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新冷战:乌克兰冲突何去何从?

    俄罗斯承认乌克兰两个争议地区——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为独立国家。俄军将充当“维和人员”。这标志着又一极其危险的时期,甚至最终可能爆发二战以来最严重的欧洲战争。

    社会主义替代(ISA俄罗斯)报道

    (注:本文首次刊登于2022年2月22日)

    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宣布,俄罗斯将承认乌克兰两个争议地区——顿涅茨克(Donetsk)和卢甘斯克(Luhansk)——为独立国家。俄军将充当“维和人员”。这标志着又一极其危险的时期,甚至最终可能爆发二战以来最严重的欧洲战争。

    3个多月来,战争贩子们一直在煽动对于战争的歇斯底里。西方列强宣布,当地时间2月16日凌晨3点,俄罗斯将开始占领乌克兰。随着最后期限的临近,战争贩子叫嚷得越来越大声,乌克兰内部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恐慌。乌克兰政府宣布动员军队和预备役人员。该国航空公司暂停航班,而那些仍然能订到的座位则是价格飙涨到先前的5倍——毕竟,战争对某些人来说总是有利可图的!40国宣布,他们正在从基辅撤离外交人员家属——其中一些撤离到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Lviv)。他们动用了20架包机,让贵宾、寡头及其家人撤离,同时军事援助与设备涌入乌克兰。

    同时,要求当地民众“不要恐慌”!

    随着最后期限的过去,一份俄罗斯报纸虚伪地评论说“战争推迟”。许多乌克兰人在周三醒来时无疑松了一口气。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称美国某些官员声称俄罗斯即将入侵乌克兰的说法“可耻”。她要求媒体提供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时间表,以便她可以安排休假。克里姆林宫于2月16日发表讲话,称其已经战胜了“全世界的焦虑,这绝对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挑起和煽动欧洲紧张局势的宣传活动”。

    紧张局势仍在继续激化。白宫声称入侵乌克兰迫在眉睫。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克里姆林宫将占领整个国家,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则谈到俄罗斯准备控制东欧。

    克里姆林宫反驳了这些说法,否认他们有入侵计划。俄罗斯国防部发布视频,显示该国部队和装备返回军营。但是,驻白罗斯的俄军并没有撤返以进行所谓“联合军演”,而是宣布继续驻紥在白罗斯。俄方在周末为测试高超音速弹道导弹而进行的新一次战争演习,继续引起哗然。

    乌克兰东部冲突升温

    更多令人担忧的迹象在周末浮现。週五上午,基辅控制区和争议地区的乌克兰东部两个共和国——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DNR/LNR)之间的边界开始出现炮火交火。正如当地居民所言,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战争已经持续了8年、超过1.4万人丧生(但丧生人数已经是有了急剧增加)。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观察员报告说,交火在30多个地点发生。当天晚些时候,属于顿涅茨克警察局长的吉普车在他的办公室外被炸毁,然而一位当地居民评论道,他从未见过如此高级别的官员开如此便宜的汽车。

    周一,俄罗斯安全委员会举行了一场明显有剧本的电视会议。一位接一位高层人士呼吁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有争议的共和国。当总检察长说他支持呼吁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共和国加入俄罗斯联邦时,他被普京纠正。普京说没有讨论过(併入俄罗斯)这件事:我们只是在讨论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为独立国家。

    晚上晚些时候,普京出现在电视上“向全国发表讲话”。在能扯回9世纪的半小时历史追溯中,他解释说乌克兰自古以来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在演讲的重要部分,他攻击了列宁和布尔什维克,他说,他们“现代乌克兰完全是由俄罗斯,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布尔什维克共产主义俄罗斯创造的……列宁和他的同伙以一种对俄罗斯本身非常残酷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通过分离、疏远俄罗斯自己的历史领土的一部分”。然而,用普京的话来讲,斯大林“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二战)前后将其重新统一回苏联……”普京继续其讲话的时候,表示自己支持俄国革命后斯大林主义对民族问题的态度——当时,斯大林主张建立的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让乌克兰从属于俄罗斯,与列宁主张乌克兰与俄罗斯地位平等的基础上组建苏联的做法截然相反。

    普京接着描述了席卷乌克兰的腐败浪潮、民主缺失,以及他所谓的2014年的受西方支持的政变。他批评道,当权者组织骚扰行动、对于反对这些“违宪行动”的人实施真正的恐怖措施。政治人物、记者、社运人士受到嘲笑和公开羞辱。乌克兰城市遭到一波大屠杀和暴力袭击,一系列公开且凶手未受惩罚的谋杀案。许多阅听此演讲的人们会怀疑他是否在说俄罗斯自己!

