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6日
More

    台灣大選:革命左翼面臨的挑戰

    以下是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NPA)對我們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台灣)同志進行的採訪。新反資本主義黨屬第四國際統一書記處(USFI)一派,該黨想了解在台馬克思主義者的觀點。

    可以向我們讀者介紹一下你們的黨嗎?

    感謝同志與我們聯繫。我們樂見有這樣一個機會,向法國工人與社會主義者解釋台灣的發展。

    我們是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的中港台支部。ISA是一個革命馬克思主義的世界性組織。雖然中港台有彼此截然不同的特徵和政治局勢,但我們認為有必要跨越國家分界,建立一個三地共同的工人階級革命黨。這對於這個戰爭烏雲開始籠罩的地區尤其重要。我們尋求透過工人階級力量,進行反獨裁、反對種族及性別壓迫、對抗氣候災難的鬥爭。所有這些問題都是資本主義固有的,唯有社會主義革命才能推翻資本主義。

    2022年,中國爆發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最嚴重的反政權抗議。在部分城市,抗議者走上街頭高喊「共產黨下台」。雖然抗議規模不大,但這大幅刺激了中國的反對資產階級獨裁統治的意識。在中國,加入地下馬克思主義組織,可面臨最高10年有期徒刑。我們的地下雜誌和網站解釋道,在這些抗議需要建立群眾性民主組織、獨立工會和學生會,以及群眾罷工的力量,就像在韓國和南非那樣,才能推翻獨裁政權。我們還需推翻完全與黨國機器結合的中國資本主義,才能推翻大漢族沙文主義、極度厭女的中共政權。

    可否解釋你們在台灣,對於中、美帝國主義的看法為何?

    中美衝突是當今全球發展中最重要的趨勢。這是一場新冷戰。中、美雙方在貿易、科技,以及危險的新軍備競賽中展開爭鬥,並組織起了由兩者所領導的兩個世界陣營。我們還指出,這兩個帝國主義超級大國都陷入了危機和衰落,所以這是一場比誰先失敗的競爭。

    台灣問題或將成為中美戰爭的導火線,而這場戰爭恐怕要比烏克蘭、加沙的兩場戰爭更可怕。話雖如此,中國短期內不大可能會入侵台灣。事實上,有一種常見誤解,以為台灣問題僅取決於中方將做什麼。觸發戰爭的因素在於中、美當中任意一方擔心台灣將完全落入對方的勢力範圍。戰爭就是為了阻止對方獲得這種優勢。如今,習近平獨裁政權在國內面臨深重的經濟危機,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房地產泡沫正在破裂。但並不排除,當中共獨裁政權害怕國內發生革命危機時,有可能會孤注一擲入侵台灣。

    因此,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必須是反對中、美兩個帝國主義,也反對台灣資本家借助民族主義壓制工人鬥爭並強化自身權力。對中國帝國主義來說,征服台灣意味著打破平衡並成為新的全球霸主。我們必須為國際主義、獨立的工人階級綱領而奮鬥。我們反對親美的台灣資產階級進行的軍事化政策,包括近期延長兵役。但為了阻止戰爭威脅,台灣工人階級也必須與中國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為推翻整個地區的獨裁統治和資本主義而奮鬥。

    最近是否有發生任何重大鬥爭或事件,對階級鬥爭具有重要意義?

    是的,群眾鬥爭可能對區內產生巨大的政治、乃至地緣政治影響。首先,民進黨於1月13日連續第三次贏得總統大選,而目前民進黨的主導地位正是2014年太陽花運動的副產品。當時,台灣青年發起爆炸性的鬥爭,反對時任國民黨政府與中共獨裁達成新自由主義的《服貿》協定。剛好,大部分工人與青年現在自認為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身為馬克思主義者,我們必須捍衛民族自決權,但也要解釋道,如果台灣民族主義是與美帝國主義捆綁在一起,那將是死路一條。

    中國對香港2019年群眾民主鬥爭的殘酷鎮壓,也讓民進黨利用了反中共、保衛民主情緒,這種情緒是可以理解的,也讓他們得以在2020年大選中獲得壓倒性勝利。雖然資產階級的民進黨實際上只不過是空喊口號,卻還是能利用民眾對香港的同情心獲得支持。

    2023年,工人罷工升溫。這是由於生活成本持續上升,以及實質薪資下降。外送員於五一勞動節罷工。醫護人員也上街抗議,要求人力補足與加薪。一名消防員於一次化工廠火災殉職,此事觸發消防員抗議要求改善安全條件。快遞工會在威脅罷工時成功獲得加薪。農曆新年期間,長榮航空機師與台鐵工會都計劃罷工。

    我們看到大選中,第三勢力的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冒起,改變了民進黨、國民黨候選人兩黨壟斷的傳統局面。你們認為這對台灣資產階級意味著什麼?

    民眾黨的柯文哲贏得了26.5%的選票,將自己打造為技術官僚的中間派勢力、取代藍綠兩黨的替代方案。特別是在年輕人中,對民眾黨的支持代表資產階級兩大黨的無能和腐敗都令人失望。民進黨在這個選舉年的失利(總統大選得票從2020年的817萬,跌落到今年的559萬),主要源於高通膨、低薪下的生活成本危機。民眾黨與國民黨十分類似,都發起「居住正義」運動反對民進黨,但他們的政綱卻沒有任何真正提出解決方案的內容。他們企圖收編這些群眾鬥爭,以免它們隨後發展、開始表達獨立的工人階級聲音。

    但這個「第三勢力」卻相當不穩定。在兩岸關係上,柯文哲在整個選舉過程中猶如變色龍,從提出「兩岸一家親」,到現在表示將按照蔡英文的路線(即強硬的親美外交政策)。

    親中共勢力嘗試在選舉中統籌「藍白合」(國民黨與民眾黨組成競選聯盟),進而能更有可能擊敗民進黨,但最終合作告吹。然而實際上,藍綠白三黨及台灣資產階級,都與美帝國主義緊密結盟。沒有任何一方反對增加軍備開支。

    我們看到民進黨政府將退休年齡從63歲調高到64歲,但沒有引起太大反應。在法國,同樣的改變使我們近期經歷了自1995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可否解釋一下為何台灣社會在這個問題上反應如此冷淡?

    根據去年的報告,在47個國家中,台灣的退休金制度排名第9糟糕。70%的勞工退休後每月領取的退休金不到580歐元。與法國相比,台灣沒有強大的工人運動歷史,過去的抗爭成果就少得多。但對於砍退休金的政策,也還是有工人發起抗議。

    此外,根據國民黨獨裁時期的一項舊法律,「政治罷工」在台灣是非法的。「政治罷工」是指任何要求改變政府政策的罷工,因此即使是反對砍退休金的罷工也是非法。此外,根據《工會法》,台灣成立工會的最低門檻為30人,但台灣大部分勞工都在小企業工作。工人的組織意識在這種環境下受到壓制。

    我們必須了解到,與台灣工人階級相比,法國工人階級組織度要高得多。台灣的舊工會是在國民黨獨裁統治下成立的(用意是為了控制工人),並至今仍與國民黨有聯繫。如今,雖然也有真正的新工會成立,但大多數都採取了NGO的組織模式,缺乏真正的工會架構,並主要聚焦於遊說資產階級三黨的立委。很少看到透過民主討論來動員群眾的基本概念。我們支持工人抗議,並努力在台灣建立這種真正的工人傳統。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