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8日
More

    英國:資本主義危機——首相約翰遜的窮途末路

    隨著政府部長和保守黨主要人物拋棄約翰遜政府,約翰遜面臨著他作為首相期間最嚴重的危機。

    社會主義替代(ISA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聲明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7月6日)

    約翰遜政府陷入其任期至今最嚴重的危機。內閣重量級人物首次公開拋棄了他。

    儘管有其他人努力試圖輓救他,但他們的努力很可能最終是徒勞的。

    政府的這一危機植根於英國資本主義的總體危機,伴隨著經濟正在走向深淵,工人階級鬥爭的浪潮正在升溫,正逐漸成為數百萬工人和青年想像中的事情。

    這場完美的危機風暴,摧毀了約翰遜不穩定的右翼民粹保守黨「聯盟」的基礎。一個新的動蕩時期正在英國政治中開啟。

    內閣官員辭職

    保守黨的部長們已經開始跳船尋求自保。辛偉誠(Rishi Sunak)說,他不能再為約翰遜的行為辯護了。

    在他的辭職信中,辛偉誠解釋道,公眾期望「政府能夠適當地、有能力地和認真地開展工作」,之後他又說道,如果公眾感覺「某件事情太好,那麼它就是虛假的」——這顯然是指他與約翰遜在經濟政策上的分歧。

    辛偉誠暴露了他的經濟政策(看似主張強化「財政紀律」)和約翰遜的政策之間的分歧。若然約翰遜能夠延續執政,他可能會開始更進一步推進民粹主義,比如為保守黨支持者大本營減稅。

    賈偉德(Sajid Javid)呼籲「謙遜、領悟和(尋找)新方向」,並指出他和約翰遜的做法「完全不同」。

    次日上午,學校事務部長沃克(Robin Walker)、財政部經濟事務部長約翰·格倫(John Glenn)和兒童與家庭事務部部長奎因斯(Will Quince),以及許多沒那麼重量級的內閣人物和秘書,都與賈偉德和辛偉誠一道辭職。

    在眾多內閣官員辭職,並發出譴責現任首相、破壞力很大的辭職信,大多數首相都會明白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執政是不可能的。

    但正相反,約翰遜仍然徒勞地堅持著他可以藐視政治公理的信念,並迅速替換掉辛偉誠和賈偉德。

    約翰遜的前幕僚長柏建熙(Steve Barclay)現在將在醫療服務出現全國範圍嚴重危機的時候就任衛生大臣。

    據報道,查學禮(Nadim Zahawi)以財政大臣一職作為留在內閣的條件,這樣他將接手管理一個除了俄羅斯以外的G20國家中通貨膨脹最惡劣、經濟增長預期最差的經濟體!

    接替查學禮擔任教育大臣的唐萃蘭(Michelle Donelan),在2015年才當選為國會議員。她在她的簡歷中吹噓自己擁有在《瑪麗·克萊爾》雜誌和世界摔角娛樂公司的營銷經驗。像她這樣的人物突出的特徵,是他們對約翰遜瘋狂表示忠誠。

    約翰遜為了努力保住權位,已經將政治裙帶關係施展到了新高度。

    正如一位前大臣嘲諷道,約翰遜就像沙俄末年的朝臣拉斯普京(Rasputin)一樣——儘管遭受過多次襲擊,包括中毒、溺水和槍擊,但他還是死不掉。

    保守黨內鬥的公開化

    保守黨現在已經完全分裂,公開爭鬥。對於保守黨危機四伏的領導層來說,現在的情況是自「派對門」醜聞(2020年至2021年,英國政府與保守黨官員舉行派對,違反政府自己制定的封城措施)開始浮出水面以來,另一全新的危機狀況。約翰遜經歷一個又一個危機,但他的忠實支持者的容忍度已經經受太多考驗。

    他極有可能無法在撐下去多久。但他把目光牢牢鎖定在兩星期後的夏季休會上,而他的反對者也同樣決心在本月底前讓他離開唐寧街(首相官邸所在地)。

    政府現在完全處於癱瘓和動蕩的狀態,它的命運被一個首相牽著走,而這個首相唯一感興趣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繼續執政。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對前副黨鞭平徹(Chris Pincher)的行為、記錄和表現,約翰遜否認一切負面指控,並且在這些問題上公然撒謊。

