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6日
More

    反對烏克蘭戰爭!建立群眾性反戰反帝運動

    克里姆林宮對烏克蘭發動大型進攻,歐洲正步向重大武裝衝突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於2022年2月24日聲明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全力聲援烏克蘭人民,他們一直以來飽受剝削、壓迫、腐敗、貧困惡化之苦,如今更面對著戰火的災難。

    俄軍及坦克已經越過烏克蘭的邊境,並已造成傷亡。導彈擊中了包括基輔在內的軍事基地及機場。位於烏克蘭東北部的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Kharkiv),據報住宅區也爆出了槍聲。

    俄軍應立刻從烏克蘭撤軍。

    俄羅斯杜馬和普京對於盧甘斯克及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的承認,加上當地向俄國的求援,成為了入侵的藉口。俄羅斯與美國及北約之間經過多個星期的磨刀霍霍,事態最終升級至可怕的新高。

    歐洲正步向重大武裝衝突,這是關聯到混亂無序新時代的多重地緣政治矛盾。國際間的社會主義者們必須加強我們的工作,並準備抵抗帝國主義戰爭、推動工人階級的國際主義,有原則地反對一切形式的帝國主義。

    帝國主義利益

    俄羅斯過去一直宣稱其安全受到北約東擴的威脅,擔心後者的軍隊武器會駐紮在其邊境。如今,普京則指俄國的進攻是為了將烏克蘭「去軍事化」與「去納粹化」。不過,他的入侵只會使烏克蘭人民更加憤怒,將會有許多人拿起武器抵抗他的軍隊。

    普京為了合理化其攻擊,聲稱烏克蘭的獨立只是俄國革命和布爾什維克給予受壓迫民族自決權的結果,這個政策後來受到史太林及普京所出身於的官僚政權所反對。這是個重要的教訓。獨立是不能夠通過請求北約或歐盟來實現的,而只能通過反對新沙皇及其戰爭的共同鬥爭。

    最受戰爭影響的民眾,他們的生命、身體、兒女、父母、家園、收入都受到威脅。這些居住在烏克蘭的普通工人階級,對於戰爭卻只能隔岸觀火,他們命運受到他們無法控制的因素所左右。

    今天的烏克蘭領袖,也就是資產階級建制,他們唯一的考量一直就是維護寡頭們的利益,自獨立以來他們帶領國家從一個危機走到另一個危機,在過去十年將自己出賣給西方。他們希望藉此能獲得北約的保護,並通過與歐洲走得更緊密來獲得經濟利益。但他們的企圖完全失敗:今天烏克蘭平均家庭收入比2013年還要低20%,至於北約是否來援並不是基於烏克蘭人的利益,而是基於美國及北約的經濟與地緣政治利益。

    戰爭的經濟震撼也會影響全球,股市已經作出了反應,俄羅斯股市在停牌前下跌了40%。能源和食物價格也會上漲,加劇世界經濟本來已飽受的通脹壓力。還有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未來新一代,他們本來已經生活在低收入低醫療水平中,如今更要承擔戰爭的代價。

    這個戰爭充滿了中美爭奪世界霸權的影子。拜登政府公開指出中國是其「最大競爭者」,而俄羅斯則是「帶給美國最大威脅的國家​​​​​​​」。在北約內部,美國多年來一直推動其歐洲盟友去增加他們的軍事預算。戰爭是政治以另類方式的延伸。美國當下其中之一的動機,是要強化美、歐帝國主義之間的連結,並準備為未來與中國較量,這一切不惜以犧牲烏克蘭人民為代價。

    北約正在東歐加強部署,在波蘭、羅馬尼亞和波羅的海三國建立新基地,這些國家都接壤前蘇聯的邊境。北約也在不斷將烏克蘭武裝到牙齒。經過多個星期的「狼來了」式的言辭、不斷地預測俄國發動假旗行動,拜登及其戰爭販子盟友可謂製造了個自我實現的預言。無論北約在接下來的戰爭中直接參與程度有多大,西方帝國主義無疑要為挑起戰事而負責。工人階級家庭將會悼念犧牲的家人,為戰爭及經濟打擊付上最沉重的代價。

    軟弱的俄羅斯帝國主義處於攻勢

    俄羅斯帝國主義已經算計到,現在是時候為推進其利益而採取果斷行動了。美帝國主義被削弱,歐盟正掙扎於內部分化,中國正成為美國在重塑世界秩序過程中的主要顧慮。普京侵犯到烏克蘭人的自決權,因他認為烏克蘭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習近平主張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樣。

