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1日
More

    馬克思與孔子——中共如何歪曲馬克思主義?

    清風 中國勞工論壇

    「其實,我早就是一個中國人了」,一個疑似AI合成的「馬克思」對著鏡頭說。這個荒謬的片段出自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和湖南省廣播電視局聯合出品的《當馬克思遇見孔夫子》節目。在這檔節目中,中共試圖將馬克思主義和孔子的儒家思想「縫合」起來,以論證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思想實際上是一致的。將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儒家拼湊在一起,其實不是中共的首創。早在上個世紀,郭沫若就發表了類似的文章,試圖以此維護中國的傳統文化。這個觀點現在再次被提出來宣傳,被群眾認為是中共試圖在巨大的社會危機面前維護自己的統治。

    孔子的思想是反馬克思主義的

    實際上,孔子的儒家思想在根本上是反馬克思主義的。起初的中共以及五四等運動都很強烈反對儒家思想,並非沒有緣由。正如一名網民評論道:「這兩個思想是完全不同甚至是相反的,都能擱這一家唱,不覺得是謬論嗎?」孔子在政治上主張「克己復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意思是不同的階級就應該扮演他們應該扮演的角色,然後才能達到孔子所說的「大同社會」。孔子的主張就是封建主義時代的統治階級的主張,他們擔心被壓迫階級起來反抗,要求所有人安分守己。這也是千百年來中國封建王朝的君主極其推崇儒家的原因之一。而馬克思指出階級之間必然存在鬥爭,無產階級的任務就是要消滅階級社會,解放全人類。只有通過無產階級革命,才能消滅壓迫和剝削。這兩種思想無論是從方法還是主張上都是反動與革命之分別——因此互相背道而馳。孔子主張所謂孝義,在「大同世界」下子女應隸屬於父母,而馬克思則指出核心家庭是父權社會的產物,而在「共產世界」下家庭將會消亡。

    其他國家的資本家也歪曲馬克思的思想,以令他們的制度處於「安全」狀態。特別是2008年美國及世界資本主義危機爆發後,馬克思的思想在社會上更受歡迎。2005年英國廣播公司(BBC)的一項民調,將馬克思評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哲學家」。但總的來說,資本主義對馬克思的這種「贊揚」都採取這一套模式:贊揚他對資本主義的經濟分析(很難反駁),同時拿掉馬克思主義的革命工人階級內容。

    孔子倡議的「道德」只是希望說服君主良心發現,因此他到處遊說統治者停戰,而馬克思則主張由工人階級發動階級戰爭來阻止統治階級的戰爭。有人說,孔子的一些話放在今天也是正確的,因此不能全盤推翻孔子的思想。他們舉例說,像「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今天的社會也有其價值。但孔子的這些言論只是抽象地道德上的呼籲,並不是其政治和社會主張。在階級社會中,這種言論只能淪為統治階級用來約束被壓迫階級的工具,但統治階級從來不會用這些言論來約束自己。例如說資本家在剝削工人的時候就不會想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官僚在專斷獨行的時候就不會想到「三人行必有我師」。

    群眾不滿中共的意識形態宣傳

    群眾對中共的這檔節目並不買賬,諸如「我早就是個中國人了」這樣的荒謬言論被網友截圖下來放在網上嘲諷,因為群眾意識到,中共這是在歪曲了馬克思主義,來為自己的獨裁資本主義背書。一些網民指出,儘管中共政權號稱是採用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政權,但其實搞的是資本主義的等級制度,因此它需要用孔子來維護階級社會的合法性。一些群眾引用了毛澤東的一句話:「如果共產黨只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特權,離人民群眾越來越遠,甚至走向人民的對立面,就會把孔夫子再請回來」。毛澤東姪子毛遠新更曾回憶道:「如果共產黨也到了自己沒法統治或者遇到難處了,也要把孔子請回來,說明你也快完了。」節目的第一集結尾提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就是當代的中國化和時代化的馬克思主義」。知名網絡博主「李老師不是你老師」評論說:「舞台上的馬克思只是替身,真正想表現的是總書記(習近平)」。

    在節目的後半段,政治宣傳變得更加赤裸,這些所謂的「專家」開始大肆吹捧習近平政權如何將馬克思主義和傳統文化結合起來,並在諸多領域取得成就。節目還引用孔子的「以直報怨」來鼓吹進攻台灣。

    這檔節目的播出和中共為了維持自身獨裁統治的合法性所大力推廣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有關。在改革開放之後,中共並未立刻放棄毛時代的「批孔」政策,但隨著中共逐步走向資本主義,直至八九屠殺後中共徹底走向反革命,政權更需要在意識形態領域找到新的替代方案,所以強調「傳統文化」作為民族主義的軟性毒品。但相對於中共的空談,群眾更關心自己在現實中遇到的剝削,群眾提出:「如果你(中共)真的想宣傳傳統文化,為什麼除夕還要上班呢」?群眾對中共和這檔節目的嘲諷顯示出,在巨大的資本主義危機面前,中共的輿論宣傳越來越像國王的新衣那樣,被赤裸裸地揭露。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