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6日
More

    中國人口再下跌

    為加緊管制社會及鞏固核心家庭 中共必然攻擊女權

    陳昀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人口於2023年延續下跌趨勢。官方數據顯示,去年中國人口為14.1億,比2022年減少208萬、減少幅度是前一年兩倍多。當局近年廢除35年之久的獨生子女政策,推行各種「催生」政策,包括更便宜的住房、稅收優惠、各地方育兒現金補助等「甜頭」,並放開生育三胎、官方宣傳上鼓吹女性「回歸家庭」等;即使如此,去年出生人口為902萬,是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新低。

    人口下跌與經濟下行顯著相關,當然也源於其他因素。中國經濟更為深陷危機,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青年勞動者收入情況下滑,因此結婚和生育計劃不斷拖延、乃至直接放棄。今年1月17日官方公布,不含在校生的16-24歲人口失業率為14.9%。中國16-24歲人口約為9600萬,其中在校生至少6200萬,因此如果加上在校生計算,失業率比去年6月(正是當時,該數據隨後停止發布)最後公布的21.3%肯定只高不低。

    就業的年輕人收入狀況也普遍低於預期——重點大學畢業生起薪從疫情前上萬元人民幣降到如今六七千,大專畢業生起薪只有三四千元,對於大部分人來講入不敷出。即使中國多地有出台補貼措施(比如湖南長沙對於第三胎的1萬元一次性補貼),面對養育子女往往要投入十幾年甚至20年以上的時間與金錢這一現實,這些補貼也是杯水車薪,不可能真的提振年輕人的生育意願。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也意味著他們無力維持這些「甜頭」、因此將其中一部分收回。《河南日報》報導,鄭州去年9月推行生育獎勵,但兩個月後就食言了。

    但經濟危機並非造成年輕人(尤其是女性)對婚姻、成家態度劇變的唯一因素。近兩年,越來越多年輕人談到生育問題時,直呼「不要濫生無辜」。不單是經濟前景黯淡,還有過去三年粗暴的疫情「清零政策」經歷,對於中共的獨裁專制以及無力提供出路愈發不滿,讓年輕一代更加認定自己是「最後一代」。

    社會控制工具

    這是對傳統家庭模式帶來的極端壓力愈加抵制的一部分表現。中共也有意識地利用傳統家庭作為社會控制的工具。越來越多女性更為拒絕「傳宗接代」、「相夫教子」等保守父權思想,不想因為婚姻、生育而犧牲自己的人生目標。

    中共則加碼父權宣傳及法規限制。去年11月,習近平要求中共官員提倡其所謂「新型婚育文化」,影響年輕人的「婚戀觀、生育觀、家庭觀」,這其實就是要求女性去做「賢妻良母」,將生育下一代(勞動力)與為國家做貢獻相綁定。

    但是,過去一系列暴力侵害女性的事件,比如廣為人知的徐州鐵鍊女、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引起社會震撼。在中國,即使有著女性遭家暴的證據,仍有40%的女性離婚申請被法官駁回。2021年起,民事離婚必須有30天「冷靜期」,這使離婚更為困難。更有傳出報導稱,廣州的一名女子在離婚冷靜期內被丈夫殺害;而甘肅一名受暴女子提請離婚,法官卻稱為了孩子而駁回離婚申請。種種父權社會現況以及法律,都造成女性倍感政府鼓勵結婚的政策就是個陷阱、生育政策從沒考慮到保護女性自身權益。最終,2022年中國全年結婚數跌破700萬,相比2013年的最高值近乎腰斬。

    有研究顯示,到2050年,中國勞動力將減少逾2億,這不僅會使經濟停滯更嚴重,甚至會威脅中共政權的生存。官方宣傳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將化為泡影,反過來引起群眾的末日感。中共如今代表的是危機重重的威權資本主義制度,終究捍衛的是資產階級的利益、以延續專制統治,無能也不願大幅改善青年勞動者薪資、公共服務或社會福利,而勢必會繼續操控女性身體、讓女性以及全體工人階級為當今體制的危機承擔代價。

    在未來的動盪危機中,越來越多的女性和工人階級將作為整體,竭力尋求另一種制度,來取代獨裁及父權資本主義。我們的替代方案是民主的、國際性的社會主義,實現全體勞動者都享有體面工作和富裕的生活水平、及高品質公共服務。面對光明的生活前景、享有掌控自己生活的自由之時,生育決定將不再受到經濟和社會壓力影響,同時真正的女權解放也將實現。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