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 : 「造反貓咪」樂隊(Pussy riot) — 成為普京報復的替罪羊

2012年八月月16日 上午 7:33Views: 26

對朋克樂隊的公眾支持日益增長!

羅布·瓊斯(Rob Jones) 莫斯科

本來一年前很難預測到,一組身著鮮艷的頭套和毛茸茸的絲襪自稱「造反貓咪」(Pussy riot)的「第三代女權朋克搖滾樂隊」,不僅會成為一個快速增長的反對普京力量的象徵,還成為普京發泄憤怒的對象。二月份,該樂隊的三名成員由於在莫斯科的東正教大教堂前進行「朋克祈禱」的表演,而遭到逮捕。他們被控以「流氓罪」,并在監獄里拘禁了近6個月等待審判,雖然其中兩個是有年幼子女的母親。在這段時間內,他們既看不到他們的同居伙伴,也看不到家人或朋友。

「造反貓咪」(Pussy riot)更是一個運動,而不僅是一個樂隊。它內部許多成員都使用諸如「金發女郎」、「終結者」、「車庫」、「天使」、「貓」和「舒馬赫」之類的代稱,她們還會內部交換從而保持匿名。他們還有几十名支持者支持她們的各種行動,其中包括諷刺和挑釁等。在初期,成員參加了由無政府主義者藝術家組織「Voina」在聖彼得堡​​組織的一場活動,在一座吊橋上繪畫一個男性的性器官。當吊橋在夜間升起時,那些在對面辦公大樓工作的聯邦安全局(FSB)的政治警察們,發現自己正盯著這副配圖的評論,內容包括很多民衆如何看待他們的活動。隨著反對普京政權的公眾抗議日益增長,該樂團的行動也變得更加明確的政治化。他們的「朋克祈禱」就是明確的反普京和反教會的等級制度。

在大教堂內表演「朋克祈禱」

在大教堂內表演「朋克祈禱」

在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內的「朋克祈禱」表演激怒了統治精英。他們几乎一致要求對這些婦女釆取堅決行動。大教堂本身就是徹底腐爛的新資本主義的俄羅斯的象徵——該教堂是在1990年代中期建成(是在此前用來紀念俄羅斯擊敗拿破侖入侵的教堂原址上重建的),而關於教堂本身充滿了腐敗丑聞。在蘇聯解體后的嚴重經濟衰退中,葉利欽政權浪費了數十億盧布建設這個教堂。一個因犯罪而聲名狼籍的新銀行家寡頭捐贈了50公斤黃金給教堂圓頂鍍金。今天,大教堂只有7%用於宗教服務,其余時間都是進行各種商業活動。

這些很少得到俄羅斯東正教會的關注,其是世界上最反動的教會之一。但是,俄羅斯東正教會卻有一個接一個的代言人出來妖魔化「造反貓咪」樂隊的行為。根據教會律師的說法,「造反貓咪」樂隊行動背后代表某種形式的「更危險的力量試圖破壞俄羅斯東正教。這就是隱藏在針對美國的911恐怖行動背后的力量 – 撒旦!「

弗謝沃洛德-卓別林(Vsevold Chaplin)是教會的官方發言人。他指責,首位是「撒旦的團體」,第二位是一個「世界政府」(在俄羅斯曆史上這是一個猶太人陰謀論的代名詞)。他解釋說,這些群體在最高水平上與撒旦連接。他認為,朋克搖滾歌手是罪人,而應該受到嚴懲。當問及如何證明這一點時,他說他得到的告知來自於:「上帝!」。

卓別林因為他的反動和暴力信仰而聲名浪籍。今年早些時候,他稱列寧和托洛茨基的作品是「極端主義」,應該受到檢查,并退出流通。他接著說,他相信這是任何基督教徒在道義上的責任,殺死盡可能多的布爾什維克。這并不奇怪,教會常常和法西斯分子一起「并肩」出現在反對墮胎與反對婦女和同性戀(LGBT)群體的權利的抗議活動中。

