泛左翼聯盟成為最大黨。

左翼現在應做甚麼?

激進泛左翼聯盟的領導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說,他會致力組建「左翼聯盟」去投絕隨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會而來的「野蠻」措施。

新開始運動(工人國際委員會希臘支部)支持組成一個左翼政府,但這個政府一定要全力反對緊縮開支方案和屬於老闆們的歐盟,拒絕還債和推行親工人政策,而非重議一個較「溫和」的削支方案或較「寬鬆」的還款方案,而意味着继续降低希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激進泛左翼聯盟的領導層一定要反對同所有與代表老闆利益的政黨的合作,這些合作會是災難性的陷阱。

get_img (11)

激進泛左翼聯盟的領導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在選舉後的慶祝

現在是激進泛左翼聯盟公開地提出建立工人政府的綱領的絕好時機。根據議會的計法,左翼的確是沒有足夠議席去組成工人政府。而且共產黨領導層至今仍拒絕與激進泛左翼聯盟合作。但是工會運動者、社運分子和共產黨與激進泛左翼聯盟的平常黨員必須對兩黨領導施壓,堅持兩黨必須拋棄宗派主義和任何建基於「重議」緊縮方案的「減少削支」政策。工運分子希望真正的左翼團結,以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建立新的左翼政府。

以反對所有緊縮方案和歐盟勒索威逼來團結激進泛左翼聯盟和共產黨的綱領,並以此來取消債務和國有化主要銀行和工業交由工人民主控制和實現社會主義改革。這將成為工人政府的基礎,而贏得工人階級、年青人和破敗的中產階級的廣泛支持。它將會引發在工作場所和社區的群眾行動的重生。

如果新內閣是基於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和新民主黨而組成的另一個削支聯盟,左翼和工人運動需要組織群眾反對,包括以總罷工和佔領工作場所的形式去阻止這些沒有民眾授權的削支嘗試。

上星期的選舉清晰地指出了左派多數派政府是有可能組成的。如果新選舉在六月進行,左翼政黨有很大機會會贏得多數的地位。這需要到左翼政黨採取一個社會主義綱領,反對還債、並進行鬥爭與代表老闆利益的歐盟和利潤制度決裂。這亦同時代表需要一個應對新法西斯匪徒和極右分子的強有力的左翼與工人運動的統一戰線。

如果左翼不能提供一個可行的社會主義選擇,那麼極右翼勢力就能部分地填補政治真空和成長。而統治階級亦會想辦法實施更專制的措施來對抗工人抵抗削支的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