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3日
More

    廣東中山二院多名醫學生集體患癌

    缺乏工會權利 醫生能醫不自醫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廣州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下簡稱中山二院)乳腺腫瘤中心實驗室近日傳出實驗室醫學生集體患癌,引發廣泛關注。現時,官方承認應有3人確診癌症,但網上消息指至少另有6人有待確認。由於患癌的醫學生都不到30歲,因此民眾懷疑與實驗室環境及安全措施失當有關。

    在事件被曝光以後,院方一方面發表聲明表示願意配合調查,但另一方面又偷偷拆除了涉事的實驗室,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令人懷疑院方試圖毀滅證據。

    中國媒體經濟觀察網採訪了五名在實驗室工作過的醫學生,發現其中的安全措施和工作間的安全意識簡直形同兒戲!有醫學生透露,他們所知的安全防護知識只有戴手套和口罩,至於為何要戴?具體有哪些物品對身體有危害,實驗室裡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

    在實驗室裡導師只管分配工作任務,之後就甩手不管,只由較年長的學生帶著操作一遍,完全沒有講解和培訓安全制度。更有甚者,部分學生表示實驗室方面連手套都沒有提供,要由學生自行外出購買。

    這次的集體患癌事件,有人懷疑是由於實驗室內的試劑所致,那些試劑原本是「給動物造的腫瘤模型」。而實驗室由於安全制度形同虛設,各類有毒試劑往往都得不到妥善存放,有醫學生指遇上分配到的一些新試劑,也根本沒人跟他們講解相關的知識,只能靠自己上網查詢。

    而在進行病原體相關實驗時,理應要在相應安全等級的生物實驗室中進行,以及配備相應的安全與防護措施。但受訪學生大多表示,他們都沒有接受過系統性的安全培訓,有醫學生稱,要不是發生了中山二院集體患癌的事情,他甚至不知道慢病毒實驗需要在P2實驗室進行。

    如此草菅人命且敷衍的實驗室安全制度,很難不令人聯想起新冠病毒外洩自武漢P4病毒實驗室的流言。雖然直至目前為止各方都沒有確鑿的證據,但中山二院的事件說明了病毒外洩的隱患是客觀存在的,而且風險極高。

    同時,從事件中也可以看出,醫學生們遭受到了相當程度的剝削。所謂的領導、管理人員、導師,都不過是把他們看作是免費勞動力。醫學生表示,由於工作和課程壓力極大,日常生活都是在實驗室內度過,甚至連吃飯都只能在堆滿各種劇毒試劑的環境中解決。

    因此,醫學碩士、博士生們往往直接稱呼他們的導師為「老闆」,這一資本主義僱佣關係中的稱呼直觀而生動地表現出他們所受到的剝削和壓迫。醫學生稱「老闆」們每周開會一到兩次要求匯報實驗結果,沒來得及出結果的會被罵,因此他們除了上課,其他時間基本都是在實驗室內度過,每周工時至少70小時,但即便如此他們也不敢得罪這些「老闆」,因為他們都害怕無法畢業。

    這樣的醫院實驗室並非個別情況,而是全國性的普遍現象,可見導師和院方是何等漠視人命和不負責任,一想只想在學生身上拿取實驗報告作為自己的科研成果以搏取晉升。在這個層面上,這些醫學生實際上與他們手中的小白鼠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是資本主義與官僚體制下的消耗品。諷刺的是,這是些都以治病救人為目的的「醫院」!

    這突顯了獨立工會和學生組織的迫切性。一個自下而上,通過選舉產生的獨立學生組織,能保障這些研究生們不會成為導師們的工具,維護學生們的利益以及安全,並監督那些有握「生殺大權」的導師,令他們不再會被異化為「老闆」,而是真正傳授知識的老師。

    同時,醫學研究生們名義上是學生,但實際上也是在為醫院和研究機構提供勞動價值,特別是在高危的實驗室工作環境下,他們需要有一個獨立工會和安全代表去保證他們安全和健康,確保每一個在實驗室工作的人員都能接受系統且全面的安全培訓,以及有著足夠的防護設施。中共每次事後的所謂調查根本不會有任何效果,只有有組織的工人監督委員會,才能徹查今次事件並嚴懲疏忽以至很可能涉貪的管理層,最大程度地杜絕實驗室事故,也確保不會再有下一個「李文亮醫生」。無論是學府以至醫院在中國都受中共官僚嚴密控制,因此基層組織將其民主化等同一場打倒獨裁的政治革命的開始。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