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2日
More

    中國是帝國主義嗎?

    Peter Chan 社會主義行動

    自資本主義復辟並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在全球資本主義的地位舉足輕重。在中美之間陷入歷史性的衝突之際,中國是否帝國主義的問題成為了國內外左翼熱烈討論的問題。本文旨在釐清當中的一些誤解,讓我們可以得出正確的政治結論。

    帝國主義的定義

    我們討論帝國主義,首先要清楚馬克思主義所下的定義。讓我們重溫列寧在《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中的定義:
    「如果必須給帝國主義下一個盡量簡短的定義,那就應當說,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壟斷階段。這樣的定義能包括最主要之點,因為一方面,金融資本就是和工業家壟斷同盟的資本融合起來的少數壟斷性的最大銀行的銀行資本;另一方面,瓜分世界,就是由無阻礙地向未被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大國佔據的地區推行的殖民政策,過渡到壟斷地佔有已經瓜分完了的世界領土的殖民政策。」

    可見,這裏並非指主流那種單純的軍事侵略佔領的定義,而是政治經濟的概念,是資本主義必然趨向超越民族國家邊界下,發展到最高程度階段的結果。列寧還提到帝國主義的五大基本特徵,讓我們看看符不符合今天的中國:

    (1)    生產和資本的集中發展到這樣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經濟生活中起決定作用的壟斷組織

    今天中國的生產與資本集中的程度是毫無疑問的。2020年的《財富》世界500強企業排行榜,中國連續第二年成為榜上有名最多的國家,有135家,比2019年還增加了11家。相較美國則只有122家。

    (2)    銀行資本和工業資本已經融合起來,在這個「金融資本的」基礎上形成了金融寡頭

    中國的四大銀行(工商銀行、建行、農行、中國銀行)同時也是全球四家最大型的銀行。這些雖然都是國有企業,但也是牟利的上市企業。
    至於中國最大的寡頭企業除了自身的核心實業外,同時也廣泛地涉足金融業務,例如阿里巴巴有螞蟻金服、騰訊有騰訊金融科技、恆大有恆大金融財富管理等等。

    中國也擁有全球最大的股票證券市場之一。以市值計算,上海股市是世界第三大、香港第四大、深圳第七大。中國政府在去年十一月正式開設全國第四個的北京股票市場 ,可見雖然日益面對西方資本市場的競爭,但中國的金融資本仍在擴張。

    (3)    和商品輸出不同的資本輸出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商品出口固然是中國的經濟支柱,支撐了中國一直以來的經濟起飛。近年來,資本輸出亦變得越來越重要。當中「一帶一路」可以說是中國資本輸出戰略發展的重要一環,甚至在2017被寫入中共黨章。這是唯一被寫入黨章的外交政策。
    在2020年疫情籠罩全球下,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FDI)金額成了世界第一位。中國的FDI佔全球投資比重也在增加,達到了20.2%,連續5年超過10%。

    (4)    瓜分世界的國際壟斷資本聯合體已經形成

    這裏指的就是我們所說的跨國企業。根據《全球數據》的資料顯示,2020年全球營業額最高的 2,190家跨國企業中,有10%來自中國,是排名第三大的國家,僅排在美國(33%)和日本(12%)之後。足見中國跨國企業在全球資本主義的份量。

    (5)    最大的資本主義列強把世界上的領土瓜分完畢

    這裏的瓜分世界,包含了傳統上軍事佔領式的殖民政策,還有更現代那種政治經濟支配性的新殖民主義。中國則是兩者皆有。對內,伴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進程,中國在少數民族地區,如新疆、西藏實行殘酷的漢人殖民與種族主義政策。對外,則透過上述的「一帶一路」輸出資本來奪取市場,也使別國陷入債務陷阱來實行經濟支配,同時在台海、南海等亦有更頻繁的軍事挑釁和領土擴張的野心。
    我們在過去曾將「一帶一路」形容為「中國特色的帝國主義」,中國是如何將自身的資本、債務、產能過剩輸出世界。中國對於其他國家的基建投資、借貸均不是慈善事業,而全是牟利的。至於「一帶一路」 近年因中國自身經濟危機陷入了資本減少、項目爛尾等問題,甚至在各地也遭遇當地民眾抗議,我們之後會另文討論,但這更證明了這些項目的帝國主義性質。

    可見,今天的中國相當符合列寧對於帝國主義的定義,事實上一般只有最強的幾個帝國主義國家才符合上述全部特徵。

    是資本主義,但不是帝國主義?

    不過,有部分左翼對於中國是否帝國主義國家持不同意見。其中一個例子是,澳洲左翼人士Sam King刊登於數個左翼網站的《中國是帝國主義國家嗎?》一文中表達了另外的立場。他認為,中國的確是復辟了資本主義,但還不算是帝國主義國家。

    他認為中國不是列寧定義下的帝國主義,是由於中國的跨國企業並非「壟斷性」的。換句話說,他主張雖然中國擁有著世界上最大的企業,但這些企業普遍並不掌控有重要的科技專利。

    中國至今在關鍵領域中(譬如能源、通訊、晶片)仍依賴先進資本主義國家。他以華為作為例子,雖然他們是中國少數能夠走出世界的跨國企業,但仍依賴先進國家的晶片,無論是手機或5G網絡系統方面。自美國鎖喉式的制裁後,這家中國的龍頭企業就此一蹶不振。

    因此,Sam King主張中國的企業沒法透過外包低端生產來剝削其他國家的廉價勞工,來賺取壟斷科技的「超級利潤」。他認為19世紀美、德帝國主義的崛起時有關於壟斷了電力、化工、汽車等技術,使他們能與英、法老牌勢力競爭。

