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1日
More

    新冷戰升溫

    Tom Crean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8月29日)

    過去幾年,以中美為核心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急劇升溫。這被廣泛描述為一場「新冷戰」。這場衝突的根源究竟是什麼?

    雖然拜登和美國的資產階級媒體總是喜歡把這歸類於所謂「民主」和「獨裁」之間的道德鬥爭,但這實際上只是世界上兩個主要的帝國主義列強之間的衝突,他們所做的也是對全球市場和資源的相互爭奪。

    我們這個時代的帝國主義並不像殖民時代那樣,主要表現為由某些帝國主義國家對被殖民國家的直接統治,但現代帝國主義的確是控制拉丁美洲、非洲、中東和亞洲大部分地區的資源。帝國主義列強對世界不斷輸出「資本」,並利用其對全球金融的控制迫使世界上的「落後」地區對其產生依賴。例如美國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而中國有「一帶一路」倡議和自己的全球金融架構。窮國背負著來自那同吸血鬼般的帝國主義國家的銀行的無盡債務,而往往被迫削減教育和醫療開支,以保持自己國家在這樣的壓力下的經濟穩定。在過去幾年裡,斯拉蘭卡、巴基斯坦、贊比亞和阿根廷等國都遭受了諸如此類的災難性債務危機。

    「新」冷戰一詞是相對於二戰結束以後美國及其盟友對壘蘇聯集團的舊冷戰,不過這類比具有局限性。舊冷戰為兩種社會制度與意識形態之爭——即資本主義與史太林獨裁統治的計劃經濟。而這場「冷戰」同樣也有許多非常激烈的「熱」的階段,如越戰,但也有一定的限度。我們今天看到的衝突更類似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當時英帝國主義是佔主導地位的世界強權,受到正在崛起的德帝國主義挑戰。

    新冷戰的由來

    早在20世紀80年代末的中國資本主義復辟時期之前,美國就開始與中共政權發展密切的夥伴關係,最初是為了針對蘇聯的史太林主義政權。20世紀90年代,中美兩國成為推動世界經濟更加全球化的合作夥伴。

    但這一發展仍是在美國作為全球霸主(儘管已被削弱)的背景下進行的。隨著中國新興資本主義開始逐漸彰顯自己的地位,並認為自己有可能發展成為一個重要的、甚至可能主導世界的大國,中美關係則開始出現了裂痕。而到2010年代,競爭日趨激烈,隨著2012年習近平成為中共領導人,中美關係變得更加敵對,尤其是在特朗普就任總統期間。這一進程在拜登政府下只有在加速。

    如今,由於中國出現了重大的經濟、社會和人口危機,中國帝國主義崛起的步伐已經停滯。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全球衝突會逐漸平息。實際上,現在是兩個衰弱中、深陷危機的帝國主義大國在爭奪霸權;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動態,會給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帶來許多災難性後果。

    失序時代

    新冷戰是失序新時代的核心特徵,它取代了過去存在40年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時代。新冷戰是導致中美經濟部分脫鉤的去全球化進程的驅動力。拜登政府致力於「生產回流」、「近岸生產」或「友岸外包」對 「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產業,如半導體晶片生產。晶片法案為此提供了數百億美元的資金。

    然而,美國更進一步限制與中國分享或出售關鍵技術、限制美國資本家在中國投資,這些都是經濟戰的形式。中國則以自己的限制措施進行了報復,包括將美光等美國關鍵科技公司排除在重大項目之外。

    新冷戰在烏克蘭也變得「熱」起來。俄羅斯去年2月的入侵觸發了二戰以來歐洲最大規模的戰爭,這場戰爭已成為更廣泛的全球衝突的一部分。中國默默地支持其盟友俄羅斯,而美國和其他北約國家則投入數百億美元武裝烏克蘭部隊。結果造成了一戰般的血腥僵局,美國估計雙方已各自有50萬士兵傷亡。

    烏克蘭人民的利益及其自決權與美帝國主義的活動毫無關係。他們只是借著戰爭加強北約,不僅是為了對抗俄羅斯,也是為了抗衡中國。而結果是,從德國到日本,軍國主義浪潮一浪高過一浪。這包括大規模增加軍費開支,這意味著用於住房、醫療保健、教育或應對氣候災難的資金減少。事實上,烏克蘭戰爭和軍國主義的興起意味著對化石燃料產生更大依賴。

    軍國主義還意味著煽動反動的民族主義,而民族主義會毒害工人運動。在美國,特朗普和拜登掀起了攻擊亞裔美國人的浪潮,我們已經看到了這一點。

    事態發展方向

    過去兩年局勢升級的主要結果是,分別以中、美兩國為首的集團的核心力量得到了加強。許多觀察家認為不可想像的事態發展出現,包括與中國有著非常密切經濟關係的德國制定了部分脫鉤計劃。另一個例子是美國、日本和韓國之間的新軍事聯盟,該聯盟必須部分克服基於日本在二戰前和二戰期間對韓國的野蠻殖民佔領而產生的歷史仇恨。

    隨著各國被迫選邊站隊,世界上沒有任何地區能倖免於新冷戰。正如我們其他文章所述,尼日爾的政變和非洲中部的戰爭威脅,與美國、中國及其各自盟友對非洲大地的新一輪爭奪是分不開的。

    但最危險的爆發點是台灣和南海衝突。其結果將決定誰主宰世界重要的西太平洋經濟區。現在或在一段時間內可能不會爆發戰爭,但根據帝國主義的邏輯,事態會朝向爆發戰爭發展。

    建立反帝國主義運動

    同樣,與當前形勢最明顯的歷史前鑑是一戰前夕的時期。當時同樣許多人認為英德之間的戰爭是不可能的。而今天核武的存在也不足以阻止戰爭——正如我們在烏克蘭所看到的那樣:在(至今)沒有使用核武器的情況下的大規模戰爭。

    帝國主義衝突是資本主義社會制度衰落的產物,它無法解決人類面臨的緊迫問題,包括大規模貧困和氣候災難。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迫切需要建立一個工人和青年反對軍國主義、反對推動戰爭的國際運動,一個自始至終反對一切帝國主義、尤其是「本國」帝國主義的運動。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