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5日
More

    反清零、反專制抗爭一週年

    左仁 中國勞工論壇

    去年十一月,中國群眾因為不忍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以悼念新疆烏魯木齊的火災受難者為導火線,引發了全國至少21省爆發了72場抗議行動。估計全國約有五萬人參與。以中國人口來計算,參與人數仍是少數,但已是自從幾近打倒中共政權的八九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抗議。

    潛力猶在

    在去年運動迅速退潮後,我們指出群眾運動的潛力只是暫時被壓制下去,但群眾意識的發展只會繼續向前。哪怕運動暫時退潮,積極分子受到殘酷鎮壓,我們固然要聲援他們,要求停止迫害和無罪釋放所有政治犯。然而,運動走下坡並不意味著走入反革命的形勢。一年來政權面臨更嚴峻的經濟危機,國家內部的癱瘓更曝露於群眾面前,反習情緒更加強烈,因此群眾再次起來反抗只是早晚的事情。

    一年來,中共極為恐懼抗議會演變為八九天安門式的運動。運動一週之際,中共大力加強鎮壓,曾高舉一張空白A4紙的南京傳媒學院女學生李康夢仍被關押,大量人還持續被國安騷擾、限制出境,甚至被送進精神病院。南京傳媒學院被視為運動發源地,當局以「人盯人」的方法戒備。大量學院內有專人把守不讓外人進入,學生及教職員要刷臉過閘機才能進入校園。

    其中一個例子是《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的一位大學生張俊傑。他父親以檢測隔離為名,把他騙到南通市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科。隨後他被捆綁手腳、推進病房,一度被威脅要服用精神葯物。出院回家後,他因為參與所謂「煙花革命」而被控「尋釁滋事」,之後警方兩度把張俊傑送回醫院。最後他成功到紐西蘭升學,才逃離中共迫害。

    抗爭透露中國群眾意識的發展,讓我們在專制獨裁的黑暗環境下瞭解到普羅大眾的激進化和政治化。從群眾對於「外國勢力」官方宣傳的憎恨可見民族主義宣傳的反彈,而對言論自由的大膽要求、甚至部分人喊出「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的民主口號,在鬥爭前沿的女權分子可見反對性別和家庭壓迫已經反對整個體制不可或缺的一條戰線。可見中國群眾在習近平極端獨裁下已發展出強有力的民主意識。

    如何克服弱點

    誠然網絡封鎖極為嚴密,使資訊無法流通,在一切形式的獨立政治組織都被禁制的情況下,使群眾可通過它們記錄和討論鬥爭的經驗增添了額外困難。但中共是無法抹殺經歷過鬥爭的青年、女權分子、基層居民以至罷工工人的記憶。廣大群眾的意識是由這些少數先進群體的鬥爭經驗塑造而成的,一旦群眾鬥爭再次爆發時,在2022年運動裡的很多特徵將會重新出現。社會主義者分析這些特徵,鞏固運動的先進之處、並提出建設性方案來克服運動的弱點。

    運動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訴求是言論自由,這是對中共來說是紅線,除非有一場革命性鬥爭威脅到中共政權,否則難以想像中共會在言論審查上讓步——因為這就好比中共為自己簽下死亡證明書。疫情期間,大量網民因為在社交媒體分享疫情資訊和封城生活而被刪帖,感到即使並非威脅國家的言論也被封鎖。網民感受到不只有自己被刪帖,形成一種集體互相連繫的意識,打破了防火牆內的孤立,繼而轉化為在群眾鬥爭出提出了此一訴求。

    因為言論被審查的經驗,迫使群眾在鬥爭中走向政治化和激進化。這正是中共鎮壓使形勢走向革命化的邏輯。2022年11月疫情封城期間,擁有20萬工人的鄭州富士康工廠數度爆發抗議,反對不人道的隔離措施。期間工人使用Telegram來互相聯繫。以往工人往往以微信或QQ來組成網上群組,因而迅速被封殺,但現在集體翻牆成為了一個新趨勢。還有在其他罷工中,工人利用快手直播罷工被封鎖頻道,因而使工人集體輪流直播,硬碰硬對抗言論審查系統。

    去年運動已透露了倒習意識成為了一股群眾趨勢,而在今年因為中共國家癱瘓更加曝露於群眾眼前,包括經濟危機大大深化、失業問題無法解決、國防及外交部長突然撤人、解放軍內權鬥惡化、河北水災救災無力,群眾越來越意識到國家不是宣傳那樣的強大。而悼念李克強也成為了一個宣洩口,反映出群眾對於習近平統治的不滿,希望回到鄧小平時期較開明的狀態。然而,倒習意識一方面反映群眾對於體制的不滿,但同時也未認清到這一點:需要倒的是整個中共體制,而這個體制也與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彼此交織、不可分割。因此,很多反習人士存在換上明君可以帶來出路的寄望。這種改良主義的幻想在第一波鬥爭當中不免存在,群眾會在鬥爭中嘗試不同思想和方法——當中工人階級政黨是帶來新統治的替代方案的關鍵元素。

