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More

    反對「歐洲超級聯賽」——阻止人民的足球變成權貴的運動!

    歐洲12家頂級足球會宣布計劃組建新的「歐洲超級聯賽」,引發球迷的憤怒。

    Matt Waine    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

    歐洲12家頂級足球會即將建立新的「歐洲超級聯賽」的消息(4月19日),引發了球迷的普遍憤怒。宣布加入的球會包括英超聯賽中所謂的「六巨頭」(利物浦、曼城、曼聯、阿仙奴、車路士和熱刺),來自西甲聯賽的三支最強球隊(巴塞、皇馬和馬體會)以及三支來自意甲的球隊(祖雲達斯、AC米蘭和國際米蘭)。儘管法國的超級球隊巴黎聖日耳門迄今拒絕加入,但據信談判仍在進行中。德甲中的拜仁慕尼黑和其他球會都表示了反對。

    這一糟糕舉措與足球乃至資本主義自己標榜的神聖「競爭」原則背道而馳。儘管只有粗略的細節,但這個超級聯賽沒有至少對於創始球會的降級制度!這項計劃只是為了排擠其他的比賽和球隊。這是要對歐洲足球界其他成員造成既成事實——「我們是王族,我們制定法律,我們控制巨款」。

    現代足球的失敗

    本是人民的運動現在成了權貴們的運動——石油王子、陰險的寡頭和傲慢的禿鷲資本家的遊戲。就像資本主義下的一切,這裡的動機是赤裸裸的貪婪。馬克思在談到資本主義貪得無厭的慾望時寫道:「一切神聖的東西都被褻瀆了」。資本主義渴望把一切都商品化,並從一切事物中榨取越來越多的利潤,讓一小撮鉅富受益。

    但最近的這一貪婪舉措並不是新鮮事。這種事情已經持續幾十年。對許多人來說,1992年英超聯賽的創立是一個轉折點。事實上,足球——這項美麗的運動早在那之前就開始被逐漸毀掉了。隨著球場的站立位置被移除、換成了企業包廂、球星的身價越來越高、周邊商品熱賣、門票價格不斷攀升——所有這些都讓足球距離球迷越來越遠。

    這個計劃本身就是承認了「現代足球」的失敗。新生富豪的巨額投資是浮士德式(邪惡)的契約。在微笑的酋長或美國億萬富翁手持球會球衣的照片背後,蘊含著一個警告:「讓我盈利,否則我將毀掉你!如果某家大球會沒有贏得國內聯賽冠軍,或者未進入歐冠盃足球賽——因為它有著豐厚的暴利——那麼財務危機就會找上來」。

    毫無疑問,新冠肺炎讓這個事實浮出水面:幾乎所有大型球會的債務槓桿率都過高,現金流也處於危險的低水平(儘管仍然比沒有大型電視交易的小型球會更安全)。這也暴露了資本主義的另一個根本謊言——自由市場創造了自由競爭,從而推動了創新和創造力。事實上,恰恰相反——它導致壟斷。這些是體育行業中的亞馬遜或蘋果公司。它們看起來很漂亮、很耀眼,但實際上造成的破壞比創造的多。現代足球也不例外。

    球迷的廣泛反對

    對這種無情的「反足球」行為的反對隨著這一宣佈而爆發。一項針對熱刺球迷的民意調查顯示,97%的球迷反對新的超級聯賽。《天空體育》(Sky Sport)上的評論員尼維利(Gary Neville)在推特上對這一聲明的抨擊已獲得近500萬次瀏覽——鑑於他選擇在肯定對超級聯賽這一提議垂涎三尺的梅鐸(Rupert Murdock)的《天空》平台發表批評,這是一個勇敢的立場。球會的臉書頁面上充斥著憤怒的球迷,他們威脅說,如果他們決定繼續下去,他們將停止追隨他們兒時的球隊。一位粉絲在推特上評論道:「除非人們明白,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我們不可能擁有美好的東西,否則這種情況還會繼續發生。我們會不斷失去我們所關心和熱衷的東西,為別人謀利。」

    一些評論員,比如連尼加(Gary Lineker),聲稱這只是大球隊為了從歐洲足協獲得更好的電視轉播權和贊助協議而採取的策略。這種說法還有待觀察,但這裡的基本論點是:我們的運動正在被禿鷲資本家、大企業和銀行作為利益交換。就像運動本身一樣,我們也淪為純粹的旁觀者,被期望支付昂貴的比賽門票錢來充實精英階層的口袋。

    需要徹底的改變

    歐洲足協對此表示譴責。但歐洲足協就像《科學怪人》裡的博士一樣——他們創造了這個怪物,但現在這個怪物已經向他們發起了攻擊。腐敗和貪婪是歐洲足協基因的一部分,他們在幕後交易,以贈送豐厚的贊助協議或主辦權,讓這樣的發展不可避免。歐洲足協不是球迷的朋友,就像他們也不是這項美麗的運動的捍衛者一樣。

    即使目前的計劃被擱置或達成某種妥協,我們的運動仍然處於致命的危險之中。它需要從資本家骯髒的手中掙脫出來。一旦球會由球迷所擁有,球會的決定由那些支持球會的人來作出,而這是拯救足球的唯一途徑。這現在看起來像是癡人說夢,但不這樣做的話,我們就要看著我們的球隊和我們的比賽被那些為了賺錢不惜一切代價的人毀掉。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