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日
More

    反对乌克兰战争!建立群众性反战反帝运动

    克里姆林宫对乌克兰发动大型进攻,欧洲正步向重大武装冲突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于2022年2月24日声明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全力声援乌克兰人民,他们一直以来饱受剥削、压迫、腐败、贫困恶化之苦,如今更面对着战火的灾难。

    俄军及坦克已经越过乌克兰的边境,并已造成伤亡。导弹击中了包括基辅在内的军事基地及机场。位于乌克兰东北部的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Kharkiv),据报住宅区也爆出了枪声。

    俄军应立刻从乌克兰撤军。

    俄罗斯杜马和普京对于卢甘斯克及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承认,加上当地向俄国的求援,成为了入侵的借口。俄罗斯与美国及北约之间经过多个星期的磨刀霍霍,事态最终升级至可怕的新高。

    欧洲正步向重大武装冲突,这是关联到混乱无序新时代的多重地缘政治矛盾。国际间的社会主义者们必须加强我们的工作,并准备抵抗帝国主义战争、推动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有原则地反对一切形式的帝国主义。

    帝国主义利益

    俄罗斯过去一直宣称其安全受到北约东扩的威胁,担心后者的军队武器会驻扎在其边境。如今,普京则指俄国的进攻是为了将乌克兰“去军事化”与“去纳粹化”。不过,他的入侵只会使乌克兰人民更加愤怒,将会有许多人拿起武器抵抗他的军队。

    普京为了合理化其攻击,声称乌克兰的独立只是俄国革命和布尔什维克给予受压迫民族自决权的结果,这个政策后来受到斯大林及普京所出身于的官僚政权所反对。这是个重要的教训。独立是不能够通过请求北约或欧盟来实现的,而只能通过反对新沙皇及其战争的共同斗争。

    最受战争影响的民众,他们的生命、身体、儿女、父母、家园、收入都受到威胁。这些居住在乌克兰的普通工人阶级,对于战争却只能隔岸观火,他们命运受到他们无法控制的因素所左右。

    今天的乌克兰领袖,也就是资产阶级建制,他们唯一的考量一直就是维护寡头们的利益,自独立以来他们带领国家从一个危机走到另一个危机,在过去十年将自己出卖给西方。他们希望借此能获得北约的保护,并通过与欧洲走得更紧密来获得经济利益。但他们的企图完全失败:今天乌克兰平均家庭收入比2013年还要低20%,至于北约是否来援并不是基于乌克兰人的利益,而是基于美国及北约的经济与地缘政治利益。

    战争的经济震撼也会影响全球,股市已经作出了反应,俄罗斯股市在停牌前下跌了40%。能源和食物价格也会上涨,加剧世界经济本来已饱受的通胀压力。还有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未来新一代,他们本来已经生活在低收入低医疗水平中,如今更要承担战争的代价。

    这个战争充满了中美争夺世界霸权的影子。拜登政府公开指出中国是其“最大竞争者”,而俄罗斯则是“带给美国最大威胁的国家”。在北约内部,美国多年来一直推动其欧洲盟友去增加他们的军事预算。战争是政治以另类方式的延伸。美国当下其中之一的动机,是要强化美、欧帝国主义之间的连结,并准备为未来与中国较量,这一切不惜以牺牲乌克兰人民为代价。

    北约正在东欧加强部署,在波兰、罗马尼亚和波罗的海三国建立新基地,这些国家都接壤前苏联的边境。北约也在不断将乌克兰武装到牙齿。经过多个星期的“狼来了”式的言辞、不断地预测俄国发动假旗行动,拜登及其战争贩子盟友可谓制造了个自我实现的预言。无论北约在接下来的战争中直接参与程度有多大,西方帝国主义无疑要为挑起战事而负责。工人阶级家庭将会悼念牺牲的家人,为战争及经济打击付上最沉重的代价。

    软弱的俄罗斯帝国主义处于攻势

    俄罗斯帝国主义已经算计到,现在是时候为推进其利益而采取果断行动了。美帝国主义被削弱,欧盟正挣扎于内部分化,中国正成为美国在重塑世界秩序过程中的主要顾虑。普京侵犯到乌克兰人的自决权,因他认为乌克兰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习近平主张台湾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样。

