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國委國際執委會討論國際願景

2019年八月月30日 下午 11:10

工國委(CWI)國際執行委員會(IEC)於8月12-16日在比利時召開歷史性會議

這是一次充滿信心與活力的會議,其任務是評估CWI歷史性危機後的狀況,並開始國際內的討論,以準備2020年初的CWI世界大會。

有關會議中政治討論與結論的一些報告將在未來幾天內發佈於worldsocialist.net。下文報告了會議開場關於國際願景的討論。

Danny Byrne,CWI臨時委員會成員

國際執委會首先就國際願景進行了熱烈的討論,釐清了很多問題。CWI臨時委員會的Vincent Kolo和Cedric Gerome做了開場演說,而來自社會主義替代(CWI美國)的Tom Crean負責回應其他同志的發言和提問。在一天半的時間裡,來自奧地利、澳洲、比利時、巴西、英國、中國、香港、台灣、希臘、德國、愛爾蘭、義大利、以色列/巴勒斯坦、墨西哥、波蘭、魁北克、俄羅斯、加拿大、瑞典、突尼西亞、土耳其和美國的同志都作了發言。

討論的三個主要議題均對當前世界至關重要:全球經濟可能再度衰退;帝國主義對抗急劇升級,尤其是中美新「冷戰」;世界各地的群眾運動,尤其是北非、香港和波多黎各。

上述問題,及其對世界政治和數百萬群眾的巨大影響,將成為未來幾個月和幾年階級鬥爭發展的決定性因素。

在整個討論過程中,我們強調,CWI各支部和成員在上一時期進行的「政治革命」使我們的國際免於宗派主義、教條主義和官僚主義墮落。這對我們在政治上做好準備、以介入激動人心且充滿挑戰的新時期來說非常關鍵。

世界經濟再現衰退

所有最新數據都顯示出,世界經濟已經開始再次衰退。中國經濟增速降到30年最低;在歐洲,德國、意大利和英國都接近或者已經處於衰退之中。

新一輪的經濟危機將成為人們記憶中第一次主要由地緣政治因素引發的危機。中美貿易衝突以及英國脫歐造成世界經濟成長放緩(儘管後者影響相對較小),體現出政治與經濟之間密切的辯證關係,同時也證明資本主義的內在矛盾(特別是各國統治階級之間的緊張關係和衝突)在阻礙經濟發展。

IEC會議就未來經濟衰退的性質及其影響進行了非常多的討論。雖然地緣政治因素是決定性的導火索,但是這場危機的深層原因與2007/8年危機相同,即全球資本主義的生產和盈利能力面臨根本性的危機。這反映在自2008年以來惡化的巨大債務問題,投機性經濟泡沫增大,生產性投資的長期缺乏。

討論強調的另外一點是,世界經濟還未從上次危機中恢復。國際統治階級為對付2007/8年危機已使用了渾身解數(包括降息和關鍵的國際協作),所以如果再出現新的衰退,他們的迴旋餘地已大不如從前。

新一輪危機對工人階級、青年人和所有被壓迫者的影響也將與2007/8年不同。人們不會忘記過去10年的新自由主義攻擊、貧困和鬥爭。雖然新一輪經濟危機、失業和不穩定的就業前景可能暫時削弱工人的鬥爭意願,但是經濟再次衰退對政治與意識形態的影響無疑將加深過去10年的激進化近程,引爆更多革命鬥爭。

中美新「冷戰」

在國際關係方面,中美這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激烈衝突不斷升級。這場歷史性的衝突遠遠超出了「貿易戰」,並正在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政經事件。中美在經濟、政治和技術上出現「脫鉤」的趨勢,雙方都在尋求鞏固和發展各自的勢力範圍。

關於歐洲、拉丁美洲、澳洲和非洲的討論也提出相關例子。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危機一直是最突出的例子之一。華為事件所涉及的「5G」技術具有重要的軍事和民用意義。

中美衝突不是重複美蘇冷戰,因為美蘇冷戰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政經制度間的衝突,而今天的中美「冷戰」兩大帝國主義爭奪世界主導權的歷史性決鬥。不過,與上一次冷戰一樣,中美衝突正在將世界劃分為兩大對立的集團,而且愈發所有世界關係的主線。

幾位同志評論道,中美之間雖然是「冷」戰,但其影響非常嚴重。的確,如果是在核武器出現之前,像中美之間這樣的衝突很可能已經引發「熱」戰。

中美衝突在未來幾年會有起伏,但導致衝突的根本矛盾不可能在資本主義主義之下得到解決,所以雙方不可能達成持久的協議。

衝突還反映出兩國內部的發展。美國的同志解釋到,美國經濟明顯在失去動力,罷工數量在回升,「社會主義」得到越來越多人的支持(從伯尼·桑德斯的初選競選活動中可見一斑)。在西雅圖,社會主義替代(CWI美國支部)正參加市議會選舉,迎戰以世界首富、亞馬遜公司CEO傑夫·贝索斯為首的資產階級聯合攻勢,爭取莎瑪·薩萬特(Kshama Sawant)連任。這是世界社會主義力量極其關鍵的一場戰役。

香港的歷史性群眾運動預示著中國革命

香港和台灣的同志深入解釋了當前香港群眾運動的影響。在過去10多個星期裡,香港群眾不斷走上街頭,每個星期至少會有一次超過10萬人的遊行。上週末(8月18日)更是有170萬人參加示威!

