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二公投:投票人數超預期 群眾佔中心不死

2014年六月月23日 下午 8:30Views: 88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中共公佈《一國兩制白皮書》,聲言可以「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加上電子公投系統受到國家級的駭客入侵,反倒激起了大眾的投票意欲,六二二電子公投變成了反政府的抗議票。至本文截稿時,已經有超過70萬人投票,反應比預期熱烈得多。

社義行動批判性地支持票投3號的學界方案,雖然方案沒有明確指出廢除提名委員會,而只是以直選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委會,但仍然是三個方案之中最進步的一個。但我們認為,即使是由直選立法會議員組成的提委會,也會受到建制當局的壓力而造成不平等,因此我們拒絕任何形式的提委會。

「和平佔中」於較早的商討日投票中,選出了三個普選方案作為今次電子公投的選擇,包括學界方案、人民力量方案以及真普聯方案。由於三個方案都包含公民提名,都不會為政府所接受,因此票投哪一方案已經變得次要,各黨派的宣傳活動都集中於摧谷投票率,以求表達群眾為真普選佔中的意願。

「佔領中環」在一年半前被提出,一開始本受到大眾支持,尤其是年輕一代都熱切期待這場運動。可是一直以來,泛民主派及佔中三子提出佔中至今猶豫不決,拖延發起佔領中環的日子,令群眾對佔中領袖愈來愈失望。因此,原本預計6.22的投票率並不會高,但在近幾個月,北京政府歇斯底里的打壓抹黑佔中,反而令公投起死回生,群眾視投票為反抗的手段。雖然佔中領導層逃避抗爭,但群眾卻公民抗命為重要武器,可見兩者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構。

中央對待公投的策略原本是冷處理,以免激起民情反彈。但是,發現投票人數比預期多得多後,港澳辦和中聯辦發表聲明攻擊全民投票。港澳辦指全民投票「是非法的,也是無效的」;中聯辦則稱全民投票結果「不具任何參考價值」,「是一場鬧劇」。這只會加強公投的對抗意味。
佔中三子較早前講過,如果投票人數少過10萬人就會退出佔中領導層。但是,如今的投票率反映出普遍群眾爭取真普選的決心,再次推進了佔中運動,實令佔中三子騎虎難下。

數以十萬計民眾踴躍參與六二二公投

數以十萬計民眾踴躍參與六二二公投

鼓動群眾反抗信心

在短期內,電子公投的高投票率可為佔中三子及泛民主派贏得權威,迫使泛民向中央政府擺出高姿態。此外,群眾亦會更有信心參與群眾鬥爭,經歷過政府一連串的輿論攻勢、警察暴力與政治檢控,一個新的反擊浪潮將會來臨。

從六二二公投的高投票率,可見群眾對現存制度的不滿,並將給予佔中三子及泛民領袖巨大壓力,迫使他們不敢過於保守。但是,泛民領袖還是會主張與中共政府談判,又害怕民主鬥爭會變得過於「激進」,還是會充當群眾運動的剎車掣。因此,社會主義者強調由下而上民主建設群眾組織,而非泛民主派主導的運動架構。電子公投投票率高的話,可以向政府施加一定壓力,但不能取代工人及青年的群眾組織。

目前,各溫和黨派都口講支持公民提名方案,但問題是有多少決心去爭取,願意用什麼手段去爭取。泛民主派內部本來就沒有堅實的政治立場,組織也相當鬆散,因此在政局愈來愈兩極化下四分五裂為不同的陣營。不少人希望佔領中環可以團結泛民,而透過電子公投令各黨派信服一個共同佔中方案。

在商討日(三)選出三個公民方案後,民主黨對投票結果不滿,表示正在考慮退出真普聯;加上資產階級媒體竭力渲染佔中被激進派「騎劫」,令佔中三子屈服於壓力下,突然繞過商討日的機制,擅自加上另一項投票選擇 - 「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應予否決。」佔中三子之一戴耀廷表示,這裡做是為了讓溫和泛民可以繼續參與公投!相信不少投票人士會在此項投棄權票以示不滿。

公民黨湯家驊因為公開表示公民提名方案是不務實,最近於城大舉辦「政改研討論」,與基本法委員饒戈平討論「如何將提委會民主化」,向傳媒放風可接受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

此外,在最近反東北計劃在立法會的抗議裡,警察暴力鎮壓示威者而爆發衝突,建制派媒體全力開力輿論機器,抹黑反東北運動是「佔中預演」,誣陷佔中必然會釀成暴力。民主黨、公民黨及工黨何秀蘭立即與反東北示威者保持距離。在未來這些抹黑只會有增無減,泛民主派即使不會全面屈服於輿論壓力而取消佔中,也會用種種方法限制佔中的規模與抗爭手法,避重就輕。

七一上街倒梁

六二二的投票率反映了群眾的憤怒,接著的就是七一上街。

高投票率最多也只是凝聚了民氣,但要發動有力的群眾鬥爭(包括佔領中環),需要的是更有力的群眾組織力量。佔領立法會的行動讓我們窺探到佔中運動會面對如何強大的警察暴力,因此單靠佔領並不足以挑戰整個政權。我們需要在工會及工人階級之間宣傳,令工人有準備以罷工的手段參與佔中,並改變香港奴役工人的制度。只有工人階級成為群眾鬥爭的領導力量,才能有徹底的政治和經濟變革。

歷史上的社會變革的運動,都不會僅限於改變政治制度的鬥爭。曼特拉在南非結束種族隔離的運動裡,就提出一系列改善工資、工人權利、國有化經濟體系的政策,然而由於非洲國家大會沒有提出打破資本主義的綱領,令「民主化」後的南非墮入了新自由主義的陷阱,使今天南非的底層工人仍然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在2012年屠殺罷工的礦工裡,可見國家的鎮壓力度更強。

佔中運動若果要動員普羅大眾與工人階級的參與,就不能限制於普選制度的問題上,而要提出工人權利、改變經濟制度的訴求,結束鉅富權貴的不民主統治。這是唯一的道路可以爭取群眾支持,並為群眾(特別是中國大陸受壓迫的血汗工廠工人)指明一個方向。由下而上的跨境團結運動,從而反對獨裁資本主義的中共政權,是唯一的出路。

社會主義行動的佔中訴求:

● 梁振英政府立即下台
● 立即廢除功能組別、立即廢除提名委員
● 政治代表與普通工人同薪同酬,不享有經濟特權
● 廢除基本法,一人一票普選「真正人民議會」,取代立法會。新議會有權實施大幅社會改革,打破鉅富權貴的經濟控制
● 由選舉產生的議會代表,選出政府特首
● 立即立法通過八小時工作制、最低工資每小時$40元
●  民主公營大銀行及大企業,由工人民主管控,從而可以由公帑全數支付全民退休保障、每年興建五萬公屋、改善環境污染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