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1日
More

    致坎農

    1940年1月9日

    親愛的朋友:
    昨天我寄出了我最近寫好的文章的俄文本,這篇文章是以致伯納姆的信的形式寫成的[1]。在信中,我將關於辯證法問題的討論置於優先的地位,也許並非所有的同志都贊成這樣做。但我確信現在唯一的辦法是開展黨的理論教育,尤其是對青年的理論教育,以及扭轉經驗主義和折衷主義的局面。

    W. RORK [列昂·托洛茨基]


    註釋:

    [1] 即《致伯納姆同志的公開信》。——譯者