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30日
More

    雲南清真寺強拆背後的中共高壓民族主義

    清風 中國勞工論壇

    今年 5 月底,中國雲南省玉溪市通海縣納家營清真寺被當地政府強行拆除。這一事件並非孤立事件,而是中共政權對一切表達民族、種族或宗教差異的行為進行日益殘酷鎮壓的例證。為了阻止當局施工,數十名穆斯林在清真寺外與警察對峙。根據互聯網上發佈的視頻,當地警察手持防暴盾牌集結在一起,阻止群眾進入施工現場。當地民眾試圖突破警方防線,期間有人向警方投擲物品。根據官方聲明,此次施工是為了拆除建築中違反規定的部分。一些人說,」他們(當地政府)說他們只拆除了阿拉伯化的建築,但事實上不止如此」。當地政府不僅無視當地穆斯林群眾的要求,還將群眾抗議活動稱為 「擾亂社會秩序」。另有消息稱,在回族群眾與警方發生衝突後,當地政府中斷了當地的互聯網鏈接。這也是中共過去對付群眾運動的慣用手法。

    中共政權的高壓政策

    與新疆、西藏等地的少數民族問題不同,雲南的穆斯林群體在過去並不是一個非常激進的群體。他們從未像新疆、西藏等地的少數民族那樣產生過民族獨立的思想,也從未發生過大規模的激進運動。在納西營清真寺事件中,穆斯林群眾的訴求主要是阻止當地政府拆除清真寺。結果引起了當地難以置信的憤怒。

    這一地方政策的背後是中共日益高壓的民族主義政策。習近平上台後,中共當局加強了對宗教團體和個人的政治控制。對習近平政權的獨裁統治而言,宗教勢力是一種「威脅」,因為它們組織了大量不受中共國家直接控制的信仰體系或文化認同,當局無法容忍這種相對獨立於中共的潛在力量。目前,中共要求所有宗教團體和個人信息都要上傳到數據庫,以此來監控宗教人士。在國家宣傳方面,中共特別強調「外國勢力」對宗教的滲透和宗教勢力的「政治訴求」。對於伊斯蘭教,中共的宣傳將其等同於「恐怖主義」,公然抄襲美帝國主義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的宣傳。對於基督教團體,中共則將其等同於危險的「西方價值觀」。 在過去幾年中,中共也發生過類似拆除宗教建築的事件。2021 年,雲南昭通兩座清真寺的圓頂被當地政府強行拆除。一些老年穆斯林威脅要跳樓,以抗議政府的行為。一位雲南穆斯林說,中共強拆宗教建築的行為不僅發生在雲南,也發生在全國各地。

    中國政府創造了自己的麻煩

    作為一個獨裁國家,中國政府不能容忍任何獨立力量的「萌芽」,無論是宗教、政治還是文化。即使是像雲南穆斯林這樣相對溫和的宗教團體,也必須受到中國共產黨的控制。隨著中國經濟的進一步惡化,這種控制只會越來越強,除非該政權遇到大規模的群眾反對,被迫後退。另一方面,在中共不民主的政治體制下,中共的政策在地方政府實施後往往會被放大。在中共的政治體制下,如果某地爆發群眾不滿情緒,地方政府的領導人就會被問責。因此,地方政府往往會過度執行中央政策。例如,在上一次疫情期間,地方政府採取了不人道的管理方法來控制群眾。這反過來又加劇了群眾的不滿情緒。可以說,中國政府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少數群體有特權嗎?

    中國的一些人(包括一些自稱為毛主義者的人)認為,中國共產黨對少數民族有特殊的優待。這些評論家本質上具有漢民族主義觀點,他們聲稱少數民族在經商和上學等問題上享有中共的特殊優待,因此應該取消這些所謂的「特權」。例如,少數民族可以在高考中獲得加分。按照這樣的邏輯,這些人最終會支持中共對少數民族的高壓政策,尤其是中共在新疆和西藏的軍事化管理。我們認為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對於社會主義者來說,必須爭取被壓迫民族的權利,同時我們也強調,各民族工人階級的團結是贏得這場反對壓迫之源——資本主義專政——鬥爭的唯一途徑。在新疆烏魯木齊大火的群眾抗議活動中,我們看到各族人民團結起來,集體抗議中共的政策。這是一個重要的開始。

    中國少數民族享有的所謂「特權」不過是用來掩飾征服和專制控制政策。這次清真寺被拆事件以及對中國穆斯林的更廣泛迫害表明,少數民族面臨著比漢族更大的壓迫。如果新疆的維吾爾族人想去其他省份旅行,就會受到警察的盤問,而漢族人則不會受到這樣的監控和針對。少數民族的所謂「特權」,與他們所遭受的壓迫相比,不過是煙幕彈。

    我們的觀點

    社會主義者反對中共殘酷壓迫的民族政策。與此同時,中共對少數民族和宗教人士的鎮壓愈演愈烈,勢必會在某個階段引發更具爆炸性的反抗,而這種反抗會與各族工人的大規模鬥爭浪潮相疊加、相銜接。習近平「新時代」日益加劇的鎮壓統治正在為史詩般的鬥爭爆發做準備。我們所需要的,也是社會主義者正在為之奮鬥的,是一個包含所有被壓迫民族的大規模工人替代方案,其目標是結束資本主義和獨裁統治,為所有人創造一個平等和真正自由的社會主義未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