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勞動階級貧窮惡化 打倒富豪專政

2019年四月月30日 下午 7:54

需要強大的、民主的工會運動,爭取8小時工作制與生活水平工資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多年來香港長者三個有一個貧窮,政府早前卻進一步將長者綜援年齡門檻從60歲提高到65歲,在社會保障方面開倒車。在早前立法會公聽會上,67歲的退休公務員黃婆婆向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哭訴,自己僅有每月3000元的微薄退休金,而退休兩年來一直找不到工作,因此被迫要在街上執紙皮維生。會上,羅致光面對活生生的老年貧窮問題,只是冷冰冰地丟下一句「可以找勞工處協助尋找工作」。這名前民主黨中常委過去亦曾表示反對全民退休保障,指其會帶來不斷累積的赤字。這是十分荒謬的講法,因為近年來的大白象基建總共過萬億元,幾乎耗掉整個財政儲備,卻不見政府官員說赤字!

政府承認全港貧窮人口有137.7萬,貧窮率達20.1%,創下9年新高,亦是自政府2012年貧窮問題最嚴重的一年。顯然,政府扶貧愈扶愈貧,乃是不爭之事實,更何況政府的貧困線遠低於實際的基本生活需要。 

青年貧窮

在香港,不單是老人貧窮問題嚴重,連青年人也不能倖免。2017年,18至29歲青年的貧窮率創2010年以來新高,貧窮率12.4%。

雖然香港低薪就業情況普遍。如果計算實際可支配收入,30年前,香港大學畢業生月薪中位數為17,490港幣,而現在只相當於當時的4,492元。大幅下跌主要因為樓價和租金飆升。

2017年,香港的貧窮戶就有36.4%是在職貧窮家庭,駁斥了「窮因為懶」的無恥說法。雖然新的法定最低時薪將於今年5月提升至37.5元,不過根據樂施會去年底發布的報告,在香港為滿足基本生活需要,時薪至少需要54.7港元。全港約107萬就業者沒有達到「生活工資」(包括政府外判雇員),超過勞動人口的四分之一。

對於基層工人的在職貧窮,政府是罪魁禍首。政府帶頭推動超級剝削的外判制度,現在政府各部門共聘請了超過3.7萬外判工人,其中八成外判工只有36.5元以下,這些工人每月收入僅得七八千元。

兩個月前網上流傳一張食環署清潔工在旺角公廁內吃飯的照片,引起網民的憤怒和心酸。該名清潔工沒有用膳時間,只能小休時偷偷在充斥異味的公廁內吃飯。上傳照片者因為害怕連累工人被炒而拒絕透露拍照地點,可見外判商壓迫工人的做法是如何惡名昭彰!

廁所清潔分早夜更,早更工作9小時,中間有1小時無薪「飯鐘」;夜更則6至7小時,並無「飯鐘」,外判員工服務期間若進食、煮飯、閒談,便要扣外判商的錢。食環署就事件回覆指,工作6至7小時不給「飯鐘」這安排沒有違法!

女性與外勞

女性及外勞的狀況更為慘淡。女性貧窮人口和貧窮率均較男性高,除了許多家庭主婦缺乏經濟收入及退休保障外,男女同工不同酬問題亦非常嚴重。根據婦女基金會的研究,就業女性收入中位數更是比男性少32%,這是因為性別歧視造成女性更多地集中在支援性、低收入、不穩定的工作崗位。

而外籍家庭勞工雖然去年獲得「加薪」,但僅僅只是將最低工資增加至4,520元,按年增加2.5%。在其他基層工種,譬如建築、保安、安老行業等,政府都以廉價外勞來降低整體工資,使外勞和本地工人均深受剝削。

香港是個極度富裕的社會,如果計算人均生產總值,理論上每人每個月應該分享到平均3萬元的財富,但實際情況卻是少數資本家竊據了大部分社會財富,工人卻在貧窮之中苦苦掙扎。因此,香港的貧窮問題不是天然的,而是富豪精英和親資政府聯手造成的。

在資本主義邏輯下,資本家及其政府會將不同工人相互競逐、分而治之,造就競次效應,讓資本家可以獲得最大的利潤。現時中共和林鄭竭力打壓民主權力,進一步鞏固香港的富豪專政,將使工人和年輕人的生活水平和權利更加惡化。因此工人階級需要不分種族性別團結鬥爭,向財團徵重稅來落實全民退保、大幅增加社會保障服務及工資等,並爭取真正的、全面的民主權利。

我們需要的一個主要武器是強大的、民主的工會運動,以此發起和協調爭取8小時工作制與生活水平工資的鬥爭。工會必須從無力的遊說團體變成真正的工作場所組織,對抗老闆,捍衛工人權利。我們也需要新的工人政黨,推進工人權益,打破民主鬥爭的僵局,展現工人階級替代方案,取代富豪的不民主統治。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