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抗争略有所成政府小让一步

2014年12月23日 下午 1:42Views: 49

新制度收紧审批 滞港难民生活困苦

强尼 社会主义行动

经过了今年难民200多日的佔领行动,对抗贪污的难民外判机构ISS,改变开始到来!最近有消息指,政府改动难民外判服务政策,由现时让「国际社会服务社」(ISS)垄断全港的难民服务(每年政府资助2.5亿),改为将难民服务分成香港、九龙及新界三区,让各非政府团体或企业投标,而一个团体或企业最多只能投到两区的服务。换言之,来年至少会有一区是由新的企业援助。

此外,难民目前的食物援助是收实物的,今后很可能会改变现金券制,让难民到指定地点换取食物,选择相对多了一点,相信可略为改善剋扣食物的情况。

ISS垄断了难民外判服务廿多年,难民成功施压,迫使政府作出小退让,可谓踏出历史性的一步。今次小胜一仗,要彻底改变,必须打倒贪污的ISS,废除外判制,迫使政府加大对难民的援助,降低审核的门槛。难民联会创办人之一Raymond指:「感谢社会主义行动一直支持我们的抗争。他们组织游行,向ISS及社福署抗议,并将我们的讯息传播至香港本地人社区。另外也感谢长毛,很多香港的政党都不支持我们,因为我们没选票。」

政府新机制备受质疑

最新数字显示,香港已有超过9,500名难民,其中大部分已被迫滞留香港多年。由于难民身份确认过程旷日持久,动辄十馀年,其间没有工作权令他们的生活举步维艰,医疗教育等权利更是无法得到保障。

香港政府于2014年3月3日开始实施「统一审核机制」,即由入境处一次过审核免遣返声请(non-refoulement claims)。过往,来港寻求庇护者可基于《酷刑公约》向入境处申请「酷刑声请」,或按《香港人权法案》第三条向香港联合国难民署提出「不人道待遇」,及按《难民公约》提出「难民迫害」申请。新机制下,难民申请交由入境处一併审核,难民署仅担任顾问角色。

但之前经入境处审核的案例成功率一直很低。至2013年三月,入境处在过去二十年收到逾1.2万宗「酷刑声请」申请,仅2008年和2013年两宗斯里兰卡籍人士的声请获确立,成功率为0.016%,而通过难民署申请的成功率略高。除此之外,一些早前已由难民署确认的难民身份也可能会重新经过法院审查而被宣告不合法,届时难民需要向法院申请上诉,若果失败就要被驱逐出境。因此,这一新机制很可能导致收紧审批或驱逐一些难民,甚至很可能会否决过千名难民的申请。截至11月,仅有504位声请者接受审核,9,500人依然处于等候之中,即仅有0.2%被受理。

refugees-2

难民生活窘境毫无改善

儘管近期由于「难民联会」的成立,并发动了200天的佔领行动,难民极端艰辛的生活条件稍稍为外界所知,但改变却迟迟未发生。因为被禁止工作,他们被迫依赖ISS(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微薄的援助渡日。每月获准只有价值$1,200的食物包,但很多时候只收到价值$700-800的食物,当中更有不少腐烂过期食品。他们每月只有$1,500房屋津贴,不得不常年居住在由猪场改建的破旧寮屋和贫民窟,很多人由于房租上涨,ISS又拒绝提供更多资助,甚至连贫民窟内的住所也失去。许多新来港难民由于没有及时得到经济援助,只能被迫露宿街头,以乞讨维生。

难民子女的受教育权更是难以得到保障。他们即使在香港出生,也不是香港永久居民,更没有外国的户籍,基本属于无国籍人士,无法享受教育的权利。即便有些儿童被安排就学,ISS的学费资助往往乏善可陈,难民要自行寻求慈善机构援助,即使入读公立学校,交通膳食、课外活动等开支也是十分沉重的负担。不少人祗好铤而走险去做黑工,被发现便会面临15个月监禁。

社会主义者的立场

很多难民在本国面临酷刑、宗教或者政治迫害,这其实都是全球资本主义所造成的。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的病态制度造成了战争与内战,利润制度面临危机,军费上涨,民族主义升温,各个独裁政权得到支持。这些进一步导致了大规模贫穷、族群或宗教冲突,迫使无数人离开家园。

同样在资本主义不民主的政策下,香港政府不肯承担难民服务,拖长难民申请庇护的甄别程序,又不容许难民工作。社会主义者竭力支持香港及世界各地的难民斗争,并会继续帮助「难民联会」扩大发展下去,进一步提升抗争的意识和力度,直至政府实施人道的难民服务。同时团结全世界受压迫者去挑战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