    最后,普京宣布俄罗斯现在将正式承认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的独立国家地位和主权。俄军收到命令,要作为“维和人员”进入这两个共和国。据报导,俄罗斯坦克已经在几小时内抵达顿涅茨克。

    这一举动极其危险。一位“美国高级外交官员”昨天表示,“俄军进入顿巴斯(Donbass)地区不是新鲜事”。但这想法非常天真。很明显,“独立共和国”的边界将是发生冲突的地点。

    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共和国都没有占据整个前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这两个地区的相当部分仍在基辅控制之下,以顿涅茨克为例:该地区400万人口当中超过40%,和该地区的2/3面积仍在基辅控制下。“俄共”党籍的俄罗斯国家杜马资深议员卡拉什尼科夫(Leonid Kalashnikov)呼吁俄军接管整个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如果“维和人员”的作用是在当前前线与乌克兰军队对抗,以接管整个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那麽战争急剧升级、走向失控的危险是很现实存在的。

    外交手段还有希望吗?

    在周末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之后,外交谈判可能会继续,但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为时已晚,无法带来任何影响。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肖尔茨(Olaf Scholz)对普京的第一反应是表示失望,但希望谈判能够继续。

    在慕尼黑会议期间,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对西方的不作为深感不满。美国从一开始就尝试与欧盟建立统一战线来对抗俄罗斯。这个统一战线必须克服的是,德国对制裁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威胁的抵触。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会议上发表讲话,赞扬德国绿党籍外交部长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以协调、互补的方式行事,而肖尔茨承诺德国需要“飞的飞机、能出海的船只、为他们的危险任务配备最佳装备的士兵——这些都是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国家,一个在欧洲承担着非常特殊责任的国家,必须能够负担得起的东西。这也归功于我们在北约的盟友。”但在英国驻爱尔兰大使约翰斯顿(Paul Johnston)这类人就乌克兰局势的嗜血演讲背后,泽连斯基要求对俄罗斯启动“预防性制裁”的呼吁则被无视。

    焦点随后转移到马克龙身上。在慕尼黑会议期间,他宣布他得到了普京的“个人保证”。当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像这样的慕尼黑会议了,1938年英国前首相张伯伦在与希特勒会面后也获得了他的个人保证。英国国防部长谈到“空气中弥漫着慕尼黑的味道”,暗示这次会议结果重演了二战前的“绥靖政策”。至少马克龙没有像张伯伦那样,挥舞着签署的和平协定说事。尽管如此,预计下一阶段将是回归“诺曼底模式”——法国、德国、乌克兰和俄罗斯就“明斯克2号”停火决议的实施、以及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的地位进行谈判。如果现在有一点点达成外交协议的可能性,他们也将根据这些问题去谈。

    达成协议远非易事。哪怕俄罗斯不会进一步侵占乌克兰,俄罗斯也将利用对这两个共和国的实质占领,对基辅施加巨大压力。然而,泽连斯基将承受不得让步的巨大压力。但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的存在将阻止乌克兰加入北约或欧盟,不能确保自己边界安全的状态是不能接受的。

    乌克兰东部的苦难

    居住在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的人们,目前首当其冲地面临危机。上週末,亲俄军方领导人宣布动员他们的国防军,并将妇女、儿童和老人疏散到俄罗斯。成千上万的人在一夜之间撤离,但被丢在摄氏零度以下的破旧公共汽车上睡觉。许多人觉得他们在恐慌驱使下不必要地逃离——一位母亲讲述道,她是如何被游说带着孩子逃离的,甚至没时间告诉她的丈夫。

    与此同时,虚伪的俄罗斯政客们与现实脱节。当俄罗斯电视台报导,从乌克兰东部哭泣的逃难孩童和祖母们抵达俄罗斯时,国家杜马议员提议把他们安置在死于新冠病毒的人居住过的公寓里。其他人建议牺牲国家雇员第13个月的工资(即用以补足低水平工资的年终奖金)来作为这些安置工作的费用。从重病中康复的病人被转出医院,学生宿舍被改以接收难民。

    来自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内部的许多报告表明,人们对当地政府深感不信任。匿名接受媒体採访的人说,这些交火被夸大了;他们抱怨他们不能用电话公开发表意见,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正在被监听。正如一位评论人士所指:“富人、商人、银行家和土匪——他们都在2014年撤离了”。其他人则谈论到政客们挑起的战争。