各國統治階級的代表正在討論中共是否會出動解放軍鎮壓香港群眾運動,製造另一場「天安門屠殺」。同志們在討論中說,儘管短期內中共不太可能採取軍事鎮壓,但是中共做出軍事威脅反映出它現在面臨的危機之深。中共非常害怕爆發群眾革命。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活躍在運動當中,目前正在推動學生罷課。這場運動很大程度上是去中心化的,「沒有領導」,這反映出群眾對於香港資產階級泛民反對派的不信任。我們的同志主張運動需要以工人階級行動為核心,並主張運動需要蔓延到中國大陸。

從許多方面來說,這場群眾運動都是新一場中國革命的開端。中共嚴控媒體並大肆製造假新聞,將香港群眾運動描述成西方反動勢力的陰謀,以避免大陸群眾聲援香港的抗爭。但是中國大陸也在經歷群眾鬥爭和激進化的浪潮。接連不斷的中國工人群眾鬥爭可能升級,並和香港群眾運動聯合起來。

非洲的革命起義

儘管CWI在蘇丹的成員未能拿到簽證,因而無法參加會議,但我們仍深入討論了今年蘇丹和阿爾及利亞的群眾革命運動。

蘇丹和阿爾及利亞群眾推翻了已統治數十年的獨裁者,震驚了許多資產階級評論員,並令整個地區的統治精英感到害怕,同時也鼓舞了數百萬工人和年輕人。由於近年來中東部分地區遭受反革命的殘酷蹂躪,蘇丹和阿爾及利亞的革命起義更具重要意義。

蘇丹的鬥爭是21世紀最先進的革命鬥爭之一。蘇丹各地成立了大量基層抵抗委員會,作為動員群眾的核心力量。軍政府及其民兵武裝在6月3日發動大屠殺,但未能消滅革命,反而激起更大的群眾反擊,包括歷時3日的總罷工和6月30日的「百萬人遊行」。

不幸的是,雖然蘇丹群眾展現出巨大的革命力量,但運動領導層反而落在群眾後面。反對派「自由與變革宣言力量」(FDFC,其骨幹是「蘇丹專業人員協會」)已與反革命軍政府簽署了一項權力分享協議,但這份出賣革命的協議遭到越來越多群眾的反對,很可能會因革命的繼續發展而破裂。舊獨裁者被推翻之後,腐敗的統治集團更大力地控制經濟,並向沙特主導的也門內戰派出更多軍隊,而群眾則要承受物價上漲和食品、燃料、藥品短缺。所以新的革命鬥爭正在醞釀。

資本主義無法實現政治穩定

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這最鮮明地顯示出,歐洲資本主義自2008年危機之後深陷無休止的動盪,絲毫無法恢復穩定的政治局勢。歐洲同志報告了歐洲各國普遍的政治動盪和兩極化,包括德國、法國、奧地利等「核心」歐洲國家。

儘管英國和歐洲資產階級都反對英國無協議脫歐,但統治階級的政治考量推動局勢不可避免地向這一方向發展。鮑里斯·約翰遜就任英國首相,工黨和保守黨都深陷危機,在這種情況下英國資產階級找不到任何能夠解決困局的代理人。歐盟建制也不得不對英國採取強硬態度,因為他們擔心如果不這麼做,歐盟就會瓦解。

在歐洲大選中,許多國家的群眾更加兩極化,而且綠黨的選票驟然上升。這說明統治階級未能恢復群眾對傳統資產階級政客的信心。相反,歐洲經濟正再次進入動盪期,傳統政治版圖將更加難以維持。

拉美的情況也與歐洲類似,過去幾年右翼勢力贏得多個主要拉美國家的大選。但無論是傳統的新自由主義者(例如阿根廷的馬克里),還是右翼民粹主義者(例如巴西的博索納羅),儘管備受大企業期待,但都未能享受到「蜜月期」。

博索納羅是1980年代末獨裁政府下台之後支持度最低的一位新總統,而且博索納羅政府深陷於保守派、新自由主義者和軍方的內鬥之中。在阿根廷,馬克里政府面臨著工人和女性的鬥爭浪潮。在不久前的總統大選初選中,馬克里的得票率落後其主要對手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15個百分點。

另一方面,在墨西哥,在一年前左翼的洛佩斯·奧夫拉多爾(AMLO)當選總統之後,工人階級則更勇於發起鬥爭。

未來一段時期,各種政治立場的政府都會受到考驗。而CWI的任務就是呼籲和組織工人和受壓迫者的團結抗爭。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終結全球資本主義造成的長期危機、不平等、壓迫和混亂,真正改善全世界大多數人的經濟狀況和生活處境,同時保護生態環境。

儘管我們在IEC會議上也專門討論了性別壓迫、社會主義女權主義和環境問題,但我們在本場討論中也強調,上述議題是我們討論世界願景的關鍵內容。這些議題都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而且也關係到我們的全球行動計劃。CWI成員在世界各地的女性運動中經常扮演著領導角色。大規模的女性運動反過來推動了工人鬥爭。而且在各類階級鬥爭中,女性工人和年輕女性一直都站在第一線。

全球青年反氣候變化運動得到工人階級的更大支持。CWI的各國成員將積極介入9月20-27日的反氣候變化罷課/罷工。

今次這場令人振奮的討論表明了CWI的政治力量、決心和革命樂觀精神。我們這個社會主義革命國際活躍在群眾鬥爭當中,準備迎接挑戰和革命機遇。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