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被取締   標誌著鎮壓的新階段

2018年七月月19日 上午 4:37

政府取締規模細小的民族黨以試水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今年7月,中共指揮的政治打壓繼續擴大,保安局和香港政府打算使用英殖時期遺留下來的《社團條例》取締尋求港獨的民族黨。種族主義的香港民族黨自吹自擂,為自己造勢,但實際上它只是一個很小的組織。政府明顯是用它來試水,準備更嚴厲地打壓言論和結社自由。在過去兩年裡,政府發起一系列政治攻勢,頒布新的壓迫性法律,禁止一些反對派參加選舉,並將參加反政府示威的青年民運人士投入監獄。

這是自主權移交以來該條例第一次被用來打擊政治組織,標誌著中共和傀儡港府對香港民主權利的攻擊愈演愈烈。一旦保安局發出禁令,以民族黨成員身分參加活動或者向該組織捐款均會是違法行為,最高可被罰款十萬元及入獄三年。

政府一開始給了民族黨三週的申訴期,但司法程序只會是一場表演。不過在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的代理律師提出抗議後,申訴期延長至七週。儘管延期不太可能對最後的結果造成太大影響,但另一方面這也說明香港政府和警察一開始過於自信,誤判了形勢。政府每一次攻擊民主權利,都可能引發群眾的憤怒和抗議,儘管民主運動的泛民「領導人」沒有任何反擊。延長民族黨的申訴期,說明政府意識到法院有可能不同意取締,或者至少會推遲審理,而這會令政府大失顏面。

反擊林鄭政府的白色恐怖不能只依靠法院,而且法院正日益成為政府的工具(除了個別情況下會表現出一些「公正」)。不過政府猛烈打壓言論自由和政治結社自由,甚至已經令一部分資產階級自由派感到驚慌。取締民族黨就是最新的警號。

政府於外國記者會(FCC)之間的衝突就是一個例子。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於8月14日進行演講,而政府則威逼它取消這個計劃。前特首梁振英作為政府的非官方發言人,政府可能會收回租給記者會的辦公室。而且政府還阻止記者會直播陳浩天的演講。

不過對於林鄭政府來說,這樣做代價高昂。它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力氣取締像民族黨這樣一個根本算不上政黨的政黨。而且政府的行動反而宣傳了陳浩天,讓他從一個邊緣人物變成國際知名人物。就算取締了民族黨這樣一個只是名義上的政黨,陳浩天還是可以照常演講和發聲明,而且現在他的關注度比過去更高。所以政府的嚴酷舉措明顯不是針對民族黨,而是為了抓「大魚」。

社會主義行動完全反對民族黨的政治立場,尤其是它的種族主義立場和對歐美帝國主義的幻想。民族黨要求把所有大陸人趕出香港,體現出它如特朗普一般極為反動的種族主義。這只會幫助同樣這只會幫助同樣奉行種族主義的中共政權分化香港和內地的群眾鬥爭。社會主義者主張全世界勞動群眾團結鬥爭,一同對抗真正的敵人,也就是富豪的威權統治。但政府的真正目標不是民族黨,它明顯是想要以此為先例發動更大規模的攻勢,打擊其他反對政府及其反民主計劃的組織。

政府將這樣一個沒有實際威脅的組織作為第一個打擊目標,顯然是為了製造先例,為將來使用同樣的方法禁止其他反對派組織作準備。它首先攻擊港獨支持者,因為中共和港府認為「獨立」是一個連討論都不可以的話題。

接著政府會全面擴大攻擊範圍,將其他政治主張也列為不可討論的禁忌。「結束一黨專政」是民主鬥爭的根本訴求,現在也成為政府打擊的目標。最近林鄭拒絕承諾那些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不會面臨法律後果。那些公開支持這一訴求的人(也就是幾乎所有民主派政黨)未來都可能被禁止參選。

政府曾採用相同的做法,先在2016年取消了本土派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人的議員資格,然後又踢走了四名較激進的民主派議員。可見政府已經在變相實行廿三條,再一次證明法律和司法制度已變成打壓民主的工具。

保安局發出一份長達700頁的文件,詳列陳浩天的政治言行,用以「證明」民族黨違反了《社團條例》。中共和香港政府想要徹底消滅追求民主的反抗力量,今次取締民族黨以及港府過去的所有政治打壓都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政府抓住民族黨的一些言論,說它是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但實際上民族黨不過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小組織,除了吸引眼球之外幾乎做不了任何事。

獨裁政權向年輕人的政治權利「宣戰」。但是就像在中國大陸一樣,威權政策不可能消滅民主訴求和反抗鬥爭,從長遠來看反而會推動年輕人更加激進化、政治化,進而引發更多抗爭,但在反民主攻勢面前不堪一擊的本土派和他們的右翼思想無法為這些年輕人提供出路。本土派團體狹隘的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立場,以及他們的右翼親資思想,不可能幫助年輕人實現任何成功的政治反擊。

新一輪的威權攻勢說明現在須要重建戰鬥性的群眾民主運動。我們必須抗議政府的每一次攻擊,而且要明白政府正打算發起越來越多的打壓。反民主攻勢不會自動停止,只有有組織的群眾抵抗才能挫敗政府的計劃。而且群眾抵抗需要有民主的組織,由民選發言人和基層委員會來決定行動方針和訴求。

同時民主鬥爭須要聯繫到反資本主義的鬥爭,並聯合中國大陸和全世界的工人鬥爭。這些工人正組織起來,反抗減薪、緊縮和各種親富人政策,反對昂貴的教育和住房。通過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將這些鬥爭聯繫起來,能夠將民主鬥爭變成可以撼動中共和其他所有政府的真正的群眾性運動。

當前的「土地大辯論」以及沙中線醜聞表明,資本家將不民主的政治制度當做自己的保護傘,他們會竭力對抗基層群眾的民主訴求,從而保護自己的利潤。因此民主運動必須要有反資本主義綱領和能夠實現這一綱領的社會主義工人群眾政黨,以此擊敗中共和富豪的獨裁統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