Pussy Riot 2

沒有一個議會內的政黨公開表示反對這場妖魔化「造反貓咪」的惡性運動。在法庭最新開庭時,所謂的俄羅斯共產黨領導人久加諾夫(Genaddy Zyuganov)向新聞界發表聲明:「堅決反對這個最新的反東正教的挑釁」。在接受電台釆訪時,他的表態又更進了一步。他抱怨西方和北約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并警告「發生基督徒的阿拉伯之春可能帶來的悲慘后果」。他解釋說,共產黨「在很大程度上是東正教教會在政治上的代表。它將始終不渝地捍衛東正教信徒的利益。我們准備使用我們所有的影響力以捍衛傳教士的名譽和權威,他們不得不經受各種嘲笑、詆毀和誹謗「。

現在已經恢復了對於「造反貓咪」樂隊三名成員的審判,很顯然她們并沒有得到一場公正的判決。法官發表反對她們的評論,檢察官另外提交了200頁的證據,而沒有給她們的律師閱覽,想發言支持該團體的證人都被法官拒絕。

多少有些模仿斯大林主義者利用精神病院來懲罰持不衕政見人士的手法,法官已經要求一位精神病專家出示證據。他作證說三個人都患有人格紊亂,他將當事一方描述為「具有積極的社會態度和自我實現的願望」,而另一方面則具有「相反的的傾向」!顯然聽到「上帝的聲音」和呼吁「盡可能多得殺死布爾什維克」的人則沒有被視作人格紊亂!

針對「造反貓咪」的案例并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隨著日益增長的抗議運動的發展,正在發生一系列逮捕浪潮。檢察官辦公室正針對一些知名的領導人,例如右翼博客作家那維尼亞(Aleksei Navalniy)。最近的指控是關於他任基洛夫地區州長顧問時期曾提議出售該地區的木材,這導致重大的經濟損失,或者如檢察官所言造成濫用巨額資金。尤為諷刺的是那維尼亞設立了一個名為「PilRus」的反腐運動,這個運動的名稱是基於關於腐敗常用的名詞「斷絕金元」(to saw off money)。這些指控使他面臨最10年的監禁。

然而除了這些眾所周知的事件外,另外還有16名活動分子被逮捕等待對他們的審判,他們面臨的指控可能會使他們面臨數年的監禁。

但政權發現這些逮捕也把他們自己逼到了一個角落。對「造反貓咪」的逮捕引發了一個龐大的國際抗議。包括彼得·加布里埃爾(Peter Gabriel)、斯汀(Sting)、史蒂芬·弗萊(Steven Fry)、丹尼·維托(Danny de Vito)、特里·吉列姆(Terry Gilliam)和彼特·湯森德(Pete Townsend)等眾多人相繼發表公開抗議。國際音樂團體在俄羅斯的演出越來越多地展示對「造反貓咪」樂隊的團結聲援,他們或者也穿茶色的上衣或給「造反貓咪」樂隊的其他成員提供時間進行表演,其中包括弗朗玆·費迪南德(Franz Ferdinand) 、野獸男孩(Beastie boys)、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信仰不再(Faith No More)和紅辣椒
(Red Hot Chill Peper)等。盡管許多俄羅斯藝朮家繼續支持俄國當局,這是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發言反對將可能失去所有播放他們節目的時間,但值得關注的是有超過100名著名藝朮家已經公開發聲(聲援」造反貓咪「樂隊),其中包括眾多人最近還支持普京。

然而更令政府擔憂的是,民意的迅速轉變,在逮捕行動的几周后,俄羅斯社會的絕大多數人都聽從來自所有政府部門甚至是俄羅斯信仰首領們的一致譴責,包括「無神論領袖」在內都攻擊「造反貓咪」樂隊,支持政府反對這個組織的行動。然而,最近的民意調查卻顯示,大多數的莫斯科居民已經認為政府做的太過了。與此相應的,另一個民意調查顯示高達20%的俄羅斯人(約3000萬人)正准備積極地參與抗議反對政府。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俄羅斯支部呼吁立即釋放」造反貓咪「樂隊以及所有在最近反對派抗議中的被捕者,并撤銷所有的指控。國家應與俄羅斯東正教在所有層面上分離。實現真正的言論自由,包括應在各層面確立批評國家、總統、教會的權利。普京政府應該下台,取而代之的是召開民主選舉議會,由來自工作場所、教育機搆、居民社區選舉產生的代表決定什么形式的政府對俄羅斯最好。應當建立一個擁有社會主義綱領的群眾性工人政黨,准備為爭取政治權利和建立一個嶄新的、社會主義的社會而斗爭,將社會從為其自身利益服務的資本主義、官僚和神父之控制中解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