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访问社会主义者

2012年11月23日 上午 10:58Views: 119

马来西亚政经局势及群众斗争

正当东南亚国家局势处于拉弦状态,经济又因欧洲经济危机和中国经济放缓而受到拖累,资本主义危机已经在东亚露出爆发的端倪。作为国际主义者深入了解东亚政经局势,建设东亚社会主义革命组织,是为准备东亚工人阶级反抗的第一步。社会主义行动成员左仁走访马来西亚与当地工国委(CWI)支部成员交流,并保持紧密的合作共同斗争。

以下是左仁与工国委(CWI)马来西亚全职人员Elricius Niklaus1121日晚上进行的访问:

左:马来西亚的政治局势是否陷入新的危机?

E:马来西亚正进入非常特殊的时期。50年来执政党处于非常弱势的局面,反对党正在取得支持,尤其在乡效地区。我们可以见到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和砂拉越(执政党的自治联邦州)。这两个州有几名州议员辞去现时执政联盟的职务,宣布支持反对党。我们可以观察到马来西亚人民和青年正在激化的情绪。近年Bersih(干争与公平选举联盟)运动以及其他环保运动正在慢慢走上马来西亚的政治舞台。

当然,执政党和反对党间的衡突只是资产阶级政党之间的衡突,当中包含两派所代表的、与皇室有连系的保守元素。对很多人来说,反对党人民联盟(Pakatan)相对于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只是两只魔鬼中没有那么邪鬼的一只,即使人民联盟表面上比较贴近民众。在2008年选举后,人民联盟控制了相当数量的州分。从选举结果来看,50%支持执政党,45%支持反对党,反对党控制的州分数量增多了。可是,今天我们看到人们开始质疑,即使反对党力量强大了,但人民的生活水平没有改善。在吉隆坡,最近有一个土地发展商与反对党高层有紧密联系,要把该土地征收用以发展牟利。即使从前的执政党没有干扰那块土地,但反对党上场后就要收回那块土地作商业用途。反对党的斗争主要在城市地区,但他们上场后都没有改善过什么。民主行动党(DAP)的办事处是在酒店内的,最近又有报导其中一个反对党领袖前往东马时乘坐私人飞机,让领袖辩称:「那是同情我们的财团捐助的,用来支持我们的抗争。」可见,反对党与人民是多么的脱节。

左:全球经济危机及亚洲经济放缓,对马来西亚经济有影响吗?

E:国际货币机金(IMF)总裁拉加德访问马来西亚时,警告马来西亚的债务水平实际上是十分庞大。总理纳布吉在2012年强调本国经济基本上仍然强劲,没有受危机影响,但这已被证实是错误了。马来西亚的GDP有60%是依赖出口的,但作为重要出口商品棕榈油的价格永远不会回复至2000年的水平。实际上经济疲弱已经到达临界点了。反对党在经济政策上也没有清楚的纲领去挑战现存制度,只是用「福利国家」等的民粹口号去吸引群众。在一次学生抗议和占领吉隆坡的独立广场后,反对党之一人民公正党的宣言中加入了「免费教育制度」的内容。年青工人愈来愈多接触政治,如果你回望五年前,可以见到他们前所未有地视自己为工人阶级。年青人不满反对党(PAKATAN)没有提出清楚的替代方案,但支持亲利伯维尔场的政策。反对党甚至视国民阵线投入太多公共服务的资源,为凯恩斯主义政党。反对党又指国民阵线不民主和腐败,但他们自己是一样的,同样恶意攻击和排斥批评者。

现时马来西亚的电子部门受到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危机影响,这是两大的输出市场。消费力愈来愈低。不少工厂的生产计划只是去到今年圣诞节,没有未来的计划,因为如果需求再减低就要结业。生产隆低和失业高企已经开始受到媒体报导。经济将会受到重创,但两大党派都没有提供清楚的方案,在未来为马来西亚人争取好的未来。

左:政治经济都有新的动向和发展,那么群众运动应该都有改变?

E:2007年开始的BERSIH(干净和公平选举联盟)运动已经发展到很大了。我想强调这是与经济因素有关的。很多中产阶级感受到经济受创带来的后果,这种不满引领至BERSIH和环保运动。我们可以见到BERSIH从1.0至3.0,大部分参与者都是中上阶层,没有很多人工组织支持这个运动。运动要求马来西亚要有洁净和民主的选举,但未见到整个体制的崩坏。在经济危机之前,这类型的运动从没有发生在马来西亚上。

在经济发生后,运动就扩张至各地区。各地都有定期的政治讨论会议,当中不少的组织都支持反对党。上星期,有一环保运动反对财团在彭亨(PAHANG)建设稀土厂,以提高公众意识到环境会如何受到破坏。这运动是在2010年开始建立的,群众的情绪开始聚积,第一个游行有20,000人参加,同时在几个地方这个运动开始获得了支持和动力。每一场讲座和会议都有很多年青和中产阶级背景的人参加。可是正如我们预计,这个绿色团体并不能提出鲜明的政治方案去解决这问题,他们只是期望政府会有自我改善,而没有联系至普遍人民的群众运动。

左:工国委(CWI)在马来西亚进行了什么工作?

E:我们通常在吉隆坡的加影(KAJANG)活动,展开了一个运动。我们启动了「工人和青年联盟」的运动,以此名义去吸引工人和青年,因为很多任务人都对工会和劳动部有很坏的印象。在汝来、加影和蒲种,我们都选取了一些工人区去派发传单,通常在中午、午饭后或下班后(5pm)的时间。工人通常会在午饭或下班后去吃饭和购物。所以我们尝试融入他们,讨论工作场所的问题和工作条件。最近就有制冰工厂的工人向我们控诉公司经理对他们的剥削,包括拿不到最低工资水平的薪金(900元马币),想拿假期照顾子女时受到,甚至到公立医院看病后的医生证明不获认受,因而不允许请病假。我们开始把他们的案件投诉至劳动部,并准备团结和组织工厂工人,为未来可能展开的斗争作准备。

在青年运动方面,我们会到公立和私立大学派发传单,现时主要覆盖一间公立和一间私立学校。我们在加影的支部是最成熟的,有比较强固的领导,所以工作亦最有效率。在汝来工人和青年的意识都十分低。我们六个月前开始学生工作,除了派发传单外亦售卖我们的双月刊 – 《团结社会主义》。刊物是一个我们与连系人沟通的工具,表达我们的政治愿景,亦让学生提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