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致命的民族主义暴力

2020年4月16日 下午 10:55

把反对宗派主义公民身份立法的运动推向高潮! 必须组织起来,扩大联合抵抗

Geert Cool, LSP/PSL (ISA比利时支部)

在德里发生的有预谋暴力事件造成至少5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较早前发生了反对新公民身份立法(《2019年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抗议活动,而执政人民党(BJP)企图将其停止,随即暴力事件就发生了。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人民党在去年5月的德里议会选举中获胜,但未能将其转化为地方邦议会的胜利,这加强了该印度教民族主义队伍中的挫折感。

一段时间以来,隐藏于愈演愈烈的社群冲突背后的是中央政府在经济和社会上的失败,现在甚至出现致命的暴力。莫迪政府至少是眼睁睁看着暴力事件的发生的被动同谋。

德里的暴力事件

在德里的暴力事件中,房屋、商店、汽车和其他穆斯林的财产都遭到了暴徒的袭击和破坏。至少有300家商店被毁,此外,还有大约同样多的房屋被毁。400多人受伤,至少有50多人确认死亡。死者主要是年轻男子,但也包括一名85岁的老妇人,她在家中被活活活烧死。目击者称,袭击者高喊“Jai Shri Ram”(荣耀归于罗摩神),这是人民党经常使用的宗教口号。警方没有干预,甚至公开参与了针对穆斯林的教派暴力事件。这种致命的暴力事件给抗议运动施加了压力。

通过公民身份法,人民党政府希望让全国所有居民都进行登记。全国人口登记册(NPR)和拟议的全国公民登记册(NRC)旨在调查谁可以被认定是印度公民。随着《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颁布,确定了来自四个邻国的非穆斯林也有资格获得印度公民身份。

人民党的企图是要将穆斯林排除在外,这表明了的目的就是要是散播分裂。他们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了。2018年年底,掌管员警的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Amit Shah)将来自孟加拉国的难民称为 “白蚁”。然而这种歧视并不限于穆斯林 ──同样主要信仰印度教的斯里兰卡泰米尔人也被排除在外。这主要是由于人民党在印度南部的泰米尔人社群中几乎没有任何支持。

在12月和1月,印度南部地区发生了反对人民党政府政策的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数十万人走上街头,反对分裂和仇恨。1月,工人还发起了总罢工,并得到了社会上广泛的支持。有2.5亿工人参加了罢工。罢工的目的是反对反社会政策,包括歧视性法律。右翼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对正在进行的抗议活动作出了反游行,暴力攻击变得越来越严峻。

有预谋的袭击

在德里东北部的一个工人阶级社区,自2月23日开始的特别血腥的几天之内,发生了有预谋的暴力事件。人民党政客卡皮尔・米什拉(Kapil Mishra)呼吁支持者攻击一个和平静坐的抗议,随后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向抗议者投掷石块,并发生了更严重的暴力事件。警方没有介入。由于当地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相互保护的联合行动,避免了更高的死亡人数。数以千计的人去了庇护营,人们在那里生活在悲惨的环境中。德里少数族裔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暴力事件是“单方面的、有计划的”。

这种情况让人联想到2002年古吉拉特邦(Gujarat)发生的事情。在印度教朝圣者乘坐的火车发生燃烧事件后,穆斯林遭到了大搜捕。在此过程中,230座清真寺被毁,15万人逃亡,千余人被杀。时任古吉拉特邦总理的正是莫迪本人。许多人认为,人民党邦政府是暴力事件的帮凶。印度的社运人士指出,莫迪现在正在把古吉拉特邦的模式带到德里和全国其他地方。

莫迪的盘算

教派暴力事件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个以宗教为基础的社会两极分化,这正中莫迪周围的印度教原教旨主义者的下怀。同时,它的目的是转移人们对这个国家的巨大不平等的关注,在这个国家,9个最富有的人拥有和最贫穷的一半人口一样多的财产。在特朗普访问期间,当局在艾哈迈达巴德(Ahmadabad)修建了一堵围墙,以便美国总统在前往体育场的路上不会看到贫民窟,才好称赞在体育场接待的印度总理。

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对任何社会进步都失去了希望,宗派主义的印度教民族主义不会带来进步,被印度占领的喀什米尔地区的居民可以证明这一点:700万被困在那里的人被剥夺了一切权利。

暴力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和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的持续下降表明人们需要组织起来,需要有一个替代痛苦和仇恨的社会。劳动人民和贫苦农民的强大工会和政党是一个必要的起点,但也需要在社区层面组织起来,除此之外,还需要保卫居民不受暴力侵害。如果不组织起来抵抗,莫迪、人民党和国民志愿服务团(RSS,与人民党有联系的民族主义民兵)就可以在网路水军的配合下,通过煽动社区暴力而逍遥法外。这对抗议活动和争取不同社会的斗争是一个障碍。

社会上反对印度公民登记/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抗议活动和最近的大罢工的广泛支持,表明了运动的潜力。要使抗议运动持续较长时间,就需要有一个行动计划:开展为期数日的运动,扩大抗议活动,强化抗议要求,为新的总罢工做准备。

简单的诉求,如工作、免费高等教育、公共服务、体面的收入、可负担的住房等,都与危机中的资本主义制度互相对立。一个没有希望的制度会给人们带来绝望。只有通过一个能带来真正希望和改善的方案,才能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利用现有的财富、资源和技术知识造福于大多数人,是认真改善千百万印度人生活水准的唯一途径。这就意味着要争取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社会,把经济的关键部门交到公众手中,使民主规划成为可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