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5日
More

    中國反猶主義升溫:加沙戰爭與反美民族主義的共同作用

    馬加烈 中國勞工論壇

    自從10月以來,中國網絡上反猶主義升溫。這不過是中共獨裁統治下,中國與日俱增的極端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最常針對西方「境外勢力」,以及維吾爾族穆斯林等少數民族)的最新表現。

    中共官媒的宣傳亦應和反猶主義的升溫。中國央視在10月發佈《美國選戰當中的以色列因素》節目,宣稱猶太人佔美國人口的3%、卻控制著70%的美國財富,並利用其財力操縱美國政局,然而稍加深究便知這些數字都毫無根據。相關話題衝上微博熱搜,獲得近1億次瀏覽。中共想指出,在西方資產階級民主選舉下,猶太富人仍然操控著社會,反映其制度腐敗與黑暗,目的是合理化自己的一黨專政。

    中國反猶主義的冒起

    以色列正在加沙發動一場極其殘酷的戰爭,造成的巴勒斯坦人死亡人數比以往任何一場由以色列發動的戰爭都要多(迄今已死亡超過2萬人)。社會主義者以及所有支持和平、捍衛生命權的人們都堅決反對這場戰爭。但我們區分以下兩者:一方是政府(極右軍國主義的內塔尼亞胡政權),另一方是在這場戰爭遭受惡果的各族群普通民眾。日益升溫的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包括反猶太主義和種族仇恨暴力,都源於資本主義,在危機和戰爭時代尤甚。這就是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國際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替代方案的原因。

    如今中國反猶主義的冒起,與歷史上的反猶主義有些不同。如今中國的反猶主義將自己置於中、美兩方陣營的軍事外交競爭框架內,以色列政權當然也是其中的一部分,這為支持中共獨裁的中國民族主義者提供了一個新話題作為「出口」,從而發洩、傳播民族主義毒素。

    另一個案例,便是1990年代的電影《辛德勒的名單》遭遇差評攻擊,足見反以情緒已發展出了反猶情緒。該電影講述一名德國商人在二戰幫助波蘭猶太人躲避大屠殺,情節與如今的以色列並無直接關係,在中國也長期受好評;但在視頻網站bilibili(B站)上的評分,在加沙戰爭開始2周內從9.7跌至4.1。對此,有新浪微博用戶冷嘲熱諷:「以色列吃小鬍子紅利(指因為猶太人被納粹德國迫害而受到廣泛同情),算上今年都78年了,也該吃夠了」。知乎等其他大型網站,也出現反對猶太人的其他言論,包括對於為何猶太人「被全世界仇視」的「討論」。

    很多網民明確譴責以色列針對加沙巴勒斯坦人的屠殺,例如「過去德國納粹不讓你們活,如今你不讓巴勒斯坦人活」。這些譴責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基本正確指出如今以色列國身為壓迫者國家的事實,透露了網民對於恐怖屠殺的義憤。然而,前述這些譴責缺乏分辨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階級觀點,因此沒能區分以色列政權和遍布全球的猶太人、無視了猶太人也不是鐵板一塊(在以色列之外,一些猶太人活動家抗議如今的加沙戰爭)的情況。

    一般來說,在各國,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都不是自下而上自發產生的,而是由統治階級煽動和操縱的,通過分化反對者、轉移對其罪行的怒火,來保衛其權力利益。

    中共的立場

    這顯示中共喉舌因應當局對當前加沙戰爭的立場,在宣傳上做了一定轉變。其實,中國過去的宣傳,一貫對於猶太人都採取較為友好的態度。二戰期間,上海就接受了大批歐洲猶太人避難,如今上海還有猶太難民紀念館記錄這一段歷史。自1992年中國和以色列建交以來,中以兩國之間的經濟關係已經非常重要。兩國雙邊貿易額在2022年達到了230億美元,這遠高於中國與巴勒斯坦之間的雙邊貿易額。百度、阿里巴巴等中國企業對以色列科技領域進行了大量投資。而且,中共也曾利用與以色列的關係,試圖部分減輕美國對中國的微芯片封鎖。

    不過,如今中共當局在加沙戰爭中很難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維持平衡。這是因為中美衝突是這一進程的主要推動力量——中共希望利用當前的戰爭來削弱美帝國主義在中東的勢力,並加強中國帝國主義以「和平使者」的表象在「全球南方」的地位。這意味著它必須準備好(至少暫時)「犧牲」與以色列資本主義的關係,以及為了公共目的,展現更為親巴勒斯坦的立場。因此反猶情緒的冒起不是憑空而來。在10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接受記者關於反猶言論浪潮提問時,回答稱中國法律禁止利用網絡宣揚極端主義、民族仇恨和歧視暴力等信息,此外重彈落實「(資本主義)兩國方案」等老調。考慮到中共一貫對於網絡言論審查嚴格,如果民間反猶言論能夠較為自由地流傳、不被刪除,那麼顯然政權是放任這些言論,因為此舉與當前外交政策利益相合。

    另一因素是,中共在習近平會見拜登之際,刻意緩和了先前尖銳的反美言論,主要是為了安撫資產階級,試圖阻止資本加速逃離中國。如此立場180度大轉彎的最鮮明一例,便是民族主義煽動者、「老粉紅」司馬南最近宣佈「力促中美關係友好」,令他的許多追隨者大吃一驚。隨著中共當局暫時減少對反美民族主義的需求,反猶主義的升溫或將是對政權有用處的一個出口。

    然而,反猶太情緒也可能像其他的民族主義那樣「過火」、引發更大的外交風波,迫使當局開始介入壓制。這使得當局更難有回旋空間。只要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替代方案沒有在全球範圍建立,那麼民族分化和戰爭就永遠不會消散。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