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2日
More

    中國工人抗爭於去年翻倍

    經濟崩潰、崗位流失、欠薪遭遇,迫使工人上街

    金川/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經濟正處在「改革開放」資本主義復辟以來最深重的危機中。全球資本主義制度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危機,而中國經濟的危機正是其中一環。資產階級與中共這類政權迫使工人階級與貧民承擔大部分代價,因此不可避免地,各地危機都使階級對立變得更加尖銳。根據中國勞工通訊的新報導《2023年中國工人抗議縱覽:資本逃竄亂湧 工人集體行動較上年翻倍》,2023年有記錄的工人抗爭事件共1794宗,是2022年的831宗的216%。當中製造業工人罷工宗數增幅最高,從22年的37宗上升到了23年的438宗。這不僅表明了中國資本主義所國臨的經濟危機嚴重程度,也反映了中國正經歷的劇烈經濟結構改變。

    中國勞工通訊的局限性

    中國勞工通訊是總部位於香港的非政府組織(NGO),經常發布中國工人鬥爭及現況的有關報告。這些報告有其價值,但是,與許多NGO、以及受自由派影響的倡議團體一樣,其政治結論薄弱,並且沒有提供任何認真的解決方案。該團體與我們馬克思主義者的一個主要區別在於,他們沒完沒了地在每一份報告都重複道,中共官方的「工會」需要「履行其職責」(!)、並開始「代表」工人。儘管這份報告中包含的數據值得關注,中國勞工通訊至今仍不明白中華全國總工會其實已經是在「盡自己的職責」,他們的職責就是作為代表中共獨裁政權的假工會,阻撓、鎮壓工人抗議。

    中國勞工通訊報告顯示,2023年佔據工人抗爭的主要領域仍然是在建築業上。隨著房地產市場的危機不斷加深,房地產開發投資收縮去年較前年下跌了近10%,而新開工面積下跌了20%。這說明瞭房地產市場的崩塌,庫存積壓,工程項目日益減少。

    爛尾項目的激增、欠薪、削減工作崗位,不單單發生在私人住宅的建築項目上,政府主導和投資的公共基礎設施的建築項目也在減少。由於地方債台高築,在1月份,中共國務院下令全國12個地區停止或延後基建項目。這些項目的停工都對中國建築工人的生計帶來破壞性影響。

    目前,中國至少有5000萬建築工人。而去年建築業農民工討薪抗爭就至少有945宗,也是2022年的兩倍以上。那些早已陷入危機的房地產企業如恆大、融創、碧桂園等,抗爭特別激烈。但由於建築業工程往往層層外包,使得這些企業往往可以輕易推卸責任、歸咎「第三方」外包商。一個值得注意的趨勢是,失業的建築業農民工只能聚集在路口等待日結工作。這份報告所示,這些工人每天只能賺大概80元,只及過去建築業工資皮毛。

    而製造業的罷工數相比前一年暴增10倍,原因之一在於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及新冷戰的格局下,外資大量外流,加上「脫勾」趨勢令外貿訂單減少。工廠經營困難,外資與生產線外移,使工人失去生計。與美國的科技戰也使得去年被註銷或吊銷工商訊息的芯片企業達1.09萬家,平均每天有31家芯片公司倒閉。加上房地產市場崩塌、失業率節節升高、總體收入下滑,必然導致民眾紛紛減少消費支出。當中抗爭工人主要的訴求包括要求發放被拖欠的工資,以及發放搬遷倒閉的賠償金等。

    抗爭仍在初級階段

    在獨裁統治下的中國,真正的獨立工人組織並不存在。甚至連最基本的工會架構都極其缺乏,工人階級尚未累積起連貫的鬥爭傳統,因此存在著巨大的真空。鬥爭大多局限於單一職場或城市。在這種無組織的狀態下,如今抗議不可避免地自發並由憤怒情緒主導,但組織意識和期望尚且很低、很基礎。工人抗議並未挑戰資本家關廠、裁員的權利。他們覺得這些是「現實」、要接受,並將鬥爭集中在更「實際」的最低目標上(比如拿回被拖欠的薪水和補償)。

    馬克思主義者全面聲援這些鬥爭,同時認知到中國工人階級缺乏組織,因此現階段意識水平仍然很有限。這使中國比國外資產階級民主國家的工人鬥爭的形勢更惡劣。因為在這些資產階級民主國家的工會領導同樣也官僚化甚至形成空殼部分工會,但很多工人階級擁有具規模的工會組織,以及基本的民主權利(這兩者總是相互關聯)。在這些國家,有一些眾所周知的大型工人鬥爭,反對裁員、搬遷及關廠,有時會要求將公司公有化、保證撤回裁員決定,並保證所有工作崗位不流失。這樣的鬥爭水平,比如今中國高很多。但這指明瞭前進的道路,並顯示最重要、核心的事務,正是工人需要建立獨立工會。

