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从返乡青年到社会主义者—为什么我选择加入ISF?

2019年11月15日 上午 12:08

在现在的社会制度下我看不到如何能消除这一社会病痛

张仲方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出身农村仕绅家庭的我,从小在生活条件相对优渥的环境下成长。遥想以前读小学时,每当我拿到新玩具、看了新电影,同学都会投以一种羡慕的目光,仿佛这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求与渴望。随着成长和教育,我逐渐理解到这是城乡差异下的社会不平等。我的同学们大多生长在较为贫困的农民家庭,父母没有良好的教育,也缺少足够的社会资源。

还记得两年前的夏天,当我秉著满腔热血,试图从实务与研究来造福乡梓时,一次田野调查却从此改变我的人生:在2019年2月28日的社区访视中,我见到了一对困苦的高龄婆媳住在一间墙面斑驳、充满霉味的破屋中;一里之外是一位失智的中年妇人,正饥饿地翻找垃圾袋中残留的食物。讽刺的是,隔了几个街区之外,是游客最多、热闹非凡的观光区。这种繁荣与困苦的强烈冲突在我心里刻下一道无法抹除的印记,因为它们发生在我熟悉的社会环境中,继续扩大家乡的贫富差距,在现在的社会制度下我看不到如何能消除这一社会病痛。

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

在尽了所有可能的努力与尝试后,我不得不相信在资本主义的大框架下,支持自由市场的政府组织不但无从解决贫富差距,甚至会使这个问题变得日益严重。而任何对城乡差异、社会不平等的体制内改革,终究都只能是饮鸩止渴、徒劳无功的短效策略。

我不愿再听到又有同学为了承担繁重的家计,被迫放弃自己的学业。我不愿再看到家乡同胞每日在垃圾桶中寻找那残羹剩饭。

这促使我成为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一个社会主义者。而那个仕绅家庭出身、为了改变家乡而四处奔走的年轻学生,早在2019年2月28日的田野调查中,就已经死了。

偶然在网路上得知社会主义组织ISF这个争取平等、充满奋斗精神的政治组织。经过谨慎的观察与长期的追踪,最终我决定成为ISF的一份子,因为只有透过政治的实际斗争和行动参与,社会主义理念才有可能实现。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理解我的选择、接受我们的思想,但我至始至终的相信:追求平等,向来都意味着对既有社会体制的挑战,而ISF从来都不会畏惧这种挑战,更不会放弃对抗社会的不平等。

加入ISF是我选择的生活、我的志业。ISF所矢志追求的工人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也是每晚我闭上双眼时,会带以一抹微笑步入梦乡的美好目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