    這方面的細節並非不重要。但是,更廣泛的脈絡——約翰遜的衰落和虛偽作為資本主義制度腐朽的縮影,以及目前正在積聚的罷工浪潮的關鍵發展勢頭——才是這場危機爆發的真正原因。

    據多家報道稱,平徹在西敏宮(國會大樓)和供保守黨精英飲酒的卡爾頓俱樂部及其附近曾犯下多起性侵犯和性騷擾案。

    在有人投訴他在俱樂部對一些保守黨活動人士進行性侵後,他被迫辭去了黨鞭的職務,而這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約翰遜起初希望這個問題得到解決,但是隨後就被發現,平徹早在2017年因這種行為被調查過,而且並沒有被證明清白。

    起初,約翰遜聲稱,儘管平徹之前在先前的指控中辭職了,但平徹被任命為副黨鞭時,他一無所知。

    這時,一位前高級公務員麥克唐納勳爵在電視上發聲表示,約翰遜確實知道平徹的行為。

    約翰遜嚴重蒙羞,只得再次在一個問題上轉軚,並再次卑躬屈膝地公開道歉。

    實際上,約翰遜知道平徹是什麼樣的人,但他需要一個執行者和忠誠者來鞭策一個日益叛逆的議會黨。

    真相再次大白,讓他自己和整個政黨都感到羞辱。

    實際上,約翰遜已經失去了他的後座議員的信任,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以及全國各地的保守黨成員,都支持在六月進行的不信任投票。

    他在廣大的選民中完全失去了信譽,而且不受歡迎的程度出乎意料。約翰遜曾經在前「紅牆」(以往是工黨鐵票區的英格蘭中、北部)和「真藍」(作為保守黨鐵票區的英格蘭東南部)都被認為是當地保守黨人士贏得選舉的最佳助攻,而現在他卻被看作是一個極大的負擔,過去兩次補選就證明瞭這一點。

    對保守黨來說,大選災難迫在眉睫,在約翰遜掌舵的時候更是如此。

    當保守黨的選舉前景受到威脅時,該黨一直以來都是極其無情的,現在高層人士將被迫採取果斷行動,就像他們之前讓前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和戴卓爾下台一樣,不管約翰遜過往多麼成功,現在要儘快拋棄他。

    他可能會同樣頑固地抵抗,所以當他最後下台,整個廝殺將充滿羞辱性而又十分不堪。

    籠罩著保守黨的各種骯髒事情以及性侵犯醜聞,揭示了西敏宮和議會中可怕的濫權文化,而這些地方基本上是英國傳統社會精英的污水坑。

    保守黨充斥著傲慢的特權人士,他們認為自己無論做什麼都是無可指責的;而面臨指控時,總會發現問題不在個案,而會牽出一連串的人。

    約翰遜正是這種態度的縮影,但正如#MeToo運動和公眾對埃弗拉德(Sarah Everard,2021年3月被英國倫敦一名警員殺害的女子)案件的巨大憤怒所顯現,社會已在向前發展。

    大部分勞動人民都對於這種性別歧視、厭女症、種族主義和壓迫性的行為深惡痛絕。

    在過去一年,有五名保守黨議員因犯下上述行為、情節嚴重並令人震驚而被迫辭職。

    不少於56名議員,包括三名內閣部長,因嚴重的不當行為而受查。

    在其他任何一個職場,如此不立即承擔責任的行為都不會得以容忍。但這種作風,正是約翰遜所鼓勵和培養的一種文化。而現在他已經時日無多。

    被資本主義危機壓垮的約翰遜政府

    然而,在現實中,平徹相關醜聞將只是約翰遜下台歷史的一個小註腳。

    他的信譽已經被「派對門」醜聞完全破壞了,這些醜聞已經讓他以前的大部分支持者離去。

    目前,各種危機的泥潭正吞噬並壓垮英國資本主義。

    通貨膨脹已經達到了本世紀的歷史最高點,而且沒有任何降下的跡象。

    每天都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數字顯示社會各階層都在為成本上升而焦頭爛額,其中最貧窮的人受到的打擊最大,而且這種局面看不到盡頭。