    乌克兰普通民众的利益被牺牲

    乌克兰可能会在未来数月甚至数年蒙受局势变化带来的严重损失。外企一直在撤离,由于战争热潮的加剧,已经有150亿美元资本流走,这一数字远盖过美国和欧盟在过去一週承诺的约2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

    泽连斯基本周末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讲话反映了这一点。他谈到乌克兰是“欧洲的盾牌”,但也指责北约和欧盟自2014年以来都拒绝接受乌克兰加入它们。他警告道,《布达佩斯安全保障备忘录》(1994年乌克兰放弃核武器库存以换取安全保障的协议)使得乌克兰既没有武器、也没有安全。这时,泽连斯基说“我们将不履行我们的义务”。他接着说:“如果我们每天都被告知明天会爆发战争,那么除了恐慌之外,这个国家还会有什么?我们的经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告诉我们:进行改革、改善治理、打击腐败——然后我们会援助你。但是在我们的边界上,有15万名俄军士兵驻扎。或许你们应该在要求我们做些什么之前,先为我们做点什么?”

    新冷战

    当前形势是世界各国日益分化、在中美帝国主义利益之间重组联盟的其中一个进程。北约一直在加强其在东欧的军事实力,现在于波兰、罗马尼亚和三个与前苏联接壤的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设有军事基地。1.2万的北约驻军为这些国家25万当地兵力提供支持。自2016年以来,美国国防部向乌克兰提供了折合16.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而英国自2020年以来向乌克兰提供了折合17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加拿大、法国和土耳其等其他北约大国以及波罗的海国家也提供了援助(尽管援助规模小得多)。在当前的紧张局势中,北约迅速向乌克兰及其邻国派遣了更多的部队和设备。在声称中国是“美国的最大竞争者”、俄罗斯是“带给美国最大威胁的国家”的情况下,这正正是拜登政府强硬路线的结果。

    拜登尝试说服德、法两国接受建立“统一战线”这个与他们利益相违背的决定。尤其是,如果真的全面开战,经济危机和大规模难民潮将会来临。德国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尤其是天然气),此时制裁将造成能源短缺和欧盟消费价格的大幅上涨。这也是美国一直在推动欧盟实现能源供应多元化的原因之一——让欧盟不那么在能源上依赖俄罗斯。德国被迫收回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支持,而北溪2号管道在投入服务前尚待德国监管机构的最终认证。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出人意料地撤回了对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工程的支持,因为东地中海管道原本可以将能源从以色列和中东直接输送到欧洲。这样做似乎是为了安抚土耳其,因为埃尔多安在这场危机中公开支持乌克兰,并提供了将武器暗地转运到基辅的管道。一家制造土耳其无人机的工厂已经在基辅建成。

    几周来一直在警告俄罗斯要入侵乌克兰,白宫加倍下注,指控俄方“假旗行动”为入侵乌克兰铺路。克里姆林宫的军事战略包括发动“混合战争”——综合使用电子战、可随时与之切割的雇佣军、政治介入和挑衅行动。这并非单一案例。美、英、法等帝国主义势力早就采用过这种方法。然而,它们暗中使用这种方法,使得分析谁在何时何地做了什么很难办到。西方的战争贩子和俄罗斯的网络战的危险结合,打造出一种很快就会失控的局面。

    俄罗斯帝国主义

    在过去10年里,克里姆林宫的政策也变得更加强硬。当局现在抱怨北约在东欧的扩张时,却忘记了在普京执政的第一个10年里曾与北约“合作”,甚至允许他们使用俄罗斯的空军基地作为前往阿富汗的中转地。普京首次当选总统时,甚至谈到俄罗斯加入北约的可能性!到2019年,俄罗斯却变成与北约直接竞争。在巩固了其在叙利亚和中非的全球地位后,俄罗斯增强了其在白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美帝国主义最担心的是中俄合作在加强。在北京冬奥会上,习近平和普京签署了一项新协议,俄罗斯会增加对中国的能源供应,以换取共同反对那些新的“颜色革命”。

    能够反映克里姆林宫现在做出决定时的气氛的,是普京长桌会谈的照片,首先是与马克龙、然后是与坐在更长的桌子的一端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和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y Shoigu)的照片!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普京一直与世隔绝,而他收到的建议越来越不持平。拉夫罗夫在会议期间负责了与马克龙等人的讨论。拉夫罗夫评论道,尽管在俄罗斯的主要诉求(包括北约撤退到1997年的范围)上没有任何进展,但在其他领域有一些有趣的发展。拉夫罗夫表示仍有外交上的空间,但如果普京愿意,他应该进而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的独立地位和主权。

