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3日
More

    香港大暴雨 政府大無能

    港府把重點放在《國安法》的反革命鎮壓上,而忽視了防洪措施和市民的生死安危

    中國勞工論壇

    9月7日晚,受強颱風海葵的殘餘環流影響,廣東、港澳地區暴雨成災。其中香港更是自1884年有紀錄以來降雨量最高、「500年一遇」的雨災,多區出現嚴重水浸及山泥傾瀉,導致4人死亡、117人受傷。大量建築物包括商場、道路、地鐵站等被洪水破壞,《彭博》估計香港今次的經濟損失達1億美元。

    政府反應遲鈍

    雨勢在當天傍晚7時左右開始增大,香港天文台至9時25分發出黃色暴雨警告(註:黃色、紅色及黑色暴雨警告分別代表香港廣泛地區每小時雨量超過30、50及70毫米),25分鐘之後改為紅色。當時已經看到多處道路出現水浸、死車,大批市民被困車內。市區也成為澤國,到處出現險象環生的湧流。天文台到11時05分才改發最高級別的黑色暴雨警告,但市面的情況已經遠遠超越了過去黑雨的程度。

    但上星期面對十號風球「蘇拉」高調嚴陣以待的港府,卻在這次暴雨洪水時失蹤了。政府在發出黑雨警告後僅發出新聞稿提醒市民不要到海灘。至11時44分政府發出深圳將會在凌晨12時排洪的消息,居民根本沒有時間應變。香港北區與深圳接壤一帶成為一片汪洋,但及後政府矢口否認深圳排洪與北區水浸有關。

    期間政府的新聞網及各社交媒體都沒有提及暴雨消息。到了凌晨1時多,特首李家超在其個人社媒表示其「非常關注」情況。但市面交通情況還是否安全、翌日早上要不要上班上課?市民全部無從得知。政府要到清晨5時34分才宣布「極端情況」和學校停課,卻沒有提及市民停工,僅僅「呼籲」僱主參考八號風球的安排。到了早上7時10分,勞工處才發稿宣布除必要人員外,其他人「不要啟程上班」,但當時已經有許多民眾在上班的路途上。

    到黑雨生效16小時後,一眾高官才現身舉行記者會,並表示這次暴雨乃「五百年一遇」,而災區排洪設施的設計僅能應付二百年一遇的程度。被問到政府為甚麼沒有動用3年前耗資1.5億港元建立的緊急警示系統,這個系統3年來僅使用過一次,就是在疫情期間宣布伊利沙伯醫院為新冠指定醫院。政府回應說黑色暴雨警告的發出後,仍醒著的市民必然會留意情況,因此無須使用系統。但黑雨警告已經是最高級別,沒有上限的,過去幾乎每年都會發出,但嚴重程度遠不及今次情況,市民根本始料未及。怪不得有市民在電台訪問中表示:「說暴雨五百年一遇,港人才是百年一遇這班庸官。」

    一場雨災,也揭發了不少基建問題。黃大仙區是水浸的重災區,當區的商場、地鐵站完全被洪水淹沒。原來自2005年來,該區規劃了3個雨水排放的工程。但20年來僅完成一個只能抵禦50年一遇暴雨的項目。其中興建蓄水池的提案至今一直空談八年。當時渠務署的研究已經指出:「若加上氣候變化所引致的增加降雨量和上升海平面,水浸情況將變得更頻密及嚴重」。然而今天香港政府仍只顧著進行《國安法》的反革命鎮壓,氣候危機、防洪措施、市民死活都不是他們的關注點。

    氣候變化

    在暴雨之前的一周,香港及華南地區才剛受到超級颱風「蘇拉」。而雖然當時十號風球的破壞力不是非常嚴重,但政府善後工作主要在於清理地面的障礙物,來儘快恢復路面暢通。地下排水系統實際上仍有大量雜物導致淤塞,這也導致了之後的水災更為嚴重。

    極端天氣越來越頻繁,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在社媒表示,大雨打破了1884年有紀錄以來的最高記錄「這個數字在半世紀前會被視為不可思議,而氣候變化是幕後推手」。不單是在香港,最近的華北水災、暴雨導致水壩崩塌而造成巨大傷亡的利比亞水災、還有夏威夷的山火,顯示了資本主義所導致的氣候變化不是未來遙遠的事情,而是現在發生在身邊的事情。

    在新冷戰的大局下,中美兩個帝國主義陣營也忙於互相爭鬥,甚至大撒金錢為戰爭做準備。資本主義根本無法促成全球間合作即時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只有全世界的勞動者組織起來推翻所有的帝國主義與資本主義,將經濟主要部門按照社會主義路線進行民主改造,過渡至綠色能源,才能拯救地球和阻止更多的人禍。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