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致胜两大关键

2019年9月18日 下午 9:38

1)工人阶级斗争 2) 向中国输出革命

社会主义行动传单 9月15日

林郑和中共撤回送中恶法,企图通过假让步分化运动,但完全没有得逞。中共为了维护独裁政权的权威,不甘向反抗的群众示弱,将会继续加强黑警暴力,甚至推动《蒙面法》打压示威者。“党铁”配合黑警戒严,又拒绝交出831太子站黑警镇压的全部录影。现在即使林郑否认当日有人死亡,仍然得不到群众信任,可见政权诚信已彻底破产。

中共至今不敢出军队全面镇压,一来中共非常依赖香港这座国际金融城市,作为大陆接通全球资本的窗口,以舒缓中国的债务危机;二来解放军接管意味着群众将抛掉“一国两制”的幻想,有可能酿成革命局势;三来中共害怕与欧美的冲突会恶化。但同时我们波澜壮阔的运动已持续了三个多月,陷於胶着状态。现在需要改变运动的模式,才能打开突破口。

反对财团白色恐怖

社会主义行动成员因为组织银行业工会而被汇丰银行解雇。今次事件是继国泰航空丶香港航空後,再有大企业公然制造白色恐怖,剥夺工人加入工会和罢工的权利。由於如1998丶2003和2008那样的经济危机将会重临,资本家正准备大规模裁员丶减薪和压低工人待遇,要我们为危机埋单。他们现在打压工会,是为了削弱工人阶级反抗资本剥削的力量。因此,工人斗争是民主斗争的致胜关键。

自六月反送中运动爆发後,中共对汇丰动大手术。在八月,汇丰更登报“谴责暴力及破坏社会秩序”向中共表忠。可见汇丰等大财团完全站在香港民主运动的对立面。我们反对汇丰等大企业的无理解雇,支持员工组织起来斗争,并协助联络世界各国工会进行国际声援。

如何输出革命?

香港无法独力打败中共独裁政权,必须寻求国际连结。但我们不能寄望西方政府,而是世界各地的工会丶社运组织和普通工人及青年。因为西方政府和中共政府一样,都只关心各自的地缘政治权力和商业利益。

美欧政府现在在香港问题上频频向中共施压,包括威胁要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但这只不过是为了迫使中共在经贸问题上做出让步,加上西方群众大多数也支持香港运动,令西方政府也感受到群众压力。因此,我们能够争取的真正盟友是中国以至世界各地的基层群众,而不是各国的反对民主丶亲财团的政府。所以向美英政府请愿丶举英美国旗,只会让西方国家的群众误以为我们站在他们敌人的一方。

香港革命输出中国,团结大陆的群众斗争,才能击倒一个统治13亿的政权。为了赢得内地工人和年轻人的支持,我们不能只是呼吁他们支持我们的五大诉求。我们也要呼应大陆反压迫丶反独裁的诉求:要求中港立即实现全面民主丶释放所有政治犯丶落实成立独立工会的权利和政治结社权丶停止媒体及言论审查。我们也要支持中国的工人丶青年和贫农的斗争,包括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和全民退休保障,大幅增加公共医疗丶教育和住屋等公共资源等。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

  • 反对财团白色恐怖,捍卫工会权和言论自由
  • 改变运动模式,以工人斗争为中坚力量,是唯一的致胜方法
  • 组织战斗性工会和罢工委员会,准备真正的总罢工,反击警黑暴力
  • 香港革命输出中国,团结大陆群众斗争,打倒中共独裁资本主义
  • 实现真普选,投票年龄降低到16岁,建立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不民主的立法会,立即施行有利於工人阶级的政策,打破资产阶级富豪的经济霸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