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9日
More

    台灣MeToo運動:我們不要這樣就算了!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台灣MeToo運動成為挑戰父權資本主義契機,被指控的加害者遍及從藍綠白政客到親資工會官僚,從作家、詩人到文化掮客與藝人。從職場到校園,有各種性別和性傾向的人都出來發聲,MeToo運動在生活中滋長開來,且不到一個月就有上百位受害者發聲。

    性暴力事件逐年攀升,2022年性侵害就有5178件,但67%被害人沒通報,黑數超過2萬件,而政府公布警方主動偵破的權勢性侵幾乎年年掛零,勞動部統計去年工作場域中有20萬名勞工遭受到職場性騷擾(14萬名女性,6萬名男性),但面對層層權力結構,卻只有3萬名女性與9500名男性提出申訴。70%至80%受害者選擇低調處理而不願意申訴,因擔心失去工作、二度傷害,甚至被當成是開玩笑,可見性騷擾問題在台灣是長久且廣大的勞工階級身受其害,但卻因被工作場域中的權力結構因而受困其中。

    MeToo運動揭露父權資本主義

    在MeToo運動聲浪中,群眾更清楚看見父權社會裡對於身體自主權的剝奪與控制,因而將性侵事件淡化。資產階級評論員朱學恆,被揭露他借酒裝瘋對受害者上下其手與親吻,然後說「你明天就會忘記了」。榮總醫院面對護理師被病患性騷擾也吃案不處理,這是因為父權社會中的有權勢者為了要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不會猶豫踐踏身體自主權。

    在職場上性侵者往往藉由權勢而犯事,使受害者害怕如果「勇敢說不」會換來報復和不平等對待。東吳大學社會所石姓教師,被指控多次對其時還是學生的助理摟腰、性騷擾,但受害者害怕被「被冷凍、沒工作、無法畢業」,故而不敢揭露事件。女星大牙害怕被前老闆陳建州冷凍演藝事業,也是另一個例子;一名台電女工指控被加害者假藉公務摸頭髮、摟腰與摸手,在受害者警告加害者要投訴台電政風處後,加害者甚至在職場上散播受害者「行為不檢點」、「辦公績效不加」等謠言,對於受害者施加二次傷害。

    MeToo運動也蔓延至政界。民進黨中國國民黨、臺灣民眾黨、時代力量、台灣基進都被發現組織內存在被隱蔽的性壓迫。其中民進黨時任婦女部主任許嘉恬被質疑面對求助時吃案。事件揭露資產階級政黨內部亦充斥利用權勢而發生的性侵事件,而政黨官僚為了「保存黨名聲」也使受害者難以獲公平申訴。

    我們並不能信任國家機器的審判,在父權資本主義社會中,國家機器內部充斥父權意識形態——性騷擾慣犯、官僚吃案、利用其權勢報復。MeToo運動中亦揭露了懲戒法院院長李伯道三度性騷擾女部屬事件——司法院曾一度對其「不偵辦」而吃案;另一位政商關係良好調查官在KTV對女性強吻,追求不成並利用職位偵辦與逮捕。

    #不要這樣就算了 把MeToo帶到街頭

    社會主義者支持學校與工會等MeToo運動與集會抗爭的行動,不只是停留在社會輿論,而是在職場、校園、街頭上積極宣傳與抗議行動。校園需要有獨立的學生組織來防範及調查性騷擾事件,並獲得充足的公共資源來援助受害者。在職場工會也需要有相關部門,並要求企業為防範性侵提供資源。

    我們不能信任資本主義下的法院和警察會作出公平調查,而需要群眾鬥爭的力量施加壓力,才有可能阻止吃案和不公平審判。

    我們必須共同對抗問題的根源——父權資本主義制度,才能真正的「不要這樣就算了」,且終結這從政府到職場上都充斥著權勢性侵和對身體自主權的侵犯,並打破結構性歧視的社會制度,並建立一個團結各性別、性傾向的工人階級共同民主監督管理的新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