    乌克兰发生的事情的重要性远远超越乌克兰的边境。经济危机、反动的民族主义浪潮以及潜在的数百万难民将酿成更多的全球危机,而此时疫情似乎正进入一个新的、更易于控制的阶段。

    尽管是一个残暴的威权政体,克里姆林宫仍然必须考虑俄罗斯人是否会接受一场针对乌克兰的大规模战争。2022年不是2014年,当时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并入本国领土触发了大规模的爱国浪潮。现在,大多数俄罗斯人民没有对乌克兰开战的心,而是正在努力应对生活水平的恶化、通货膨胀的加剧以及在疫情期间逾百万的“超额死亡”。2022年2月23日一项民调显示,40%的俄罗斯民众(主要是年轻人与城市人口)反对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共和国,而这两个共和国已被用作发动战争的借口。

    俄罗斯是一个军事强权,但它的经济体量仅相当于北约经济总量的6%左右。其国内生产总值低于意大利。严厉的制裁和战争可能会严重损害经济,再加上俄方也会有战争受害者,从而进一步加深人们对政府所讲的每一件事的不信任感。普京可能很高兴他得到了北京的力挺,但如果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耗尽了经济资源,他很可能不得不请求习近平为他保驾护航。

    工人阶级与贫民将会为战争付出代价。当俄罗斯500强寡头的财富在疫情期间增长45%、达到6400亿美元时,从被冻结的银行帐户中损失数十亿美元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这场战争基本无关乎保护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的任何民众。北约在认为可以的时候,都曾经与独裁者和睦相处;普京支持欧洲最右翼的政党——“反法西斯主义”或“捍卫民主权利”此时完全可割可弃。战争将意味着可怕的人类苦难、很多民众付出生命代价、经济困难的来临、更多难民的出现,并且战争不会解决任何现有的问题或是帝国主义势力之间的紧张关系。尽管帝国主义势力会有相反的说辞,但战争不符合任何牵涉其中的国家的工人阶级与普通民众的利益。

    我们不能依赖任何帝国主义机构或战争机器来创造和平,更别说繁荣了。事实上,多年来,乌克兰一直在向北约和西方寻求真正援助,但屡遭拒绝。我们不应信任这些帝国主义机构。他们之间达成的任何“外交解决方案”,虽然一开始会受到全世界人民欢迎,但最终将以牺牲普通民众为代价,只会为进一步的紧张和对抗铺平道路。事实证明,这些大国无能处理他们应负责的公共卫生与气候危机,不愿应对老百姓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现在他们之间的战争将把事态变得更糟。

    唯一能够阻止战争和破坏的力量是团结的工人阶级。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呼吁,全球工人运动发起大规模的国际反战、反帝国主义动员,包括拒绝生产和运输武器,以及罢工,同时提出能够为社会大多数提供真正出路的社会诉求。在直接牵涉乌克兰危机的各个国家经营的跨国公司,受雇工人可以采取联合行动。

    这将不是一件易事。我们将不得不反对冲突各方的庞大宣传机器。让客观条件暴露各方宣传本质、将真正的问题暴露出来,是要花时间的,并且不幸的是,很多民众也不得不先经历苦难。然而,战争是革命的助产士,它以最显著和最有形的方式暴露矛盾。对于确定反战运动更有力量时的性质、所采纳的纲领,至关重要的是战争早期阶段及时与大胆的举措。

    这场战争不符合全球各地工人与青年的利益。该战争联系到地缘政治与经济帝国主义的野心。ISA将在我们所在的所有地区——俄罗斯、美国、乌克兰和其他地方——反对战争。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与俄罗斯的青年、工人站在一起,与他们一道呼吁通过在职场和大学开展反战运动,团结一致反对战争贩子、主张与贫困作战,而不是反对其他人民。

    我们主张:

    • 对乌克兰的战争说不!捍卫乌克兰人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包括少数民族的自决权!
    • 要求俄军返回俄罗斯军营、北约军队从东欧全部撤军。
    • 对牵涉局势其中的一切“维和”帝国主义势力不抱有任何信任。
    • 对于战争贩子的外交手段不抱有任何幻想。建立大规模的反战、反帝国主义运动,将各国工人和青年联系起来。
    • 支持国际主义工人阶级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终结导向战争与破坏的资本主义冲突!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