    這正演變為一場大規模的生活成本危機,生活水平越來越差。

    約翰遜的回應,僅是在其原有作為基礎上越走越遠,呼籲全國人民抵制包括運輸業工會RMT為爭取更好的薪酬、工作條件和工作保護的罷工在內的行動。

    然而,民調顯示,儘管資產階級媒體進行了大量的負面報道,但大部分民眾仍舊支持RMT的罷工——鑑於約翰遜岌岌可危的處境,支持罷工的情緒現在可能會進一步增長。

    當首相約翰遜自己的財政部長都稱他「無能」時,沒有人會聽從他保持克制的呼籲。工人們將感到更有勇氣向一個軟弱的政府提出推動公平薪酬的要求。

    夏季罷工浪潮將繼續下去,工人們將在郵政、教育、衛生、公共管理、通信和其他領域進行投票或準備行動。

    這是在議會廳內無法實現的願望。同樣,英國正面臨著迫在眉睫的經濟衰退,據估計,這次經濟危機將是除俄羅斯以外的任何領先的工業化國家中最嚴重的一次。

    這將進一步加劇工人生活水平的現有危機,並抵消新冠疫情之後經濟活動的上升勢頭。

    我們恐將見到失業率再次上升,公司倒閉,生活水平進一步受到打擊。

    英國的經濟困境因約翰遜拙劣的脫歐協議而加劇,出口受到打擊,而更昂貴的進口產品卻繼續不受阻礙,加劇了通貨膨脹的惡性循環。

    約翰遜的真正願景是將英國變成現代的新加坡,依靠金融、服務和高科技,以及重要的另外一點——低工資。他正在追求這個目標,但沒有相應的基礎設施來貫徹這一目標。

    現在,約翰遜決定取消北愛爾蘭議定書,這將進一步加劇與歐盟的緊張關係,並可能導致另一輪不必要的貿易戰,同時加劇北愛爾蘭內部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之間的教派緊張關係。

    約翰遜也將作為加速英國分裂的首相而被人們記住,威爾斯和蘇格蘭的保守黨領導人都要求他下台。

    這些都是英國多重的、相互關聯的經濟和政治危機,它們本身存在於資本主義一系列全球危機的背景下——從氣候災難到美國和中國的新冷戰。

    烏克蘭戰爭形成了其中一個關鍵陣地。這場戰爭將會持續幾個月甚至幾年。

    約翰遜試圖在世界舞台上擺地發表主戰言論,這可能為他贏得了澤倫斯基的讚揚,但對烏克蘭的工人階級沒有任何幫助——事實上,這將使世界變得更加危險。

    我們不能依靠保守黨來讓他下台。同時,施紀賢的工黨沒有提供什麼戰鬥力,也絕對不是一個政治上的替代方案。

    在工作場所快速發展的工人階級運動,有責任將彼此的鬥爭聯繫起來,使這些行動升級,並給約翰遜決定性的最後一擊。

    但是,僅是政府改頭換面、換另一位保守黨首相,不會緩解工人階級面臨的嚴重危機。

    約翰遜攻擊受壓迫者的、危險的「文化戰爭」(最近的形式是恐怖的反動派反難民言論),或將在之後升級,因為接替約翰遜的候選人將尋求贏得黨內反動成員的支持。

    將約翰遜和所有的保守黨人趕下台!

    保守黨必須被趕走。而且工人運動有可能令這一點實現。

    工會必須藉此機會大規模加強攻勢,通過更多的罷工來升級行動,在各產業部門之間進行協調,並迅速推進罷工投票表決工作。

    我們的運動必須迅速而果斷,把這個可憎的政府趕下台。利用有組織的工人階級的聯合力量,與正在發展的社會鬥爭和反對生活成本劇增的抗議聯繫起來,發動群眾運動,令現政府垮台。

    這樣的一場運動也必須著眼於推翻腐朽的資本主義制度,而所謂的反對黨現在都全心全意地擁護這一制度。

    社會主義思想——生產資料公有制和民主規劃生產—— 是唯一讓我們擺脫資本主義混亂和殘酷本質的真正途徑。

    為這種思想而戰,需要我們把建立一個新的左翼鬥爭黨的問題提上日程,以便在政治上促進工人的利益。

    但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具有明確的馬克思主義綱領的組織,以社會主義路線改造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