    據中國勞工通訊報導,大量工廠用各種藉口和理由拒絕發放補償金,或想方設法迫工人自動離職,更有工廠公然打出發放工折的「折扣」,深圳松崗運豐電路板廠更低至3折發薪,因此工人的抗爭接連不斷。可見沒有獨立工會的情況下,工人對抗資本家的剝削和愚弄的能力大減。

    平台經濟的剝削

    另一方面,隨著電子商貿銷售越多越多地擠佔傳統零售業的市場,服務業工人的就業也面臨極大的壓力。傳統大型零售企業都不斷關閉旗下的店面,以家樂福為例,2023年上半年就已關閉了超過70%的門市店面,大批員工因而失業。他們也未能獲得合理補償。

    電子商貿銷售與平台公司的興起,對於工人工作穩定度、工資水平施加額外壓力。由於入職門檻低,大量失業工人湧入物流運輸行業,在各種網絡平台下成為「自營者」。據中國勞工通訊報導,2023年全國比2022年新增了41家網約車平台及126萬駕駛員。這使得行業人力迅速飽和,造成司機們只好相互廝殺。

    其中以貨拉拉為例,自2022年底爆了了大罷工後(可參見我們第69期《中國貨拉拉司機爆發多地區罷工抗爭》),2023年又多次爆發了罷工抗爭。部分抗爭的司機訴苦道現時他們接單平均每公里價格不到1.5元人民幣,同時要面對平台其他司機的激烈搶單競爭。特別是對於貸款購車入行的司機而言,現時的收入甚至無法支持他們償還購車的貸款。

    這些情況不單發生在網約車司機身上,也發生在食品外賣騎手上。中共為了緩解失業問題,大肆吹捧製造「外賣員3年賺102萬」的神話,以試圖吸引失業工人特別是青年失業者進入幾乎沒有任何門檻的外賣騎手行業。

    在經濟危機的壓力下,即使是過去被視為相對較安穩的地方事業單位崗位也朝不保夕,當中包括公共部門如醫療和教育行業,甚至部分編制內的公務員。

    南京市兩個區的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的工資在去年已拖欠3個月。廣東則大幅削減退休金,降幅超過三分一。更有消息指部分城市如天津早已財政破產,天津公交集團18000多名員工被欠薪數月。11月,河南汝州市公立的婦幼保健院拖欠五百多名醫務人員工資、醫保和公積金,部分更被拖欠長達一年,觸發了醫生們在醫院門口抗議,當地衛健委僅用兩個字回應:沒錢!同樣在河南,三門峽市34名教師公開發出絕食聲明,抗議入職4年來沒有落實編制,勞動合同、工資、社保醫保公積金一律欠奉。

    在這一系列的事件中,難以想像工人們竟然要忍受數月甚至以年計的工資拖欠,這讓我們可以看到工人在沒有他們自己的獨立工會的力量下是何等無助。

    中國勞工通訊這份報告涵蓋的事實,展現了一幅令人震驚的畫面,顯示習近平時期正發生的資本主義危機。但我們讀到中國勞工通訊報告末尾的結論部分時,我們感覺徬彿作者根本不知所云。在其英文版,作者表示:「隨著工人正在爭取自己的權利……中國勞工通訊長期以來一直主張中國官方工會承擔起代表工人的職責」。他們還認為,這「將確保公共與私人權利受保護,從而支撐國家的經濟與社會目標,並且公民可以有公平的機會獲得體面的生計」。他們希望以這些說詞,來贏得資本家與中共當局的支持,並將其說成某種「雙贏」局面——他們的意思是,不要階級鬥爭,而是要階級合作!

    對中共官方「工會」的幻想

    自從他們放棄呼籲獨立工會、稱這在中國「不可能」後,中國勞工通訊將近20年都在死守前述路線。一直以來,官方的中華全國總工會有曾以任何方式支持工人抗議嗎?中國勞工通訊只怕連一個例子都數不出來。但反而我們可以舉出許多例子,來佐證官方「工會」對工人緊閉大門,甚至參與破壞罷工、鎮壓工人罷工的行動。2018年的佳士鬥爭,正是中國官方「工會」反革命角色的生動案例。

    隨著中共資本主義的危機加劇,工人階級除了抗爭別無選擇。工人階級和青年必須開展全面的群眾鬥爭,以建立新的戰鬥性工人運動,並以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綱領,實現建立廢除資本主義的願景。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