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遭排斥激發對中國種族歧視的反彈

2020年5月19日 下午 10:09

中國網友對華裔在歐美社會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義憤填膺,但如今他們正以同樣的方式對待非洲人

馬加烈 中國勞工論壇

在中共政權嚴防境外輸入新冠肺炎案例之際,居於廣州的非洲僑民遭遇歧視。4月初,在未經確認是否感染的情況下,多名非洲人被逐出公寓、酒店、餐廳和商店,或遭執法人員粗暴對待及被強制隔離。即使有繳交租金,一名尼日利亞留學生仍被趕到街上。一間麥當勞貼出英文公告稱「即日起不准黑人進入」。有執法人員在帶走隔離3名尼日利亞公民之時沒收了他們的護照。相關影片和言論傳入非洲社交平台後引發眾怒。

中共政權正對付來自特朗普政府和歐洲各國政府就新冠肺炎爆發的起源帶來的壓力,而廣州發生的這一系列反非洲人的歧視行為發生在中共政權所處的高度敏感時期,在幾個非洲國家引起了強烈反對。對於歧視事件,肯尼亞外交部「正式表達了關切」。曾藉由疫情提議遣返中國公民的肯尼亞議員庫里亞(Moses Kuria),此時呼籲在中國的肯尼亞國民返國。尼日利亞下院領袖格巴賈比亞米拉(Femi Gbajabiamila)於11日召見了中國駐尼日利亞大使周平劍,當場向周平劍展示非洲僑民遭遇廣州執法人員不當對待的影片。加納、塞拉利昂丶塞內加爾與非洲聯盟亦先後就事件發聲明或傳召中國大使。

為了避免傷及同非洲國家關係,進而傷害自身於非洲的經濟利益,中國政府反應迅速。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9日回應稱,中國政府對歧視性言行零容忍。《環球時報》國際版撰文稱「所謂對非洲人的虐待是西方挑撥敵意的陷阱」、「(在新浪微博)180個帳號因煽動人群歧視而被禁言關閉」。13日,中國麥當勞也就分店歧視黑人事件道歉。

中國對黑人的歧視

針對黑人的種族偏見在中國並不少見。無論廣州的事件爆發前後,新浪微博不乏「你們(黑人)本來就是垃圾」、「野蠻人只服打」等貶低黑人的評論,並指責反對種族歧視的人是「聖母」、「白左」。對此,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教授麥高登(Gordon Matthews)評論道:「中國網友對華裔在歐美社會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義憤填膺,但如今他們正以同樣的方式對待非洲人。」3月,《紐約每日新聞》報導,短短一週內針對華人和亞洲人的種族主義攻擊在美國已有600次。種族主義並沒有自動隨著大流行的蔓延而抬頭。正是資本主義政府在其(由病毒觸發但並非由病毒引起的)經濟崩潰時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使群眾起義的幽靈在遊蕩。這些政府(例如特朗普政府)和親資政黨正在用種族主義轉移群眾憤怒。

資本主義發展之初,殖民者就利用種族主義偽科學合理化自身的殖民統治,以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種族主義也在今天為資產階級所利用,分化被統治者、轉移群眾視線,因為他們的制度已陷入歷史性危機。可負擔住房、體面工作、生活工資和優質學校的缺乏,正是種族主義思想的溫床。種族主義政客將問題歸咎於外國人和少數族裔,分化工人階級、阻礙他們聯合找出根本問題。當今中國對非洲人、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族裔的歧視,與歐美對中國人的歧視一樣,也與資本主義社會對相對貧窮者的內建歧視密不可分。香港的反中國內地人情緒也是如此,指責內地人是「蝗蟲」、在竊取香港的資源、為強化中共獨裁提供了政治基礎。此外,基於在海外的經濟與地緣政治考量,中國政府對在華留學生實施了一些「超國民待遇」,而這也反過來激化了民族主義與種族主義情緒。

社會主義者呼籲中國人、非洲人與其他受壓迫者(包括所在地區的本國基層民眾)團結對抗種族主義,聯合鬥爭反對資本家及其政府,正面對抗種族主義仇外勢力。在當下疫情和嚴重的經濟危機中,當資產階級政府在各國實施的政策最終使工人和窮人買單最多的時候,上述訴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我們正在努力以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令種族主義不再有生長土壤。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