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1日
More

    中国被迫收紧一带一路政策

    数万人在中国建造的巴基斯坦瓜德尔港入口处大规模静坐抗议,这只是社会基层针对习近平“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弹其中一个案例。

    红流星/大胡 中国劳工论坛

    2017年,“一带一路”被中国独裁者习近平誉为“世纪工程”。其承诺花费超过1万亿美元,用在整个新殖民主义世界的基础设施项目上,以确保中国能够进入关键市场,并扩大中国的势力范围。但今天习近平政权发出的信息要低调得多。“一带一路”不再被视为一张经济王牌,中国政府越来越被迫缩减其野心。

    (本文写完后,乌克兰战争的爆发使东欧一带一路项目充斥极大的不确定性,中国很可能要被迫选择要保住哪些投资,另外牺牲哪些投资。)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中国由国家支持的大规模信贷热潮,导致经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产能过剩。例如,到2016年,中国的钢铁行业有超过3亿吨的过剩产能,相当于世界第二大钢铁生产国印度钢铁产量的三倍。生产过剩和盲目的无计划扩张导致价格下跌、利润缩水。中国资本需要在境外寻找机会来拉抬利润。解决方案是一带一路政策,一个庞大的基础设施和投资计划,已经遍佈140个国家。

    在中国的主要炼钢重镇河北省,一些过剩的钢铁产能被转移到东南亚、非洲和西亚。超大规模的海外建筑合同得以拟定,以满足中国建筑业的需求。在泰国,中国的德龙钢铁公司正在建设一个年产60万吨的钢厂,该公司将持有55%的股权。中国资本主义的需要促使中共在国际上要表现得更强势。

    全球最大的债主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债权国和资本输出国,使得债务国形成极端的债务依赖。中国占全球官方双边债务的65%,至于“隐藏”债务甚至更高,因为许多向中国私人银行借款的国家必须签署保密条款。当然,所谓的“债务陷阱外交”并不是由中国所创——美国和其他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利用债务对新殖民主义世界进行经济支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对于工人和穷人来说,这种债务负担意味着无尽的苦难、贫穷和剥削,无论它打着哪面帝国主义的旗号。

    一带一路政策对基础设施项目的贷款,从2019年到去年下降了54%。根据跨国律师事务所贝克·麦坚时(Baker McKenzie)2021年的一份报告,在非洲这个帝国主义新冷战的关键战场,来自中国的新增贷款从2017年的110亿美元降至2020年的33亿美元。中国最大的投资所在地巴基斯坦,已经看到一些项目建设陷于停滞。巴基斯坦央行报告称,在2020年第二季度和2021年同一季度之间,中国投资下降了50%。在这些停滞不前的项目中,卡拉奇-白沙瓦铁路的升级项目耗资68亿美元,这是中巴经济走廊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共在2015年宣布打造中巴经济走廊,旨在将中国新疆与阿拉伯海连接起来,通过2000公里的公路和铁路连接到曾经是俾路支省的小港口城镇瓜德尔。中国正在将瓜德尔改造成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2021年,这里曾发生过激进的群众抗议,部分反映出对于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没有给当地居民带来好处,反而使他们的状况恶化,当地人民非常不满。

    “一带一路”失去动能

    “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主要由中国公司建造和控制,资金来自中国资本家的贷款,主要雇用中国工人和技术人员。这些投资不是为了慈善,而是为了更有效地开采和运输自然资源,来有利中国经济。这些资金的另一大部分则是分给这些国家的统治精英,以帮助他们以舞弊赢得选举,并确保他们支持北京。

    新冠疫情加剧了“一带一路”项目的进展放缓、延误和项目引发的紧张局势,也导致许多贫穷国家无法偿还贷款。但最终这也标志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局限性,因为它面临着长期停滞,背负着惊人且不可持续的335%的债务与GDP之比。“一带一路”正在失去动力,中共也因此面临着缩减“一带一路”规模的压力。

    然而,正如上文所述,“一带一路”对于中国资本主义的生存至关重要。这是因为在一个供应链脱钩、保护主义抬头的世界里,中国资本家必须确保住尽可能多的外国市场。一个关键因素是中国国内消费水平低下、占GDP的比例仍低于2000年水平。疫情爆发以来,消费受到严重打击,仍未恢复。今年,中共的政策或将导致消费面临进一步的下行压力,以许多地方政府的财政困难、造成许多地区的政府雇员减薪20-30%开始。这些问题将因新冷战而加剧,中共政权将资源集中在与美国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军事和经济对抗,造成工人生活更加困难。

    对中共独裁来说,“一带一路”计划和瓜德尔港、中巴经济走廊等重大基础设施投资,也是展示资本主义“中国模式”优越性、进而争取中共政权威望的工程,并与西方投资者(部分出于安全考虑)不愿进入巴基斯坦和俾路支斯坦等动荡地区形成鲜明对比。中共对于巴基斯坦所作所为与中国在新疆的新殖民主义剥削有些许相似之处——在新疆,国家镇压伴随着突出的GDP高速增长。在瓜德尔,巴基斯坦政府对当地原住民实施军事镇压,而在俾路支省,当地已经形成具相当规模的独立运动。当局已经增加了许多倍在俾路支省的军事部署,同时为了镇压反抗,还犯下被消失和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