    在立场反动的“共产党”的倡议下,国家杜马通过了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的正式决定。虽然许多执政党代表投票支持该决议,但克里姆林宫的立场是表示注意到这一决定,声称杜马代表正在反映民意,并将何时签署该提案的决定权交给普京,外交部还表示反对立即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

    儘管普京政权是威权主义的,它仍须考虑俄罗斯人民是否会接受对乌克兰发起战争。2022年不是2014年,当时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并入本国领土触发了大规模的爱国浪潮。大多数俄罗斯人民没有对乌克兰开战的心,而是正在努力应对生活水平的恶化、通货膨胀的加剧以及在疫情期间逾百万的“超额死亡”。对政府所讲的每一件事的不信任感正在加剧。有报导称,即使在军队和特种部队内部,也有反对全面入侵的声音。

    普京可能很高兴他得到了北京的支持,但如果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耗尽了经济资源,他很可能不得不请求习近平为他保驾护航。

    社会主义者对乌克兰问题的立场

    这种情况印证了我们30年前所言,当苏联解体时:这一地区的经济、民族和民主权利都不会随着资本主义的恢复而得到保护。

    社会主义者不应该在各帝国主义列强之间选边站。我们要做的不是支持俄方的说法——乌克兰军队先进行的炮击,或支持基辅(背后是白宫支持)的说法——位于具争议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共和国的势力要为事态负责、并且这两个共和国都是俄方为合理化入侵而实施的“假旗行动”。也有可能袭击不是由克里姆林宫批准的,而是由两个共和国的反动领导人为了推动俄罗斯介入而策划的。

    但重要的是,乌克兰有权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无条件地支持这一权利。一切帝国主义军队,无论是来自俄罗斯还是北约,都应该立即从乌克兰和东欧撤出。为了缓解紧张局势,目前沿边界的俄军应返回军营。

    自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以来,该国统治精英和支持他们的寡头让乌克兰卷入了全球经济大国之间的冲突。国家、银行和大公司的自然资源应该从寡头和跨国公司手中夺走、公有化,并置于工人民主控制之下。

    同时,乌克兰必须尊重本国少数民族和地区的权利。应该记住,正是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后的政府试图限制使用俄语的权利,以及部分民众对极右势力增长的恐惧,造成现在为俄方所利用的不满情绪。语言权利应得到尊重。如果一个少数民族或地区想要自治,甚至想要独立,他们应该有权实现这些。但是,任何决定都必须在没有任何军事干预的情况下,在由当地民众控制的民主投票中做出。

    我们不能信任任一方帝国主义列强。西方在伊拉克、叙利亚、塞尔维亚、利比亚和其他地方一再向我们展示,他们并不捍卫民主和主权。他们捍卫的是他们所代表的资产阶级的利益。俄罗斯当然也不是他们宣称的“斯拉夫”人民守护者——当局对本国俄罗斯人民的压迫本身就证明了这一点。俄罗斯国家机器采取行动支持俄罗斯寡头的利益,这一点和像西方完全一样。他们的“维和部队”在乌克兰不是为了“维护和平”,而是为了捍卫俄罗斯统治精英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社会主义者需要大声呼吁,发起大规模的反战、反帝国主义运动。因为许多反对帝国主义攻击伊拉克等国的人们现在存在意见分歧,这大概不是最容易的任务。有人支持俄罗斯和中国,反对美帝国主义;有人反对俄罗斯的侵略,全力支持乌克兰及其帝国主义支持者。

    但是,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不能支持这个或那个帝国主义列强,因为他们为乌克兰的命运争吵不休。乌克兰不能指望西方或俄罗斯首都的统治精英来保证其作为一个独立国家、不受外界干预的命运。只有在各国采取反对战争贩子的工人阶级团结斗争,才能打造乌克兰的真正独立。

    乌克兰工人阶级应在此发挥重要作用。如果他们组织的行动,是为了保卫家园和工作免受战事影响,如果他们动员乌克兰全体工人、不分民族或语言的联合斗争,确保斗争不会被转移到民族主义或亲资本主义的路线上,这样一个运动可以成为一个号召俄罗斯、欧洲、美国的工人共同团结的强大运动。以这种方式团结起来,工人阶级和青年可以结束战争的梦魇,保障自决权,为新的民主社会主义社会开辟道路。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