    換句話說,Sam King認為中國並不是「壓迫者國家」,因此不可能是帝國主義國家。他又以中國的人均GDP水平至今仍在巴西、墨西哥的水平,仍遠遠落後於歐美先進資本主義國家,來試圖證明中國只擁有低端的科研和低增值的生產。

    辨證地看帝國主義

    但列寧的分析中從來沒有提到需要有高的人均GDP或有高的生活水平作為帝國主義的決定性特徵。

    最突出的反例子莫過於1917年革命前的沙俄,列寧分析當時俄國為半殖民國家(受制於英法資本),但同時具有帝國主義國家(對於中國、波斯、波蘭、芬蘭等)的雙重性。然而,在革命前的俄國,人均GDP還比不上波蘭,只是與墨西哥、南非相若。

    另一個則是列寧在《帝》書中為了規避沙俄審查而引用的國家——日本。19世紀末的日本是帝國主義國家是不爭的事實。1900年,剛打完甲午戰爭並殖民了台灣、朝鮮的日本,人均GDP也遠遠落後於西歐列強,甚至比當時沙俄還低。就算是1930年滿州事變前夕,日本人均GDP仍然是波蘭、墨西哥的水平。無論是當年的沙俄或是日帝,兩者也沒有獲得壟斷性的科技,可見Sam King的唯科技論是站不住腳的。

    而事實上,19世紀末20世紀初沙俄的例子,證明帝國主義並非單純的 「富有vs貧窮」、「壓迫vs被壓迫」國家的黑白二元,而是在部分情況下可以同時擁有兩者元素。

    隨著全球資本主義在世界範圍內全面發展,加上上世紀的反殖民、反戰鬥爭使得帝國主義列強不能完全延續傳統的殖民征服,部分過去的後發資本主義國家的統治階級在現代成為具有雙重性質的地區性帝國主義國家。

    這些資本主義國家一方面被歐美等老牌帝國主義國家所支配,但同時在地區上擴充本國資產階級的影響力。特別是列強相互衝突背景下,這些後發國家會試圖在不同陣營之間平衡,讓他們有空間在自己區內發揮一定的帝國主義擴張。

    部分例子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之於南亞地區;土耳其之於庫爾德斯坦、中東;沙特阿拉伯之於整個海灣地區;馬來西亞之於印尼,印尼又之於東帝汶和西巴布亞等等。

    我們也可以看到台灣一方面在政治上受到中美帝國主義的壓迫,但同時對於越南、東南亞,以及中國也有資本輸出的帝國主義性質。

    因此,簡單地把國家二元對立地分成壓迫者與被壓迫者國家是僵化且不辨證的。就算中國在科技上比不上美國,但這也證明不了其不能至少作為地區性的帝國主義,甚至是全球性的帝國主義國家。

    資本主義就代表帝國主義!

    列寧在反駁考茨基的「超帝國主義論」(認為列強之間能夠和平而穩定地瓜分世界,從而長久避免帝國主義戰爭)的時候,他這樣寫道:
    「因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瓜分勢力範圍、利益和殖民地等等,除了以瓜分者的實力,也就是以整個經濟、金融、軍事等等的實力為根據外,不可能設想有其它的根據。而這些瓜分者的實力的變化又各不相同,因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各個企業、各個托拉斯、各個工業部門、各個國家的發展不可能是平衡的。如果拿半個世紀以前德國的資本主義實力同當時英國的實力相比,那時德國還小得可憐;日本同俄國相比,也是如此。是否『可以設想』一二十年之後,帝國主義大國的實力對比依然沒有變化呢?絕對不可以。」

    列寧就講的很清楚,帝國主義是靠「整個經濟、金融、軍事等等的實力為根據」去瓜分世界,而不是狹隘地以人均GDP或科技水平等來定奪。今天中國的經濟總量已經達到世界第二,金融、軍事發展程度也是世界數一數二。這樣的發展規模很難想像在資本主義下不具有帝國主義性質的。

    且列寧也強調帝國主義並非資本主義可選擇或取消的「政策」,而是當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程度,為了克服自身矛盾而超越本國市場界限的「特殊階段」。社會主義者經常說「資本主義意味著戰爭」,同理我們也可以說「資本主義意味著帝國主義」。任何資本主義國家只要發展到相當程度,必然地會走向帝國主義的方向。而各國帝國主義利益互相碰撞,就會出現帝國主義衝突,中國也不例外。

    況且「各個國家的發展不可能是平衡的」,各帝國主義的發展也是不平衡的。我們還要看到各國之間的發展趨勢。近幾十年,中國朝著成為全球性頂尖勢力的方向發展,中美之間的國力差距來不斷縮窄,未來總體實力不排除能超越美國,這也是為甚麼美國要在現在先發制人圍堵中國。

    我們可以說,中國在40年前開始資本主義復辟,就注定最終是要走上帝國主義之路,這就是列寧指出的資本主義發展邏輯。任何淡化中國帝國主義的論述,往往會得出工人階級應該在今天中美衝突中站在「被壓迫者」中國一方的錯誤而危險的政治結論,而非採取政治上獨立於所有帝國主義的立場。

    中國在全球資本主義經濟中的關鍵角色,加上其崛起成為全球第二大金融勢力,顯示出其發展並非為資本主義歷史經驗的「例外」。反過來,中國崛起成為帝國主義勢力,完全符合在21世紀實際狀況下列寧和馬克思主義的分析。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