    群众抗议

    作为“中巴经济走廊”的一部分,中国已在俾路支省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建造了一个300兆瓦的煤电厂、一个国际机场和瓜德尔港。尽管如此,瓜德尔的当地俾路支社区仍然缺乏食水、电力和其他基本设施。包括中国船只在内的拖网渔船的涌入,也使支撑当地经济的许多瓜德尔渔民丢掉了工作。

    自由俾路支斯坦运动的贾马尔·纳西尔·俾路支(Jamal Nasir Baloch)说:“参与破坏当地鱼类贸易和俾路支海生态的大多数公司,都是由巴基斯坦的退役将领和中国人共同拥有的。”

    在秋季的数周,俾路支当地人民对伊斯兰堡政府和北京对该地区资源的掠夺发起了反击。在这些抗议活动中,大多数为女性的示威者占领了中国控制的瓜德尔港的入口和一条主要的公路。示威者的人数有时达到数十万,他们要求工作机会、清洁的食水、改善卫生和教育设施、保障当地渔民的权利以及禁止深海拖网捕捞。抗议运动由右翼伊斯兰主义的伊斯兰大会党(JI)主导,该党与政治上有重要地位的巴基斯坦军队有密切联系。该党利用抗议活动为平台,用来建立自己的威望,提高其在国家统治精英中的谈判能力,并压倒俾路支民族主义和支持独立团体的影响。尽管这些团体没有发起抗议,但当中的一些人仍被逮捕。

    这场令人印象深刻的群众运动似乎缺乏独立工人组织的决定性投入,也缺乏对打击中国帝国主义和巴基斯坦统治阶级至关重要的社会主义纲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伊斯兰大会党的领导过往有亲中的记录,当然这些群众抗议并无揭露伊斯兰大会党这一点。抗议活动一度威胁到中国对瓜德尔港的控制问题——通过40年的租约,中国拿到91%的瓜德尔港收入。但伊斯兰大会党领导人只是把这个问题作为谈判的筹码,让巴基斯坦政权在拖网渔船问题和其他一些主要诉求上做出让步。尽管在领导和纲领方面存在缺陷,但这场运动是一个有力警告,凸显中国“一带一路”沿线正在酝酿的不满情绪。

    穷途末路的铁路?

    同样,在老挝,中国去年开通了一条价值59亿美元的高速铁路,当地人民在其中却无从受益。这条铁路旨在将中国与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大市场连接起来,而老挝只是一个“路过的国家”而已。这条全长422公里的铁路在老挝只有21个车站,这很难满足一个61%的人口为农民的国家的需要。正如一位分析人士所说,“这本质上是中国的公共基础建设计划,碰巧存在于另一国而已”。更糟糕的是,修建铁路所制造的债务可能高达老挝GDP的三分之一,而一党专政的老挝政府只持有该铁路30%的股份,其余由中国企业拥有。

    真正有利于老挝的基建,是地区性的铁路和公路网络,来帮助当地农民与分销中心连接起来,而不是为一条其实只为中国资本和北京政权的区域野心服务的铁路,并进行大规模的土地掠夺。基础设施并不必然是好东西:我们必须问道,基础设施为谁服务?对这条老挝铁路来说,还有更多坏消息从邻国泰国传来。泰国政府在2014年军事政变后签署了多项一带一路协议,但现在对于部分项目,泰方开始从北京转向投靠美帝国阵营了。泰方也在犹豫是否要推进一些一带一路的铁路项目,而这些项目需要连接到北方的老挝和南方的马来西亚。一带一路在泰国的挫败可能会破坏中国至新加坡的铁路总计划,使老挝的铁路更像是个大白象工程。

    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帝国主义新冷战的加剧,使美国和欧盟推出了自己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试图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分庭抗礼。中国的这两个竞争对手的计划都相当乏善可陈。欧盟的“全球通道”计划暂定预算为3000亿欧元,但受到冷遇,因为“欧盟的钱包没有中国那么大”,而且根据法兰西24(France 24)的报导,它“来得太迟了”。美国总统拜登的“重建更美好世界”计划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美国和欧洲帝国主义无法像一带一路那样,在2017年那样变出一万亿美元,这表明世界资本主义整体上面临着新的不稳定。正如ISA在《无序时代》文件中所概述的那样,各国为对抗疫情的经济影响而进行的历史性高水平支出,使全球债务水平飙升至创纪录的226万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种债务负担正在压垮(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资本主义政府为海外大规模帝国主义开支计划提供资金的能力。

    帝国主义之间的冷战正在升温,然而全球资本主义看起来越来越不稳定。这只能意味着各国统治阶级会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攻击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权利,以应付中美两国的军事和经济博弈。世界正在再次分裂成不同的集团,被压迫国家的工人阶级将被卷入交火之中。唯一的出路是国际社会主义解决方案,反对两个帝国主义集团,通过建立一个民主的、全球规划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为推翻资本主义而斗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