    烏克蘭發生的事情的重要性遠遠超越烏克蘭的邊境。經濟危機、反動的民族主義浪潮以及潛在的數百萬難民將釀成更多的全球危機,而此時疫情似乎正進入一個新的、更易於控制的階段。

    儘管是一個殘暴的威權政體,克里姆林宮仍然必須考慮俄羅斯人是否會接受一場針對烏克蘭的大規模戰爭。2022年不是2014年,當時俄羅斯將克里米亞併入本國領土觸發了大規模的愛國浪潮。現在,大多數俄羅斯人民沒有對烏克蘭開戰的心,而是正在努力應對生活水平的惡化、通貨膨脹的加劇以及在疫情期間逾百萬的「超額死亡」。​​​​​​​2022年2月23日一項民調顯示,40%的俄羅斯民眾(主要是年輕人與城市人口)反對承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共和國,而這兩個共和國已被用作發動戰爭的藉口。

    俄羅斯是一個軍事強權,但它的經濟體量僅相當於北約經濟總量的6%左右。其國內生產總值低於意大利。嚴厲的制裁和戰爭可能會嚴重損害經濟,再加上俄方也會有戰爭受害者,從而進一步加深人們對政府所講的每一件事的不信任感。普京可能很高興他得到了北京的力挺,但如果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耗盡了經濟資源,他很可能不得不請求習近平為他保駕護航。

    工人階級與貧民將會為戰爭付出代價。當俄羅斯500強寡頭的財富在疫情期間增長45%、達到6400億美元時,從被凍結的銀行帳戶中損失數十億美元並不會產生太大影響。

    這場戰爭基本無關乎保護頓涅茨克與盧甘斯克的任何民眾。北約在認為可以的時候,都曾經與獨裁者和睦相處;普京支持歐洲最右翼的政黨——「反法西斯主義」或「捍衛民主權利」此時完全可割可棄。戰爭將意味著可怕的人類苦難、很多民眾付出生命代價、經濟困難的來臨、更多難民的出現,並且戰爭不會解決任何現有的問題或是帝國主義勢力之間的緊張關係。儘管帝國主義勢力會有相反的說辭,但戰爭不符合任何牽涉其中的國家的工人階級與普通民眾的利益。

    我們不能依賴任何帝國主義機構或戰爭機器來創造和平,更別說繁榮了。事實上,多年來,烏克蘭一直在向北約和西方尋求真正援助,但屢遭拒絕。我們不應信任這些帝國主義機構。他們之間達成的任何「外交解決方案」,雖然一開始會受到全世界人民歡迎,但最終將以犧牲普通民眾為代價,只會為進一步的緊張和對抗鋪平道路。事實證明,這些大國無能處理他們應負責的公衛與氣候危機,不願應對老百姓不斷上漲的生活成本,現在他們之間的戰爭將把事態變得更糟。

    唯一能夠阻止戰爭和破壞的力量是團結的工人階級。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呼籲,全球工人運動發起大規模的國際反戰、反帝國主義動員,包括拒絕生產和運輸武器,以及罷工,同時提出能夠為社會大多數提供真正出路的社會訴求。在直接牽涉烏克蘭危機的各個國家經營的跨國公司,受僱工人可以採取聯合行動。

    這將不是一件易事。我們將不得不反對衝突各方的龐大宣傳機器。讓客觀條件暴露各方宣傳本質、將真正的問題暴露出來,是要花時間的,並且不幸的是,很多民眾也不得不先經歷苦難。然而,戰爭是革命的助產士,它以最顯著和最有形的方式暴露矛盾。對於確定反戰運動更有力量時的性質、所採納的綱領,至關重要的是戰爭早期階段及時與大膽的舉措。

    這場戰爭不符合全球各地工人與青年的利益。該戰爭聯繫到地緣政治與經濟帝國主義的野心。ISA將在我們所在的所有地區——俄羅斯、美國、烏克蘭和其他地方——反對戰爭。特別要強調的是,我們與俄羅斯的青年、工人站在一起,與他們一道呼籲通過在職場和大學開展反戰運動,團結一致反對戰爭販子、主張與貧困作戰,而不是反對其他人民。

    我們主張:

    • 對烏克蘭的戰爭說不!捍衛烏克蘭人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包括少數民族的自決權!
    • 要求俄軍返回俄羅斯軍營、北約軍隊從東歐全部撤軍。
    • 對牽涉局勢其中的一切「維和」帝國主義勢力不抱有任何信任。
    • 對於戰爭販子的外交手段不抱有任何幻想。建立大規模的反戰、反帝國主義運動,將各國工人和青年聯繫起來。
    • 支持國際主義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替代方案,終結導向戰爭與破壞的資本主義衝突!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