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 瓦迪姆· 庫拉姆申(Vadim Kuramshin)的獲釋

2012年八月月30日 下午 2:02Views: 13

大規模國際團結聲援的結果

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運動埃努爾· 庫馬諾夫(Ainur Kurmanov)聲明

今天(8月28日),在塔拉茲(Taraz)法庭陪審團的裁決宣布後,瓦迪姆· 庫拉姆申(Vadim Kuramshin)當庭得到釋放。人權活動分子庫拉姆申只被裁定一項輕罪有罪- “恣意專斷”(根據《刑法》第327條)。為此,他被判處一年假釋,但其他原本針對他的所有指控都已駁回。

這是通過一場前所未有的運動而取得的巨大勝利。這得益於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社會主義者和哈薩克斯坦運動在全球範圍內組織的團結聲援活動,也包括他在哈薩克斯坦國內的同志和朋友們的大力支持,以及對這個可恥的審判進行長期追踪的獨立媒體們。

瓦迪姆· 庫拉姆申在塔拉茲的監獄待了有半年多。國家機器得到命令對他採取一項特別行動,偵探奉命跟踪他,並想法毀掉他。這個目標看起來正如公訴人建議的希望根據特殊的刑罰制度將人權律師判處14年,而這一做法通常只針對殺人犯和慣犯。

有一長串名單,包括身居高位的官員,希望瓦迪姆· 庫拉姆申永遠待在監獄裡。他們希望用這種方式摧毀被稱為“反對暴政”的運動! ”瓦迪姆一直非常積極地參與其中。他們想要消滅有組織的抵抗,這些運動反對酷刑,反對法院和監獄普遍存在的腐敗現象的運動,反對掩蓋許多囚犯遭到酷刑和被謀殺的案件。此外,瓦迪姆也是我們的合作者,所以他的逮捕也可看作是對我們組織的打擊。

能夠得到目前這一裁決——首先要歸功於陪審團,他們在整整數星期長的休庭期間沒有屈服於來自國家安全部門和法官的壓力。他們相信這裡缺乏證明瓦迪姆有罪的證據,而有大量事實證明審判存在欺詐和偽造證據的現象。對他們而言,顯而易見所謂“證人”的證詞是非法的——是內政部、國家安全委員會和檢察機關所為。當他們被法官驅逐出法時,他們做出了正確的決定。法官要求他們針對三項指控採取行動。在考慮到瓦迪姆已經被拘留了6個月,瓦迪姆仍然仍在獄中,他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只保留一項輕微的“姿意獨斷”的罪名。

當然,如果沒有工人國際委員會和哈薩克斯坦運動發起的針對審判的大規模宣傳運動,瓦迪姆的釋放是不可能的。來自世界各地由各種組織發送給哈薩克斯坦外交部、總統府、最高法院和其他政府機構的信件超過3000份。在柏林、倫敦、莫斯科、紐約而在其他歐洲國家的首都都設立了糾察線。而當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同志們得知瓦迪姆可能被判處14年有期徒刑時,在短短一天內,和我們有聯繫的各黨派、工會和組織共發送了156份抗議信。

同樣在愛爾蘭社會主義黨的代表保羅·墨菲(Paul Murphy)的發起下,還有大量的信件發送給不同的歐洲議會議員。德國左翼黨聯邦議院議員成員安德烈· 均科(Andrei Junko)也發表了聲明。全哈薩克斯坦總工會“詹那圖” (Zhanartu)的主席艾森· 尤科特斯貝亞夫(Esen Ukteshbayev)在歐洲與所有人權組織和工人組織的會議中都談到了瓦迪姆·庫拉姆申的問題。而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運動和其中最大的參與者社會主義抵抗(工國委CWI哈薩克斯坦支部)也在哈薩克斯坦全國組織了許多關於這個審判的糾察線、抗議活動、宣傳傳單和信息傳播。而門戶網站“Republica”和網站“guljan.org”也為傳播關於法庭審判的信息提供了很多幫助。這再次表明了大規模的團結聲援活動能夠粉碎納扎爾巴耶​​夫鎮壓機器的計劃。

瓦迪姆· 庫拉姆申本人真摯感謝大家為確保他的釋放而提供的幫助和支持。他在周二上午表示:“我被釋放的情況已經顯示這陪審團是的唯一能保障”處於不利中的“活動分子的法律機制。這已經為今天的事件所證實!但如果沒有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運動和工人國際委員會的支持,沒有詹納· 貝亞特洛夫(Zhanna Baytelova)埃努爾· 庫馬諾夫(Ainur Kurmanov)、艾森· 尤科特斯貝亞夫(Esen Ukteshbayev)的積極支持,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非常感謝律師伊斯坎德爾· 阿連巴耶夫(Iskander Alimbayev)、瑞扎伊· 努瑪謝耶夫(Razia Nurmasheva)、德米特里· 吉洪諾夫(Dimitri Tikhonov)、阿爾芒德·奧扎巴耶夫(Armand Ozhaubaev)、娜傑日達· 阿塔耶瓦(Nadezhda Ataeva) 、保羅· 墨菲(Paul Murphy)和安德烈· 均科(Andrei Junko)以及我的記者朋友和同事們。非常非常感謝所有的,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活動分子和所有關心我案件的人們,雖然很遺憾,我無法把他們的名字一一列出。”

點擊見socialistworld.net相關文章 , 或者點擊閱讀哈薩克斯坦宣傳(Campaign Kazakhstan)網站的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