    為數最為的被捕者是女性,可見中共極為恐懼女權運動的發展。去年整體運動雖然沒有鮮明打出女權的訴求,但這並不奇怪——運動爆發與結束如此之快,短時間內很少明確的口號可以形成,所以才被概稱為「白紙」運動。然而,很多在運動前線的女性都具有強烈的女權意識。

    習近平視女權和同志抗爭為人口危機的根源,他要通過打壓性別平權來鞏固父權核心家庭單位和思想,以此為社會控制的工具,避免整個依賴父權的資本主義受到動搖。同時,他最害怕性別平權議題與民主權利連繫起來。因此,警察鎮壓女權分子時往往指控她們是外國勢力輸入毒害中國的思想。正成為人口危機和打壓女權,反倒令女權運動發展成更鮮明的反體制運動。社會主義者必須指出,女性平權是階級鬥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必需要連繫至反對資本主義才能徹底成功。

    在海外聲援中國鬥爭的活動中,更清晰可見女權主義者的聲音。在10月29日的英國倫敦的一場示威當中,女權分子為喻意鐵鍊女事件,將彼此連接在一起,抗議中國國內性別暴力和性別歧視。雖然海外留學生仍然受到中共學生間諜組織以至秘密警察監控,但相對在國內舉辦抗議活動仍然安全得多,算是成為了一個避風港。與此同時,中國抗爭者在海外活躍起來時,也融入了國際議題當中,例如在支持巴勒斯坦跟黑人權利的集會,以及聲援伊朗革命的行動,以至在西方國家工人的罷工,都有越來越多中國留學生的身影。國際意識的加強為中國鬥爭打破孤立開拓了一些機會,進一步需要的是國際階級團結的綱領和工人組織。

    組織和口號

    運動中一個弱點,是沒有清晰的口號和綱領,只能對於中共的惡政作出條件反射的行動。這使運動在沒有明確方向的情況下更可能失去動力。雖然起初單靠反清零已動員大量群眾,但運動要走下去、在受挫後得以更強地重建,必需要對於如何改變體制有明確的訴求。我們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在去年主張:

    • 停止清零,停止鎮壓抗爭
    • 行動升級,建立獨立學生會與工會,發動罷課罷工
    • 要言論自由、罷工權、組織權、不要審查與監控
    • 要勞工自由,不要996,要八小時工作制,要生活工資
    • 要性別自由,不要父權要女權,不要家庭壓迫,不要再有鐵籠女
    • 要跨族群團結鬥爭,支持一切民主權利,包括港台疆藏自決權
    • 中共不能自我改革,打倒習近平、打倒獨裁、打倒資本主義

    此外,運動也欠缺組織。單靠自發的群眾鬥爭並不足以戰勝強大嚴密的中共國家機器,而是需要通過抗議者組成的行動委員會,並由工人階級組織的力量帶領。四通橋的彭載舟正確地指出打倒中共政權需要罷課罷工的行動方向,至於如何推動罷課罷工就需要組織起來。獨立民主工會將會是未來中國革命不可或缺的訴求,而這訴求被中共極力抵抗。中共恐懼任何獨立的組織,而具有潛力掌握經濟力量的工人組織更加是洪水猛獸,因此必然竭力鎮壓,所以獨立工會又與反對獨裁的鬥爭緊密連繫起來。此外,學生在去年多所大學抗議,如果有組織協調起來,討論明確的鬥爭方向,共同對抗校方和警察鎮壓,運動可以抵抗建制的分化和逐個擊破,並且進一步升級。

    而進一步問題是,打倒中共的話,中國會如中共及中國民族主義份子所言,陷入無政府狀態以至國家分裂嗎?到底需要由怎樣的政治力量取代中共才能統治國家呢?自由派希望中國的民營企業家會因為反對習近平的國家控制而反抗,但事實上他們都與國家體制融合一起,在政治上軟弱不堪、沒有獨立性,在新冷戰只會驅使中共加強國家控制和民族主義,以中共市場派只能在李克強死前奄奄一息來看,他們無法挑戰習近平的政策。老毛派則幻想中國可以回到改革開放之前,幻想中共仍有左派可以重奪政府。新一代毛左則是「運動就是一切,沒有最終目標」。對他們來說政治願景太遙遠了。這種想法在某程度上可以理解,但嚴重低估了現況所需。這種錯誤的方法,不能幫助推進釐清鬥爭會帶來的各種思想,反而是會壓制運動的政治發展。我們真正馬克思主義者的答案是,在中國只有工人階級才能有獨立的政治力量才推翻中共獨裁和資本主義,因此運動組織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來領導,就由現在開始建立起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